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鼠怀孕”实验爆争议 中国的科研环境渐成逐利场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近日,有媒体爆料了一项中国科学家关于“公鼠怀孕”的实验研究。据了解,该实验成功让雄性老鼠怀孕并诞下幼鼠,这样一种打破自然界规律的研究成果瞬间在网络上爆发争议。6月10日,该实验发表在了生物学开放获取预印本的资料库BioRxiv预印本上,但尚未正式发表,故未经同行评议。

近日,有媒体爆料了一项中国科学家关于“公鼠怀孕”的实验研究。据了解,该实验成功让雄性老鼠怀孕并诞下幼鼠,这样一种打破自然界规律的研究成果瞬间在网络上爆发争议。6月10日,该实验发表在了生物学开放获取预印本的资料库BioRxiv预印本上,但尚未正式发表,故未经同行评议。

7月1日,这项实验的论文作者张荣佳在国外学术交流平台PubPeer上解释有关研究只是科学调查,并宣布为不扩大不必要的争议,经慎重考虑,其已向生物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提交撤稿请求。然而,在最新一则留言中,张荣佳又表示已向BioRxiv写信停止撤稿,但不确定能否成功。

公鼠怀孕研究项目爆发热议

在自然界中,雄性怀孕是几乎不会出现的现象,我们熟知的与此情况最接近的是海马特殊的生殖方式,母海马透过产卵管将卵产在雄海马腹中之育儿囊(孵卵囊),经2到3周的怀卵期,再由雄海马孵出小海马。

“公鼠怀孕”实验就是借助了海马的繁殖方式,科研人员用子宫移植的手术为公鼠创造了独属于它的“孵卵囊”。他们将雄鼠阉割后与一只雌鼠连接起来,产生一对异时共生动物,通过这种血液交换,可以使得雄性获得特定的雌性微环境,通过一种新的技术将移植子宫的右髂总血管与雄性副肾的右部总血管连接,然后再将囊胚阶段的胚胎移植到雌性老鼠的子宫,以及雄性老鼠的移植子宫中,最后就是在胚胎期进行剖腹产。

据该实验作者论文显示,此团队共在雄性旁生子宫接受了280个胚胎移植,还有562个胚胎被移植到了雌性旁生子宫,最终,10份胚胎经过雄性老鼠的妊娠成功发育,顺利落地成幼崽。该实验作者也在论文内解释了此次研究的目的:揭示了雄性哺乳动物胚胎正常发育的可能性,它可能对生殖生物学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项研究论文题为《A rat model of pregnancy in the male parabiont》,作者是中共海军医科大学海军医学院教育机构实验教学示范中心、海军医科大学海军医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系张荣佳及海军医科大学长海医院妇产科刘玉环。

大陆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将其冠以“全球首次!”的标题,大力称赞中国科学家的创新精神。但大陆网友对此却几乎一致持嘲讽态度,“这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纯粹技术性实验!首先子宫是从雌性身上取下来,移植给雄性的,为了防止排斥反应,甚至不得不使用雌性的血液来维持子宫的机能。其次胚胎也是在完成受精后直接植入到子宫里面去的,根本不存在标题所说的雄性受孕的过程。雄性的身体只是作为提供营养的工具被使用罢了,不必过度解读这有什么惊人的成就”。

甚至有网友直接骂道,“这科学家有毛病?万物繁衍生息几百万年,非要违背和破坏自然规律?斥巨资做这种无聊的实验有意思吗?雄的还要宫了,让三个雌的供它,还是用的雌的子宫,这有什么好吹的?这项目纯属没事找事,雄的能独立行走不?”

贺建奎的世界首例基金编辑婴儿

面对这样“伟大的”科研进步,有网友并未直接嘲讽,反而理智的思考并提到了2018年震惊全球的中国生物学家贺建奎,一个曾令世界哗然的实验再次暴露在大众面前。

1984年出生的贺建奎来自湖南的农村家庭,他的父亲受访时曾描述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读书都是第一名的,一路念到美国莱斯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博士、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研究,最后于2012年因深圳政府招揽海外人才的计划而返回中国。

然而这样一个“草根”靠读书改变命运、研发技术为国争光的励志故事却因为一项“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落了个主人公锒铛入狱的结果。那是2018年11月25日一个普通的日子,穿着浅蓝色衬衫、满脸笑容的贺建奎坐在实验室里录制了一个视频并传到互联网上,影片内,原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的副教授贺建奎用英文向世人宣布,“Two Chinese girls,who we’ll call Lulu and Nana to protect their privacy,were born healthy a few weeks ago.”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已经在中国健康诞生了!”贺建奎在镜头前介绍,“我的团队利用CRISPR技术来编辑胚胎内的基因,使婴儿将来可能具有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

中共官方媒体人民网第一时间报导这个消息,称这个“创举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然而,在基因编辑婴儿消息发布不到一天后,风向快速转变。来自中国国内及国际的科学家和伦理学家谴责该实验不仅不道德、不安全,更可能因不受监管或草率利用,造成永久性的基因变化。

2019年12月2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主导“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研究的贺建奎被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罚款三百万元人民币。报导称,贺建奎坦承自己欺骗了受试者和医疗机构,还伪造了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文件。相关法院文件描述,自2016年以来,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与其余两名被告共谋,在明知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和医学伦理,仍将未经严格验证安全及有效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

中国科研环境成为政府的逐利场

时隔三年,同样的伦理性实验再次出现,全球再次为此轰动一场。同样违背自然规律的研究成果,同样被中共官媒吹捧的科研技术,同样被网友质疑抨击的言论反转。有学者直言,这绝不是科研人员一意孤行的结果,这必须上升至国家、政权和世界,“当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想在全球去扩大自己的影响,他肯定会鼓励包括科学家去做很出格的事情”。

基因编辑技术轰动全球时,曾有广州医生胡涛接受采访时表示,“贺建奎的案例凸显中国政府倡导在高科技领域的‘弯道超车’战略的大背景,每个科研工作者对这个的理解也不一样。当局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的话,会给这些人造成很多错觉,往往在这种体制下会造成这种结果”。另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者透露,这是一个层层把关的机制,你不可能产生伪造IEC/IRB的文件,不可能产生你去骗…这样说好了,这件事情不是一个人可以做的,他是一个共犯结构。

如今相同性质且有悖自然规律的中国实验研究再现,大陆资深媒体人黄金秋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这个事情不仅违反伦理道德,而且是一个恐怖的事情,让公鼠怀孕而且产子 这是违背天道违背伦理。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将两件事合并起来说道,这个实验在造成这种伦理问题的同时,也看不到这种研究究竟有什么实际应用或者对了解生物机理的意义,感觉就像是在哗众取宠,但是大陆科学界出这种事情也不奇怪,毕竟他们一向缺乏研究伦理问题有关的意识,之前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自然界有自然界存在的意义,人类亦有人类存在的法规,若贸然打破自然规律和男女有别的固有道义,人类必将受其反噬!泱泱大国,若期盼在科技界成为佼佼者必然合情合理,但是依靠“出格”来扩大存在感是极其可悲的;若期盼可以优化人类基因、男女关系,增强社会幸福感,倒不如多加研究如何提高女性孕期待遇,如何化解社会与人民的矛盾,如何减轻内卷造成的焦虑。保护国家的安全及人民的合法权利才是一个政府真正应该看重的地方,万请放宽眼界!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