自由投稿
星期日, 7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特别节目 – 日本舆论关注唐吉田病危的女儿 汉学家阿古智子介绍病情

滚动 中国大陆 不平则鸣

在709中国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六周年纪念日的当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特别向那些因维护社会底层以及少数族群的权益而遭受打压的中国维权律师表示支持,呼吁北京释放遭到囚禁的维权律师,恢复被剥夺职业证的律师的工作权力。布林垦明确表示美国永远站在他们的一边。美国国务卿的上述声明固然对中国的维权律师群体带来安慰,但却恐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远在北京的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两个月来一直处于孤立无助,绝望无比的处境:眼看着女儿在死亡线上挣扎但却无法前往日本照看,似乎谁都无法帮助他突破北京的边控,使他得以飞到生命垂危的女儿的床头。

日本NHK电视台对唐吉田女儿的报道

法广在此前的节目中曾经向大家介绍了国际律师组织,人权组织以及多个国家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的反复联署呼吁要求中国当局出于最基本的人道原则给唐吉田放行,然而,北京政府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唐律师本人也多次前往公安部,信访部门,却没有收到来自官方的任何回应。他也曾经试图强行闯关,但却在福建机场遭到拦截,当局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他的出境。一位被禁止执业已经十多年的律师又何以能够威胁国家安全?不知公安部门对此究竟有何解释?

唐吉田律师的女儿只身一人在东京求学,住院两个多月来,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女儿能否坚持到与父亲见面的这一天?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具体如何?我们为此电话采访了照顾小唐将近两个月的日本汉学家阿古智子女士(Tomoko Ako)。

法广:阿古老师,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采访!首先请您先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阿古智子:我是日本东京大学研究现代中国的教授,我的专业是研究现代中国社会,尤其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研究中国的农村,我在中国大陆做了很多年的实地研究。我也对中国的公民社会感兴趣,采访了许多公共知识分子以及一些维权律师。

法广:您是如何认识唐吉田律师的女儿的?今天怎么会成为小唐今天的看护人?

阿古智子:我在中国做社会调查时认识了许多维权人士,其中包括唐吉田律师,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唐吉田女儿来日本之后我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我对她的学习进度等事情也比较关心。最近,由于日本的新冠疫情比较严重,唐吉田律师因为几天没有能够与女儿联系,所以,我受委托去见小唐。但是,她家的们一直无法打开,一个小时之后,我就叫了警察一起去开门,之后,才发现小唐病得很厉害,于是我们就叫了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小唐患的是结核病,但是,不幸的是她的结核病的病症十分严重,她的肝脏与脑部受到严重损坏,已经不能正常呼吸,必须通过人工呼吸才能够继续下去。她的生命状况十分令人担忧。

法广:医生怎么说呢?

阿古智子:上周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就已经说了小唐的心跳随时都有可能停止,下一步的演变医生无法预测但是很可能是凶多吉少。

法广:小唐现在是孤身一人吗?她的妈妈已经到了东京是吗?

阿古智子:对,她的妈妈5月16号到了东京。因为小唐的病十分严重,医院作出治疗决定是需要家属的亲笔签字。我虽然十分努力,但是我并不是小唐的家属,因此必须有父母亲自在场。我在第一时间通报了日本外务省,要求他们无论如何给小唐的父母签发签证。疫情期间,一般情况下日本政府已经不再对外发放签证,但是,外务省立即破例给他们俩人发出了签证,唐吉田两个月前就已经有了签证,但是,中国政府就是不给他放行。

法广:您和小唐的妈妈今天上午(7月8日)去中国驻日本使馆递交请愿书,要求北京当局给唐吉田放行,能否把情况介绍一下?使馆方面有代表出来会面吗?

阿古智子:人权不是空话而是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阿古智子:没有,我们事先也没有预约,不过,我很清楚,预约的话,他们也是不会接受的。因此我们就直接去了。我们去使馆门前受到日本警察的重重包围,因为他们必须保护中国驻日使馆,因为中日关系并不是很友好,所以,经常有右翼人士去中国使馆抗议。警察问了我们一大堆问题,查看了我们随身携带的包包,之后他们陪我们一起到使馆门前按门铃,但是,我们知道,使馆里的人是不会出来的。因此,我们最后就把请愿书投到了使馆的邮箱了。我们知道使馆方面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不过,现场有许多记者,日本NHK电视台还有东京电视台都在晚间新闻节目中报道了这一事件。

法广:日本媒体高度关注小唐的病重却无法与父亲见面一事,舆论对此有何看法?

阿古智子:小唐是在日本留学得了结核病,大家都十分可怜她!没想到结核病会如此严重。大家都觉得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她的父亲无法到日本来,而且她的父亲还是一位曾经为弱势群体做了许多事情的维权律师,日本民众实在感到费解,为什么一个父亲不能够见到他的女儿。其实我们平时说的人权问题,这并不是一些空洞的言论,它涉及的就是普通人每天的生活,我们不用说得很复杂。其实中国政府的许多决策就是会影响到我们普通人的生命与生活。这些问题是日本普通人都十分关注的问题,媒体当然也会报道。

法广:既然日本媒体舆论如此关注,日本官方除了给唐吉田夫妇尽快签发签证之外,是否通过中国使馆或者同中国外交部直接交涉过?

阿古智子:日本政府确实对此事比较关注,但是,同欧美国家不同的是,日本政府不会同德国政府一样直接出面为刘晓波妻子刘霞呼吁并且帮助她办理出境手续。日本政府也要考虑中日之间的双边关系。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关注这些人道问题。最近另外一位维权人士郭飞雄妻子在美国病重也同样在机场遭到拦截。中国政府大概有这么一个黑名单,名单上的人都不能出境。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本人,他们家的孩子甚至都不能到外国留学,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中国政府不应该这样做。

非常感谢日本东京大学的汉学家阿古智子女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