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709六周年】高墙外的太太们  不懈为夫发声

滚动 政党动态

曾参与”厦门会议”的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去年将遭受酷刑对待的事件曝光后“被失踪”,至今已8个多月。而维权律师丁家喜,同样因参与”厦门会议”被捕。他们在墙外的妻子即使面对威胁,仍坚持为丈夫发声。

六年前的709大抓捕后,被捕律师的太太王峭岭、李文足等“709太太”,一直在高墙外为丈夫奔走。他们的丈夫虽已获释,却有更多维权律师再被囚,他们的太太成为了“第二代709太太”。曾参与”厦门会议”的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去年将遭受酷刑对待的事件曝光后“被失踪”,至今已8个多月。而维权律师丁家喜,同样因参与”厦门会议”被捕。他们在墙外的妻子即使面对威胁,仍坚持为丈夫发声。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因参加2019年底的”厦门会议”,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他去年10月,在监视居住期间,录制影片,公开遭受酷刑的情况后,被宝鸡市公安带走,至今一直失联。

陈紫娟希望能尽快有丈夫的消息。(受访者提供)

常玮平的太太陈紫娟接受本台访问,她表示,已用尽方法,仍没有丈夫的消息,官方不断向代表律师施压,被迫更换5名律师。

陈紫娟:”完全没有依法办事,我向检察院提告,但叫我找中纪委,只是跳来跳去,一个人命关天的事情,压根儿没有人管。我之前请四个律师,都被恶意投诉,只要他们一交委托书,马上收到电话,要求离开宝鸡市,第一位律师被司法局,派人由重庆追到宝鸡,将他强行带走,又说不回去就取消律师证。不是我想换那么多律师,而是律师一直被打压,不让参与案件。”

常玮平音讯全无 妻忧丈夫成王全璋第二

陈紫娟表示,担心丈夫的身体状况,更担心他会如”709大抓捕”的被捕律师王全璋一样,与外界失联多年。

常玮平已与外界失联超过8个月。(受访者提供)

陈紫娟:”我以前听说过王全璋和李文足的事情,王全璋是好几年没有音讯,没有律师和家属会见,我们的情况都是一样,我也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不知道他们想怎样,但已经八个多月。我希望能看见他,能打电话或律师会见,确保知道他的死活,他是否健康和精神是否仍正常。”

陈紫娟形容,目前的处境是求助无门,感觉好无力和恐惧,但也不能在失去挚亲时沉默妥协。

陈紫娟:”9次找我工作单位警告我,不许对外发声,否则会让工作单位处分我,把我开除,不断的威胁我。我有担心,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经济来源,但我也不可能妥协﹐如果我不揭露他们的行为,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关系到我丈夫生死的事,我们没有办法接受亲友被冤枉,但当作没有事发生,继续正常工作和生活,作为一个人,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事情。”

陈紫娟担心常玮平会成为王全璋第二。(受访者提供)

丁家喜妻透露丈夫狱中受酷刑对待

同样因为厦门会议被捕的维权律师丁家喜和法律学者许志永,已被拘留超过一年半(2019年12月至今),丁家喜身在美国的太太罗胜春接受本台访问。她表示,对家属来说,代表律师会见权很重要,是他们的通讯桥梁,她也是借助代表律师,才知道丈夫被酷刑对待的情况。

罗胜春:”在律师能会见后,家喜就描述他遭受酷刑的情况,包括一星期至十天不能睡觉,长期大音量播放习近平的讲法,到现在一条腿仍无法自由活动,律师是作为桥梁,每次律师会见,我都让律师带一封信念给丈夫听,他才知道家中的情况。”

左图:罗胜春担心丈夫会被重判长期监禁。(受访者TWITTER); 右图:丁家喜因厦门会议案再被拘留。(受访者提供)

官方暗示会重判丁家喜和许志永

罗胜春表示,丁家喜和许志永的案件,再次交回检察院处理,预计起诉与否,会在一至一个半月内有决定。她深信,丈夫无罪,但担心,今次他会被重判长期监禁。

罗胜春:”许志永和丁家喜一直是坚持非暴力、不合作,律师见时,丁家喜已透露官方的威胁,并引述威胁的说话,说他和许志永一个都跑不掉,就是反映要判终身监禁,最担心是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下,把他们长期监禁。”

她表示,代表律师能会见丁家喜后,膳食安排有改善,但看守所近一个月才让他们更换口罩,希望看守所能按法律要求,改善衞生情况。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