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加大游说力度,华为、海康威视雇佣前美国议员和官员

滚动 国际

在美国制裁名单上的中国公司华为和海康威视最近雇佣更多前美国国会议员和官员,为其在美国国会和政府展开游说。

资料照:一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华为标识。

在美国制裁名单上的中国公司华为和海康威视最近雇佣更多前美国国会议员和官员,为其在美国国会和政府展开游说。

华为新增前美国议员为其游说

美国国会游说登记网站的资料显示,过去一个月来,华为新雇佣了多家游说公司,其中三家是由前美国国会议员或熟悉美国国会和政府事务的前官员创立。

一位是前共和党众议员李·特里(Lee Terry)。特里1999年至2015年间担任内布拉斯加第二选区联邦众议员,是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成员,曾任该委员会商业、制造和贸易小组主席。他卸任议员后开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

另一位是熟谙国会事务和运作的格兰·雷诺尼昂(Glenn LeMunyon)。雷诺尼昂于1985年至1996年间在美国国会工作,曾担任众议院多数党党鞭的助手。他离开国会后开始从事游说工作,于2000年成立自己的公司雷诺尼昂集团(LeMunyon Group)。其公司网站说,雷诺尼昂与国会两院拨款委员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交通与基础建设委员会,以及两院领袖团队的成员和幕僚保持有“极为密切”的联系。

第三位是精通白领犯罪的律师史蒂芬·本哈克(Stephen Binhak)。本哈克曾作为副独立检察官(Associate Independent Counsel)参与和克林顿总统有关联的白水事件的调查。他离开公共领域后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律所。

《国会山报》(The Hill)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华为与这些公司接触,是为了促成华为与美国政府之间更好的了解。

根据三家公司国会网站登记的信息,特里和雷诺尼昂将在电信和基础设施方面展开游说,本哈克则游说与贸易、经济制裁和年度国防开支法案等相关的议题。

除这三家公司外,新近注册登记为华为游说的还有一家名为J. S. Held的全球咨询服务公司。该公司游说的领域包括外国投资、电信、出口管制、经贸制裁和国防授权法案。

华为自2019年开始加大在华盛顿的游说力度,并聘请美国知名律师或咨询公司作为说客,从美国“内部”展开游说。美国国会游说登记资料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华为此前聘请的公司中,有四家仍与华为保持合作关系,包括华盛顿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 LLP)、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Jones Day)和总部设在芝加哥的盛德律师事务所(Sidley Austin)。

海康威视新添前美制裁政策官员为其游说

中国另一家公司海康威视最近也新增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为其游说。曾经担任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办公室制裁政策高级顾问的彼得·库西克(Peter Kucik)上个月加盟海康威视聘请的游说公司水星公共事务(Mercury Public Affairs),担任该公司的常务董事(managing director)。

水星公共事务公司上个星期向美国司法部提交的注册登记文件显示,库西克将为中国监控设备公司海康威视的美国子公司提供战略咨询、游说、公共事务、政府关系等服务,包括与美国官员的接触。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FARA),为外国政府和利益团体向美国国会和政府进行活动的个人和实体,都需要向美国司法部申报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据水星公共事务公司发布的新闻稿,库西克曾在落实美国对利比亚和缅甸制裁以及奥巴马政府时期放松对古巴的旅游和汇款限制方面,发挥过重要作用。这份新闻稿说,库西克在咨询和法务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帮助全球各地公司了解和应对美国制裁,提供风险评估,进行确保合规的尽职调查等。

司法部的FARA申报信息显示,两位前民主党众议员早前也加入水星公共事务的海康威视游说团队。一位是托尼·莫菲特(Tony Moffet),他在1975年至1983年间担任康涅狄格州第六选区的联邦众议员,曾为拜登2008年竞选总统提供建议。还有一位是曾在1993年至2017年间担任加州联邦参议员的芭芭拉·伯克斯尔(Barbara Boxer),她后因舆论压力退出游说。

拜登政府维持制裁政策

在华为和海康威视聘请美国前国会议员和前政府官员扩充其游说队伍之际,拜登政府正在评估特朗普政府制定的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政策,而且美国国会正在审议多项涉及中国的法案。参议院上个月通过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禁止美国商务部在没有核准华为已不构成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取消对华为施加的限制。

拜登政府目前看起来仍然延续特朗普时期对华为和海康威视的限制。上个月,拜登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包括华为和海康威视在内的50多家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公司。这两家公司也被指参与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等少数群体的迫害和监控,商务部仍未放松对这两家公司的出口制裁。华为和海康威视都对美方的指控予以否认。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上个月还表决同意启动一项调整审批程序的计划,旨在全面禁止被认定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企业生产的设备和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和通信网络。FCC目前制定的清单上有五家中国企业,其中就包括华为和海康威视。

公关公司

除游说活动之外,华为和海康威视海也在聘请公司进行媒体公关和宣传活动。

根据司法部的FARA申报信息,华为目前聘请有三家公司,包括锐思博德(Racepoint Global)公共关系咨询,总部位于纽约的罗德公关(Ruder Finn)公司和今年1月刚建立合作关系的ADlab LLC公司。

与海康威视有合作往来的除了水星公共事务公司外,还有总部在纽约的博雅公关公司(Burson Cohn and Wolfe, BCW)。这间跨国公共关系和传播公司在中国四大城市有办事处。该公司今年6月向美国司法部提交的文件显示,海康威视美国子公司每月支付的最新基础服务费为约4.3万美元。

在美国,个人和公司的游说行为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前美国议员和官员为外国政府和利益团体游说也引发争议和一些人士的担忧。此前,拜登国安团队成员曾在有中国业务的咨询公司任职,就引发各界的审视。

威斯康星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曾提出《国会和行政外国游说禁止法案》(Congressional and Executive Foreign Lobbying Ban Act),禁止前国会议员、退休高级军官,以及前政府任命的高级官员,为外国政府游说。

他星期四在推特上转发有关前美国官员为海康威视游说的报道后写道:“这令人恶心(gross)。”他呼吁国会通过他提出的得到两党支持的法案,以防止前高级行政官员“为外国对手游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