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709镇压”六周年 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依旧生存艰难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每年的7月9日无论对中国政府还是那些维权律师而言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相关部门就会加强对律师群体的管控,尤其对敢于代理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更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尽管距“709”大抓捕已过去六年,中国的维权律师哪怕是在刑满释放后,依旧过着一举一动被监控的非正常生活。

每年的7月9日无论对中国政府还是那些维权律师而言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相关部门就会加强对律师群体的管控,尤其对敢于代理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更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尽管距“709”大抓捕已过去六年,中国的维权律师哪怕是在刑满释放后,依旧过着一举一动被监控的非正常生活。

他们在高压下缓行的维权发声之路

在中国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持续恶化的近些年,当局对于维权律师的打压,轻则约谈和警告,重则吊销律师资格证,再重则关押,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判刑。当局对言论管控的门槛一再提高,维权律师举步维艰,不过,因言被囚禁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一些法律工作者或公民律师,及人权捍卫活动人士。

中国政府频频打压异议人士,广州知名维权人士王爱忠5月28日遭到警方抄家抓捕。因长期致力于推动南方街头运动,王爱忠受到广东警方高度关注,他在推特上的言论一直都被严密监控,在六四25周年前夕被捕疑为因言获罪。

7月7日,本该王爱忠是被当局以“寻衅滋事”为由刑拘期满的日子,但当局于7日通知王爱忠妻子,王爱忠已被正式逮捕。

6月21日,北京维权律师蔺其磊发文公开自己的遭遇,称自2018年6月1日以来,北京司法行政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对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和该所律师进行年度考核,致使无法办理法律业务,经营陷入困境。因不接受司法行政部门的违法要求,今年1月4日,该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未参加2020年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为由注销。如今包括蔺其磊在内的三个合伙人在因“没有律师事务所接收”的情况下而面临注销律师执业资格。据指,蔺其磊及其律师事务所之所以屡遭司法行政部门刁难和打压,是因蔺其磊领头创办该事务所多年来,代理了大量的人权案件。

从学术角度探讨中国司法漏洞的中国法学教授罗翔,其微博在中共百年党庆前突然被清空,原因不明。在此前,罗翔就曾因发言影射时政遭到举报和攻击。

因代理一系列为弱势群体维权的敏感案件,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于2018年年底被注销律师资格证。2019年12月26日,一大批法律人士与其他维权人士在福建厦门聚会,丁家喜律师、法律博士许志永遭到抓捕,也参与“1226”聚会的常玮平于聚会后的半个月后被陕西省宝鸡市警方跨省抓走,并被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获取保候审。而后他因在网络公布被拘押期间遭受酷刑折磨,再度被警方抓捕。其委托律师曾多次要求会见且为其申请取保候审均遭拒。之后,其家人终获一次与其会面的机会10分钟,发现其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且已不能多言。

在“709大抓捕”期间,维权律师余文生在被关押24小时后,成为其他被捕者的辩护律师。2018年1月,因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再次被捕,余文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妨害公务罪”获刑4年

自1996 年起长期为弱势群体维权的陕西维权律师高智晟,于2006 年被以“煽颠罪”判处 3年徒刑,缓刑 5 年,其后缓刑被撤销,被指在狱中遭酷刑折磨。刑期早已届满的他3年前因逃离在农村的老家后被管控,其家属质疑其已被警方再次抓捕。但时至今日,高智晟仍杳无音信,家人早前向中国政府“要人”,怀疑他到底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

自1991年起执业的维权律师李昱函,因曾代理不少敏感维权案件,数次被扣押。李昱函在“709大抓捕”期间并未被捕,而是因在之后为律师王宇辩护,时年60岁的李昱函于2017年10月,被沈阳公安局和平分局带走,一直拘押至今。今年1月,李昱函坚拒法官向她提出认罪的要求。

曾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件的河北标致律师事务所律师卢廷阁,在2017年被四川会理法院法警殴打致昏迷,办公电脑和手机等个人物品也遭扣押,几年来他多次投诉,可维权多年无果。今年6月2日,卢廷阁律师致信石家庄市司法局,并同时将信件内容上网,公开举报石家庄市律师协会不接受监督,不公开律师协会会长、副会长产生的过程等信息以及收取律师会员费无法律依据。他称之所以起诉石家庄司法部门和律协,是因此前已有约6次被非法“传唤”,他都没有发起监督维权,导致石家庄警方越来越过分,恣意任性,每次关几个小时,然后就放了,没有任何结果。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中国律师执业环境,卢廷阁决定以发起控告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并称他不会认输,以后还会采用包括复议、提起诉讼等维权办法,“我准备要站出来维权,否则的话他们会毫无忌惮地抓我!”

曾是“709大抓捕”事件首批被捕、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参与过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恶俗维基”案被告牛腾宇等备受关注的案件。获释至今快将五年的王宇,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后,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分接办案件。但她指,自己如今每天仍活在被监控的状况中,经常被警察骚扰,一直无法过正常生活。

因为中国很多地方律师人数远低需求,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容许当事人委托没有律师执照的人士担任诉讼代理人。王宇透露,自己在代理案件时受到官方威胁,更被警告不放弃的话将会重演709事件。但王宇说,困难中仍有不少律师愿意牺牲,办理维权案件,并鼓励她不能轻言放弃。她也会在争取领回执业证的同时继续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协助弱势社群。

去年才获释的山东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执照被吊销后也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为求助者提供法律支持。相隔四年后,再重投法律工作,王全璋认为,维权律师的工作比以前更难,只通过法律程序为当事人维权的做法已走到尽头。不过王全璋指出,在民事和经济案件,维权律师仍有生存空间,他没有后悔当上维权律师,也不会自废武功,会继续以人权捍卫者和法律人的身份,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协助和发声。他表示自己总结被捕经验和家属应对方法,能成为求助者有用的参考资料。

布林肯发声明:美国将永远支持“勇敢的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于美国时间7月8日、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展开的“709镇压”事件的六周年之际发表声明,“今年的7月9日,我们对在2015年7月9日受到中国当局不公正的拘留、审问和监禁的300多名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表示敬意。我们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释放那些与709镇压有关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确保他们的家人免受骚扰,并让那些被取消律师资格的人恢复身份重新担任律师。”

布林肯亦在声明中指出,事件过去六年后,中国政府继续对许志永、丁家喜等许多最初被捕的人进行审前羁押;当一些人站出来代表这些勇敢的人权维护者时,中国当局取消了他们的律师资格,并对他们进行拘留和起诉,其中包括律师李昱函和余文生。布林肯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把那些仅仅只是试图为其同胞寻求法律救济的律师和人权捍卫者、那些来帮助中国履行其人权义务和承诺、为中国社会带来积极改变的人士作为打击目标,破坏了社会稳定和法治。”他称,美国将永远支持那些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稳定和繁荣的社会的勇敢的人。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