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709六周年】中国维权律师之路已走到尽头?  微弱力量在高压中坚持

滚动 政党动态

周五(9日)是709大抓捕六周年,六年过去,中国大陆知名的维权律师,不是被拘禁,就是被噤声。就算坐完牢出来,也继续被监控,再不能过回正常人生活。

周五(9日)是709大抓捕六周年,六年过去,中国大陆知名的维权律师,不是被拘禁,就是被噤声。就算坐完牢出来,也继续被监控,再不能过回正常人生活。他们都形容,维权律师之路,已走到了尽头。请听维权律师王全璋和王宇如何讲述六年来的心路历程。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是“709大抓捕“事件的首批被捕律师,她与外界失联超过一年期间,曾不止一次被迫在电视上认罪。

获释至今快将五年,王宇表示,心理阴影至今无法消除,每天仍活在被监控的状况中,经常被公安、国保骚扰,一直无法过正常生活。

王宇:“我没有护照也不能办理护照,在国内的旅行经常被限制,例如到广东,有广东的国保在监视我;到上海,被上海国保抓捕,关押几个小时,还是监控,很难回到正常人生活。这不只是不公平的问题,他们的做法行为完全是违法。

王宇:受当局警告 再办维权案会重演709事件

中国很多地方,律师人数远低需求,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容许当事人委托没有律师执照的人士担任诉讼代理人。王宇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后,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分接办案件,但她表示,过程当中,政府机构对她施加特别多限制,需要比一般代理人多10倍的力量,才能成功争取为当事人出庭。

她早前曾参与多宗备受关注的案件,包括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恶俗维基“案被告牛腾宇等。王宇表示,协助的律师都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威胁,她更被警告,若不放弃会重演709事件。

王宇:“参与这两个案件时,我们都用法律为当事人争取权利,但过程中,不断撞壁,在法律上得不到正义的伸张。同时我们个人,因为代理案件,不只是我,我丈夫、其他律师也受到打压,受到严重的威胁,不退出案件会失去律师证,我们没有律师证的律师,再代理案件会限制人身自由,709情况重演,真的对法律好失望。

王宇 :中国法律如同花瓶  中国法治已死

由被捕至今的经历,王宇形容,中国的法律如同花瓶,法治环境的恶化,已令维权律师难有生存空间。

王宇获释后继续以代理人身分办理维权案件。(受访者提供)

王宇:“中国法律是花瓶一样,看来很好看,但这些法不是用来限制有权力的部门或人员,只是限制不服从的人,尤其是这几年,法治环境持续恶化,你没有亲临其中,根本不知道中国政府违法的内幕。我们这些律师努力争取生存和工作空间,但感觉空间越来越狭小,已无法呼吸,有时候觉得中国法治已死。

王宇表示,困难中仍有不少律师愿意牺牲,办理维权案件,并鼓励她不能轻言放弃,在争取领回执业证的同时,也会继续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协助弱势社群。

去年才获释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执照被吊销后,也尝试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为拆迁户求助者提供法律支援。

王全璋表示,自己总结被捕经验和家属应对方法,能成为求助者有用的参考资料。

王全璋:“冤假错案,如何反击,我做了一些总结, 与新的受害者分享经验时,我会谈到如果他们被捕时应如何应对,如何与强力部门沟通,如果亲属被捕,在外面的亲属有什么行动会更有效,让被捕的人更安全,这都是好重要,他们会考虑我的经验,也认为我是维权当中顽强的抗争者,他们也需要我的这种支持和鼓励。

王全璋表示,无法为自己申辩 叹维权律师工作已到尽头 。(法新社资料照)

王全璋:无法为自己申辩 叹维权律师工作已到尽头

相隔四年后,再重投法律工作,王全璋认为,维权律师的工作比以前更难,只通过法律程序,为当事人维权的做法,已走到尽头。

王全璋:“我写一些申诉书、控告书,到法院就普通民事案件立案,法院说我被加在黑名单,不能当原告,作为一个法律人和人权律师,我被迫使用法律反抗时,经历挫折和失败,对我来说,无力感更严重,律师越来越是走过场,稍为抗争和不合作,就可能被整肃,我感觉得个案维权已走到尽头。

不过王全璋指出,在民事和经济案件,维权律师仍有生存空间,他没有后悔当上维权律师,也不会自废武功,会继续以人权捍衞者和法律人的身分,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协助和发声。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