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在牛轭礁故技重施 被指试探美国抗衡决心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中国和菲律宾就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牛轭礁的争议近日再掀波澜。菲律宾指控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部署侵犯菲方主权。而中国则坚持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一部分。中方渔船在该礁及其附近海域作业避风,合理合法。有评论认为,中国在具争议水域高姿态施展人海战术,目的是试探美国抗衡中国的决心。

众多中国船只停泊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牛轭礁附近。(2021年3月7日)

中国和菲律宾就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牛轭礁的争议近日再掀波澜。菲律宾指控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部署侵犯菲方主权。而中国则坚持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一部分。中方渔船在该礁及其附近海域作业避风,合理合法。有评论认为,中国在具争议水域高姿态施展人海战术,目的是试探美国抗衡中国的决心。

中国船只聚集牛轭礁

在有主权争议的斯普拉特利群岛牛轭礁周边海域集结的中国渔船,高峰期超过二百艘,至今仍然有数十艘船停靠该处。

除了牛轭礁发现中国船只。菲律宾军方早前同时在多个与中国有争议的岛礁,包括西门礁,中业岛,美济礁,永暑礁,和渚碧礁一带水域,也都发现中方船只。

菲律宾当局相信,进入牛轭礁水域的中国渔船是由中国海上民兵驾驶。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对美国之音表示,各种迹象都显示,菲方的结论是有根据的。

黄东说:“从卫星上可以看到它的组织性跟规律性很强,基本上同款渔船是停泊在一起,说他们是海上民兵并不是抹黑。他们在海上逗留使外界觉得是一种常态。你也可以说他们很卑鄙。他们会说,自己没有出动海军,甚至连海警船都没有。一堆一堆的所谓渔船可以长期在同一地方而不捕鱼。那它吃什么呢?所以它背后只能是国家的资金在支持。别的国家也没有能力去支撑这样大规模的,长期不捕鱼的作业。”

菲律宾日前再次要求中国船只离开,中方则反驳,没有人可以“肆意批评”中国渔船在南中国海的活动。

黄东说:“(如果是)几十艘渔船那还可以应付一下,可是你看它们是一堆一堆的渔船集中在一起,你想赶也赶不了。这些大型远洋渔船比菲律宾很多巡逻艇还要大。那你该怎么办呢?除非你真的动用海军,开枪开炮。”

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早前发表强硬声明,指控中国船只在牛轭礁聚集是试图在南中国海占领更多地方。中方则多次重申,中国渔船是在该海域避风,强调没有所谓的海上民兵船。

海上民兵船乃故技重施

台湾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军事专家李正修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他认为,中方以 “避风”作为大批船只聚集的理据缺乏说服力。

李正修:“应该说,里面有民兵,也有渔民。他们这些渔民都是被中共动员的渔民。渔民必须仰赖打鱼为生,所以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两百多艘渔船排列整齐群聚在那里,而且声称要躲避从来没有到来的暴风,可见这是中国大陆有意识的作为。”

在李正修眼里,北京只是故技重施。

李正修说:“过往在国共战争也好,甚至打韩战(朝鲜战争),越战的时候,都曾经大批动员人民来协助这样的军事作战。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真正遵守国际法,军人不能针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

国际仲裁法庭在2016年裁定中国宣称拥有南中国海岛礁和岛屿九成主权的主张无效,当时中方表明不接受,也不承认有关裁决。中国驻菲律宾回应最新争议时也强调,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

北京意图把牛轭礁军事化

军事评论员黄东认为,北京的部署已非常明显。

黄东说:“牛轭礁是中国目前觉得最重要的吧。它靠近菲律宾,(位于)九段线以内,基本上把整个南海都括进去。临海化、法制化,然后再把它军事化。短期而言,菲律宾渔民将无法进入捕鱼,被迫离开,下一步可能就是施工队进去,变成大型化要塞。(估计)中国会好像其他岛礁那样,会以民用为藉口,又说其他国家船只在遇到灾难时,可以在那里避难。但是当建成以后,你稍微接近的话,它就会赶走你,一旦发生冲突就会把你击沉。”

菲律宾除了视中国为重要经贸伙伴,在抗疫方面也极为仰赖中国,上周才刚接受中国捐赠的首批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有分析认为,被视为亲北京的总统杜特尔特面对风波一直保持低调,有可能是为了确保国内的疫苗供应。

黄东说:“现在我们可以体会到中国的经济外交跟疫苗外交的厉害之处。咽喉让中国捏着,不妥协的话,那很简单,我不供应疫苗或是减少供应,或者是我抽走资本。现在就是在人家处于被动情况下欺负人家。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不应该是这样子吧。如果懂得国际法和外交法的习惯的话,你就会觉得这不是负责任的行为。”

美国作为菲律宾盟友,又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如何应对这次危机备受关注。

“彭博社”的分析形容,中国渔船在牛轭礁的行动属于“灰色地带”策略,若美方派船舰前往反制,可能会被视为过度反应,反而像是侵略一方。

军事评论员黄东认为,这次事件对于华盛顿而言十分棘手。

黄东说:“菲律宾的渔船渔民根本集中不了对等的力量去跟它博弈,如果你动用军力警力的话就变成以大欺小,失去的可能是道德高地。我相信,(中国的)大外宣机器已准备好了宣传策略,去试探美国将会怎样做。菲律宾勾结美国欺负我的渔船渔民,我动用军力去保护是我的正常维权行为。这策略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是非常成功的。”

外界忧北京食髓知味

台湾军事专家李正修则不排除日后北京会更“明目张胆”的可能性。

李正修说:“如果今天中共用这种方式让菲律宾屈服的话,它很有可能在南海使用相同类似的方式,来维持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压迫。如果让菲律宾因为这样子而屈服的话,中国大陆一定会食髓知味 ,继续在更多地方制造这样的纷争。”

菲律宾政界人士对于牛轭礁争议透过外交途径解决普遍感到悲观。有国会议员更认为,理应由东盟出面迫使中国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达成共识,但李正修认为,基于利益因素,东盟各成员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很难达成共识。

李正修说:“东盟只能说紧急召开会议,邀请中国大陆与会,问题在于中国基本上不太愿意与东盟共同研商。中国大陆希望用双边协议的方式来击破东盟的团结。中国大陆常常用经济上的诱因,迫使很多国家跟中国大陆私底下协商,这造成很多东盟(国家)实在不愿意在东盟会议上跟中国大陆撕破脸。”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网页图片)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向美国之音表示,缅甸军事政变加深了东盟各成员国的分歧,再也没有余力去解决牛轭礁的纠纷。

庄嘉颖说:“泰国不希望得罪北京。老挝和柬埔寨亲北京。马来西亚也是不希望得罪北京。菲律宾内部没有办法协调。越南则比较坚持挑战北京对南海的主权要求。新加坡会尽量争取能自主活动的空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