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国际疫苗捐助是对民主自由的台湾的鼓励

滚动 港澳台

台湾在疫苗短缺之际,美国和日本等理念相近国家对台湾伸出援手,并且不断加码。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台湾高科技产业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台湾在和平开放的印太地区所处的重要位置是它获得疫苗捐助的关键,也是对民主自由的台湾的鼓励。

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坐者)(陈建仁提供)

台湾在疫苗短缺之际,美国和日本等理念相近国家对台湾伸出援手,并且不断加码。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台湾高科技产业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台湾在和平开放的印太地区所处的重要位置是它获得疫苗捐助的关键,也是对民主自由的台湾的鼓励。

台湾新冠疫情三级警戒延至7月12日,曾经带领台湾抗击SARS (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的流行病学与公卫专家、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只有符合连续14天单日新增病例降至100例以下,以及可以找到绝大多数感染源这两项指标,才是解封的开始。但是,由于台湾日前单日新增60病例却仍有半数不知感染源,因此离7月12日解封还有一段时间。

以下是美国之音对陈建仁的专访,被采访者所言只代表他个人观点

陈筠问:请问陈院士,过去您曾经有带领台湾抗SARS的经验,请问这些经验在台湾面对新冠疫情时,发挥了哪些效用?

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陈建仁提供)

陈建仁答: SARS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性的大流行,台湾在2003年的时候,开始有30个病例,大部分的病例都是在医学中心被照顾,原本控制得宜,但后来台北市和平医院爆发了院内感染,疫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在5月18号的时候,我被任命为卫生署署长,那时苏益仁担任疾管局局长,我们两位就带领大家,从院内感染管控开始做好相关的防疫措施,设立发烧筛检站、发烧动线、发烧病房,而且做所有密切接触者的疫情调查,再加上居家检疫跟居家隔离的工作,很快地,在6月15号发生最后一个台湾SARS病例以后,疫情就得到了控制。

自从SARS以后,台湾的边境就开始设立了红外线通关系统,我们学会边境感染管控是很重要的,然后疑似病例的通报一定要确实,通报完的确诊病例要做很好的疫调,找到密切接触者,一定要做居家隔离。

但是我们发现,实际上那个时候台湾感染症的预防体系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第一个就是传染病防治法需要修改,所以我们授权给疾病管制局有更大的权限来指定所谓的防疫医院,而且对于假新闻的散播或者是不实消息的散播,也有比较好的法规可以控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中央跟地方在防疫体系上,有一个很好的指挥体系。

COVID-19的防疫工作,我把它分成上半场跟下半场,上半场就是阻断病毒的散播和侵入,所以边境管控很重要,这个东西我们大概因为有SARS的经验,所以做起来比较得心应手,这就是(SARS经验)对我们最大的一个好处。

但是SARS时没有疫苗这件事情,所以COVID-19的防疫下半场,很重要的就是提高族群免疫力,在这一个部分,台湾确实在疫苗的国际采购,还有国内自制方面,比其他国家来得慢,接种率直到最近才逐渐上升。另外一个,SARS时,我们没有学习、体会到的就是冠状病毒很会突变,感染力不断加强。

问:我们目前台湾的三级警戒是延到7月12日,从目前疫情来看,您对于7月12日解封觉得乐观吗?在哪些条件下才可以解封呢?

答:如果新增病例数可以降到100以下某一段时间,通常是14天,再加上大多数病例的感染源都可以找到的话,那这就是解封的一个条件。当然,要完全解封的话,那就需要全民的(疫苗)接种率到达一定的程度。包括英国或是以色列,他们接种率大概都达到40%到45%的时候,才认为是完全解封的开始,所以我们也可以参考国外的例子。

像最近,我们知道60个病例里面有31个知道感染源,还有将近一半的病例没有办法找到它的感染源,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们就离这个解封还有一段时间。当然我们现在的病例数目已经降了很多,如果能够做很好、很完整的疫调,像最近的Delta(印度变种病毒)在屏东产生社区群聚的时候,屏东县政府做的疫调相当扎实,除了疫调以外,又做社区广泛的筛检,这样就可以把每一个人的感染源都能够找得到。

问:疫苗一向被视为对抗疫情最有力的备战武器,台湾的疫苗策略是什么?如何形成?为什么日本不采取自制疫苗而选择采购的策略?

答:(台湾)政府对于疫苗发展的政策跟2009年(H1N1流感)所采行的一样,如果要国内自主研发疫苗,那万一疫苗研发不是百分之百会成功,所以不可以只自制就够,一定还要有国际的采购双管齐下,所以去年就是按照这样双管齐下的构想,到国外去采购了2000万剂的疫苗,包括AZ有1000万剂,COVAX平台500万剂,再加上莫德纳的500万剂。

那另外当然就是发展疫苗,有两家疫苗(高端、联亚)现在都已经完成了临床二期,而且两家公司都宣布它们的成果达标,但两家公司的中和抗体效价有明显差异存在。所以,到底未来紧急使用授权(EUA)会不会通过,就需要有专家委员会来做最后判定。这里就牵涉到世界卫生组织在5月底的时候,让各国来讨论“免疫桥接”的策略,就是能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疫苗保护力的相关指标,来决定可以不可以授予紧急使用授权。我们食药署最近也宣布,如果要通过EUA最起码的条件,就是要跟已经上市、打过两剂的AZ疫苗者的中和抗体效价做比较,不能够比AZ差,最起码要跟它一样好,才能够通过。

所以你的问题问得很好,就是日本都没有自己研发疫苗,为什么台湾要做,这是因为台湾在疫苗的取得上,跟实际台湾现在的国际处境多少有点关系。我们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日本跟美国捐赠疫苗给我们的时候,还有其他的国家表示抗议和反对,我们在跟国外疫苗采购的时候,也面临到一些外在力量的阻挠,让我们在疫苗的采购取得会有比较困难的地方。任何国家都一样,不只有台湾,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应该求人不如求己。

台湾在临床试验方面有很好的表现跟基础,而且在疫苗生技产业方面也逐步地能够跟得上世界潮流,所以在考虑到国内生医(生物医学)产业不断进步,再加上国际疫苗取得很困难,所以我们还是主张应该尽量地培养我们国内的厂商,让我们有疫苗自制的能力,这样大家才能够比较安心。

问:刚刚副总统有提到说,台湾在取得疫苗的过程当中有遇到一些阻挠,可不可以讲一下,台湾确实有像指挥中心所讲的,受到一些中国政治力的干预吗?

答:从最近要购买BNT疫苗的困难度,我们就可以看得到,因为BNT它是有一个所谓的大中华的经销圈,台湾是被涵盖在里面,所以我们的疫苗取得就会需要经过这个大中华总代理商的同意,我们是有面临到一些洽商上的困难,这个部分我个人是没有实际经历,但我晓得在谈判的过程当中面临到一些困扰,那是一家疫苗的情形。

另外,我们跟COVAX争取疫苗的时候,也因为台湾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国,所以当时COVAX愿意把台湾放在里面、当作是其中之一的国家,我觉得也要谢谢COVAX能够顾虑到全球卫生,而让台湾能够去购买疫苗。

问:一般可能民众比较不太了解说,原来我们台湾在取得这个COVAX疫苗也是有波折的,这个过程可以帮我们讲一下,是怎么去排除这个困难的吗?

答:我想COVAX本身这一个平台是站在全球卫生的角度来考量,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一个国家在全球卫生上被遗弃,当作是一个孤儿,leave no one behind,不能leave Taiwan behind as an orphan(不能遗弃台湾为孤儿) 。可是COVAX因为他们原先的第一个考量都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国,但我们不是会员国,所以当时就有很多的讨论是要把台湾放进来,真的是谢谢COVAX,他们觉得防疫是远超过政治之上,这是一个很好的理念来推动防疫的工作,我觉得COVAX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所了解的是有很多我们理念相同的国家,在帮助台湾能够得到COVAX的配合。

时任副总统的陈建仁出访当时还是台湾友邦的多明尼加共和国(台湾总统府提供)

问:美国本来一开始是要给台湾75万剂的疫苗,后来给了3倍的250万剂疫苗,都已经运抵台湾了。想请问为什么会从一开始的75万剂增加给到250万剂,这中间有什么转折吗?

答:我想,美国很了解台湾在和平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而且台湾的很多高科技产业对于全球供应链也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在台湾的疫苗没有办法如期得到我们所需要的量时,我们真的很谢谢日本跟美国他们的捐助。

这个捐助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当然是他们的善心好意,这个我们是无尽的感激。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去年在全世界都缺乏口罩的时候,台湾因为很快地在72家工厂增设了93条生产线,所以才能有大量的口罩制造出来。当时我们也捐赠给全世界很多国家,让他们的医护人员有口罩可以用,我想这也是某个程度的互相照顾、彼此帮忙。这样的一个精神,实际上在面对国际疫情的时候能够彼此照顾、分享资源,是一个最好的防疫典范。

这些国家当然看到台湾在国际高科技产业上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外,也看到台湾自由民主的蓬勃发展,而要给台湾一些鼓励,再加上他们给的回报,所以这是一个很综合性的东西。这里我们也要谢谢很多驻外人员的努力,这些疫苗的争取当然需要让这两个国家的国会都能够得到大多数的同意,才有可能实现。

问:今天有传出莫德纳mRNA疫苗可能会在台湾量产,据媒体报导,最快可能6个月会出3亿剂。请问这一种做法,是莫德纳授权给台湾制造的形式吗?

答:美国最近有在推动,于疫情期间应该要对授权部分做一些特别的考量,当然台湾在mRNA疫苗发展上的技术,像是脂质体的技术也好,mRNA制造技术也好,我们是有这样的能力,但要量产是另外一个考验。国外的制药厂要授权制造的时候,一定会要求一个相当高的量,它绝对不会说我授权你生产1000万剂的,绝对不会,大概要3亿或者4亿剂。这个原因是很简单,全球有70亿人口,每一个人打两剂,65%的人要接种,其所需的疫苗是几百亿的量。目前莫德纳、辉瑞还有AZ的生产量没有办法在短期内达到这么高,所以它们需要授权生产,它们也是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最多人都能够打到好的疫苗。

我是觉得,台湾如果能够顺利谈成授权制造的话,这对台湾的疫苗产业来说是一个很正向的发展,因为,以mRNA疫苗未来的使用,绝对不止于COVID-19,可能很多其他传染病疫苗或者是新兴传染病的疫苗都有需要被制造,那么这个mRNA疫苗制造平台就是一个满好的平台,当然这里面需要有国外发明专利的授权等等。

问:我们如果自制了这个mRNA疫苗以后,会不会就没有人去打高端、联亚(自产)疫苗?这会不会对自产疫苗形成一种排挤,您会担心这种事情吗?台湾对全球疫情可以有什么贡献?

答:这是一个好问题。其实现在这一个mRNA疫苗,如果台湾被授权制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产出,这个是我们大家的着眼点。如果有的话,这样的量产机制也很可能要到今年的下半年、快到年底以后,才可能有这样的量能出来。

我记得陈时中指挥官(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记者会有讲到说,他希望能够到10月底的时候,我们预防接种的完成率能够到达标,也就是希望65%的人都要接种疫苗。如果是这样,显然靠现在授权制造的mRNA厂的时间会来不及,但我们还是觉得,如果能够授权台湾来代理制造,我们的着眼点在全世界。

我刚才讲过,因为全世界这么大的人口,需要大量的疫苗,如果我们能够加入这个行列,制造疫苗提供给需要国家的话,对全人类来说是有好处的。因为不要忘掉,即使台湾都打完疫苗,如果某一个州或者某一些国家,又有一个新的病毒株出来,然后又开始突变,又传播得很厉害的时候,这个病毒不断的改变基因,此时也许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所谓的“疫苗逃逸病毒株”的变异株的出现都不知道,那一旦出现了这个变异株的时候,我们可能要从头再来一次。

所以我是觉得,如果台湾疫苗研发成功,不管是国产疫苗厂或者是专属授权代理制造的厂,我们不要忘掉,只有台湾好是没有办法防御,一定要全世界都好,我们一定要帮助所有的国家,我们不应该让任何一个国家在疫苗保护的防护网中被遗落成为一个孤儿,这个是我们未来台湾可以贡献予世界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