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撤军阿富汗,中国想取而代之或为时尚早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在美国即将完成在阿富汗的撤军行动之际,中国似乎正觊觎扩大自己在阿富汗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但分析人士指出,美军撤离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和政治格局将面临很大变数,北京很可能会陷入两难境地。 

在美军撤离位于阿富汗帕尔万省的巴格拉姆美国空军基地后,基地内停放的车辆。(路透社 2021年7月5日)

在美国即将完成在阿富汗的撤军行动之际,中国似乎正觊觎扩大自己在阿富汗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但分析人士指出,美军撤离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和政治格局将面临很大变数,北京很可能会陷入两难境地。

美国总统拜登7月8日就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发表讲话。他说,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将在8月31日结束。在此之前,美国中央司令部7月6日宣布,美国驻阿富汗部队已完成90%的撤离。

美国总统拜登 2021年7月8日在白宫东厅就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一事发表讲话。

美军撤离,中国看到机遇

据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Daily Beast)援引未具名的阿富汗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中国已准备在美国领导的联军完成撤离后将“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延伸至阿富汗。一个正在拟议的计划是修建一条连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至巴基斯坦白沙瓦的高速公路。

阿富汗地处中亚,与中国新疆接壤,是连接中国与欧亚大陆的重要国家,对于中国实施其关键的“一带一路”计划具有重要地缘战略意义。投资总额62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正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每日野兽》的报道说,过去五年中国一直有意把阿富汗纳入其“一带一路”计划,但喀布尔碍于美国的存在没有批准任何项目。现在,随着美军的撤离,中国看到了机会。上月初,中国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以视频的方式举行第四次三方外长会议。三方发表的联合声明承诺,将进一步深化和拓展和平、政治、经济、互联互通、安全反恐等领域合作。声明还特别提到阿富汗推进互联互通建设和通过瓜达尔港及地区其他港口开展转口贸易取得的进展。

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亚洲项目副主任、南亚研究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库格曼(Michael Kugelman)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军撤离阿富汗无疑会给北京带来了一个战略机遇,去填补美军撤离后的真空,但前提是阿富汗的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他说:“我认为,阿富汗人想要得到承诺,我的意思是,他们希望看到国际社会的承诺,特别是在发展支持方面。而这是中国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如果它对安全局势有足够的保证的话。”

一名阿富汗安全官员检查在喀布尔火箭弹袭击严重损坏的汽车。(2020年11月21日)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高级研究员、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表示,过去十年来中国在阿富汗几乎没有任何重大项目,其原因恰恰是因为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没有得到根本上的好转,而并非是美国的存在。在美军8月底完成撤离后,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她说:“中国过去十年对阿富汗的投资和经济合作上面非常有限,原因不是美国仍然在阿富汗,有驻军或者说美国仍然在阿富汗有安全存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阿富汗国内的安全形势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也没有发生好转。所以,我觉得美国撤军以后,阿富汗国内的安全形势可能会出现一个急转直下,继续恶化。这样一个形势下,那我觉得中国不会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把自己的经济投资大规模地往这样一个国家来注入。”

北京的矛盾心态

自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和驻军持批评立场,认为这场战争不仅背离了打击恐怖主义的初衷,而且美国的存在操控并干涉了阿富汗内政,是地区不稳定的根源。但随着拜登政府推进从阿富汗的撤军行动以来,北京又批评美国是“一走了之”,“不负责任”。

孙韵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的矛盾心态由来已久。

“中国对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跟安全存在是有不满情绪的,因为它毕竟在一个地缘政治的核心区相当于是打进了一个很大的楔子,”她说,“后来从这个形势的发展来看,中国也认为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存在确实对全球应对恐怖主义的努力有很大助力。”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7月3日在北京清华大学出席世界和平论坛发表主旨演讲时说,“美国作为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应当以负责任的方式确保局势平稳过渡,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乱,因撤生战。”

中国担心持续的阿富汗危机会破坏它所说的在新疆打击恐怖主义的成果。北京将暴力事件归咎于来自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叛乱分子,并且近年来在越来越多的侵犯人权的指控下,对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了大规模的镇压。据估计,在新疆拘留营被关押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人数约100万。

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在阿富汗的首要战略利益仍是维持局势的稳定。她说:“我觉得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仍然认为,美国对阿富汗的安全是负有重大责任的。所以如果美国‘一走了之’,反而阿富汗国内的乱局愈演愈烈,而且在地区产生溢出效应的话,这个会被中国认为是阿富汗最糟的一个局面。”

与塔利班合作规避安全风险?

但北京似乎已经找到了规避安全风险的办法,那就是通过巴基斯坦与塔利班合作。据《金融时报》报道,北京方面已经与塔利班举行了秘密会谈,谋求通过巴基斯坦这条渠道提供资金,与塔利班合作重建阿富汗的基础设施。巴基斯坦是中国最重坚定的盟友,被中国官方称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在民间被称为“巴铁”。 在另一方面,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政府的紧张关系加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指责伊斯兰堡对塔利班的秘密支持是导致该组织迅速转守为攻,在阿富汗攻城略地的幕后推手。巴基斯坦官员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

自5月份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的战事扩大以来,塔利班势如破竹,已占据了阿富汗34个省份的17个。

威尔逊中心的库格曼说:“巴基斯坦可能对中国有帮助的地方是,利用其影响力和与塔利班的联系,试图与塔利班达成某种形式的谅解,允许中国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地区或其有影响力的地区参与基础设施项目。我认为,中国有可能将巴基斯坦视为与塔利班进行对话的一个有用的对话者,以便在阿富汗创造一种状态,使中国有更多的机会来建立其 ‘一带一路 ’倡议。”

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分子和居民站在阿富汗国民军(ANA)的一辆装甲悍马车上,庆祝开斋节第三天在坎大哈省迈万德地区的停火。(2018年6月17日)

《金融时报》的报道引述另外一名知情人士的话说,作为回报,北京方面会要求塔利班限制其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简称“东伊运”)的联系。北京称“东伊运”由“维吾尔恐怖分子”组成,在新疆实施了多起恐怖主义活动。美国特朗普政府去年取消了对“东伊运”的恐怖组织定性,招致北京强烈不满。

但库格曼认为,北京方面与塔利班的对话仍属于探索阶段,由于双方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差异巨大,特别是中国政府在新疆系统性大规模迫害维吾尔穆斯林,北京与塔利班的潜在合作将面临很多变数。

“显然,中国将有一个战略机会来填补美国撤军后留下的真空,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夸大中国的机会,”他说,“我认为中国介入并取代美国的看法是有点问题的,因为在这个非常混乱的安全局势中,中国人能够做的只有这么多。他们说过,即使有美军在当地,他们也会(对安全)感到担忧。”

(美国之音驻伊斯兰堡记者古尔对此文亦有贡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