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孔子学院后 中共依旧在危害多国大学的学术自由

滚动 推荐 国际

近年来,中共在诸多国家的教育行业展开宣传,用建立孔子学院、加大交流与投资力度等方式,逐步增加对学术环境的“话语权”。无论是审查学生言论,还是影响学术自由,都是中共在增加软实力时伴随而来的负面影响,如今,各国学界已产生警惕,保护人权和学术自由为时未晚

近年来,中共在诸多国家的教育行业展开宣传,用建立孔子学院、加大交流与投资力度等方式,逐步增加对学术环境的“话语权”。无论是审查学生言论,还是影响学术自由,都是中共在增加软实力时伴随而来的负面影响,如今,各国学界已产生警惕,保护人权和学术自由为时未晚。

中共对意识形态输出从未停止

放眼中共意识形态输出的方式,孔子学院便是其影响甚广的代表之一。曾经遍布全球154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48所孔子学院、1193个中小学孔子课堂的孔子学院,近年来一直引发争议。《孔子学院章程》称孔子学院作为非营利性教育机构,其宗旨是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自己力量。

曾担任中共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的李长春称表示,中国不会已孔子学院为工具,从事任何秘密的政治宣传活动。但是,李长春之后又有言论发表称,孔子学院是中国大外宣个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现孔子学院背后在干预式输出意识形态、借此影响国际对中国的评价时,美国对此感到愤怒,开始陆续关停在美孔子学院,前国务卿蓬佩奥去年曾表示,全美所有孔子学院有望在2020年年底关停。当然,不止美国,澳大利亚、法国、瑞典、德国、丹麦、荷兰等国的大学院校,同样在陆续关停其境内的孔子学院。

虽然不少国家已经意识到,孔子学院是需要警惕和关闭的对象,但大学被中共渗透的现象并未随着孔子学院的关闭消失。英国政界和学界部分人士担忧,英国大学“依赖”中国的行为将影响英国的学术自由和科技安全。

很多人担心,大学中由中国介入的资金和人越来越多,这种“受制于人”的现象或会使中共大外宣的渗透力度加大。今年6月初,英国议会“中国研究小组”发布报告称,全国20所顶尖大学过去6年间从包括华为在内的中资企业接受总计超过4000万英镑的资助。该小组说,他们在获取数据时,有一些英国大学拒绝反馈数据,这意味着英国大学总计获得的中企资助或许远远超过4000万英镑。

除多方担心英国大学受制于中共外,该小组负责人、英国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表示,科技成果可能被收买或盗用的威胁,以及学术自由可能被噤声的危险同样令人担忧。

跨国伤害加剧 学生自我审查

不止英国有报告对大学被中共渗透表示担忧,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6月底发布中国跨国镇压危害澳洲大专院校学术自由的报告《他们不懂我们的恐惧》,其中详细描述了即使是在远离中国数千公里上学的中国学生,依然担忧自己的言行会遭到举报,导致家人遭受中共当局的处罚或审问。

报告称,中国政府日益明目张胆在各国大学校园塑造中国的全球形象,影响学术讨论、监视中国学生、审查学术研究,或以其他方式干涉学术自由。

该报告中说,已查证了三宗学生个案,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分别遭遇过警察登门拜访或传唤,询问在澳洲学生的言行。这导致了众多留学澳洲的学生感到紧张和焦虑,并且非常害怕自己在学校的言论是否得当,他们总是要再三评估,才能决定什么话可以说、什么活动可以参加,甚至什么人可以做朋友。

有支持民主的中国大陆或香港留学生遭到中国同学直接骚扰或恐吓,包括威胁施以肢体暴力、向家乡的中国当局检举、网路人肉搜索等。

对于为何没有向校方提出相关申诉等原因,有学生认为,他们就读的大学不会认真看待这种威胁行为,反而会同情那些民族主义的中国学生,或者把维护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看得更重要。这令许多主张民主的学生感到失望和灰心,只能更加谨慎的自我审查自己的言论,作为避免威胁、骚扰与监控的最常见策略。

种族主义兴起 危机意识不当

人权观察的报告中说,自我审查日益普遍还有其他因素,例如:有些民族主义的中国学生会录音举报课堂讨论内容;大学课程与教学内容录影上网渐成常态;以及担心被网络肉搜。而几乎所有学者都指出,他们的大学没有正视这种自我审查的文化,也没有制定任何规则来处理这种问题并对教职员给予支持,就算教职员向主管提出申诉也无济于事。

报告还表示,澳洲安全情报组织曾在2017年对中国企图加强干预内政发出警告,引发有关“外国干涉”的全国辩论,此后,政治与媒体评论焦点便集中在许多疑似干涉的案例。其中,部分新闻机构将中国学生描绘成不会思考、不可信赖、受人操纵的中共捍卫者。

这一带有部分种族偏见意识的行为,令成长在严密管控国家的年轻人,突然来到文化多元的民主社会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他们遭遇到的不仅是中共的镇压,还有其他学生的偏见和种族主义的伤害。

悉尼罗伊研究所今年3月发表的报告指出,几乎每五名华裔澳洲人就有一人表示曾在去年遭遇肢体威胁或攻击,他们大多将问题归咎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族群紧张或澳中关系恶化。大约每三名社群成员就有一人表示曾遭受辱骂或歧视对待。这样容易造成中共能轻易逃避大学和澳洲政府的检验。

在意识形态输出、镇压不利言论、利用资金和人数扩大影响力的做法下,中共对于各国院校的渗透并非一日形成,虽然澳洲的各大知名高等教育机构的主管们表示,他们已有保障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健全政策。但是,学生们遭受言论自由、学界遭受学术自由的威胁并未停止。

而在英国,除了英国议会“中国研究小组”担忧大学学术自由被噤声外,英国政府似乎并未慎重对待这个威胁。今年3月,英国政府公布了冷战结束以来最主要的外交文件——新全球战略下外交和国防评估报告。其中虽然将中国日益增长的国际影响力列入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因素,但是在这份报告中,俄罗斯被定义为“敌意国家”,中国则仅为“竞争对手”。

与澳洲民众或造成种族主义的过激抵触不同,英国这份评估报告令国内主张对华强硬的部分鹰派颇为不满。

学术自由被影响的风险已然存在,如何对抗中共对学术自由的干涉、抵御中国学生面临的威胁、自我审查的困境,已成为各国需要重视的问题。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