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卢廷阁微信发问被传唤 中国维权律师权益急剧恶化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7月1日,知名维权律师谢燕益在推特发文称,“卢廷阁律师七一因微信发言遭石家庄公安局新华分局传唤,截止到2021年7月1日夜10:18分电话无人接听一直未归,石家庄新华区赵陵铺派出所电话:0311—87754301,请大家关注,谢谢。

7月1日,知名维权律师谢燕益在推特发文称,“卢廷阁律师七一因微信发言遭石家庄公安局新华分局传唤,截止到2021年7月1日夜10:18分电话无人接听一直未归,石家庄新华区赵陵铺派出所电话:0311—87754301,请大家关注,谢谢。”

随后有媒体透露,卢廷阁被传唤系因其在朋友圈转发了新华社关于中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订20周年联合声明的报导,并提问称:“海参崴呢?”对此,王宇律师发推说:“恐怖的大抓捕不断来袭!未来还有能够独立办案的律师吗?”推特帐号“冷山时评”亦表示:“恐怖!危邦不入! 律师只发了4个字就被抓走、失联!”

质疑“中俄续约”被传唤

卢廷阁是河北标致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多年来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件,在2017年曾被四川会理法院法警李朋殴打致昏迷,办公电脑和手机也遭扣押。他多次投诉,维权多年无果。其后,卢廷阁又对司法局非法干预执业权利、司法局官员骚扰其父母进行了实名举报,因而被当局报复。

据了解,2001年7月,中国政府和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该条约,有效期20年。为换取短暂的经济利益,当局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送给了俄罗斯,并承认了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九项不平等条约,其中包括海参崴。

2021年6月28日,习近平和普京举行了视频会议,双方随后宣布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长5年。对此,卢廷阁在朋友圈转发了新华社这篇关于中俄《中俄条约》签订20周年联合声明的报导,并提问称:“海参崴呢?”随后就有消息传其被警方传唤。

7月2日上午,卢廷阁被释放后发布情况说明称,传唤原因涉及其对新华网报导的中俄边界“海参崴”发出疑问,询问内容还包括其6月2日通报起诉石家庄司法部门和律协的事情,“新华公安分局6月30日的传唤证,让我7月1日凌晨1点到新华区赵陵铺派出所,但早上8点多钟时,警察就到我家门口了,12点将我带到派出所控制起来,当晚8点警方宣布延长到24个小时,9点半才开始询问。7月2日早上,公安局、司法局的人又找我谈话,11点多钟才让其离开派出所。”

曾欲办案却被限制自由

对于起诉石家庄司法部门和律协一事,卢廷阁曾透露自己此前已有约6次被非法“传唤”,但他都没有发起监督维权,导致石家庄警方越来越过分,恣意任性,“每次关几个小时,然后就放了,没有任何结果”。

如卢廷阁曾于3月28日发消息称其于前一日准备乘高铁到河南郑州代理一起房屋遭强拆案,却遭警察阻止办案,以涉嫌“寻衅滋事”从车站带走传唤,被限制人身自由7个多小时。

卢廷阁获释后表示,他在派出所内做了不到20分钟的笔录,询问他3月20日发的一条推文,然后就把他放在露天所谓办案区,四周环墙,上有铁丝网,一直说是在请示领导。在被限制自由的7个多小时期间,不给饭,无法与外界联系,去厕所要2人看着,直到深夜近11点半才被放出来,“我的当事人、原知名调查记者石玉和谢艳玲告诉他,原定周末前去郑州商讨他们案件的其他几个律师都被阻止了,当地警察还警告了他们本人”。

卢廷阁早前受访时描述非法传唤一事时说,石家庄市公安局新华分局赵陵铺派出所警察,虽持有《传唤证》,但办案过程已涉嫌违法,包括违反依法、公正、严格、高效办理治安案件,调查案件应查明有无违法事实及证据,调查结束应当依法作出处理并附有相关依据等规定,而且有以传唤为由限制人身自由和执业的违法嫌疑,直接给他及他的当事人造成了损失,也理应赔偿。

他曾打电话给主管监控他的分局国保,但是对方对自身的作法以及对他造成的损失毫不在意,现在他决定发起控告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当局也因此对其加剧迫害程度,但他称自己不会认输,并表示以后可能会采用好多维权的办法,包括复议、提起诉讼等,“我准备要站出来维权,否则的话他们会毫无忌惮地抓我!”

后来卢廷阁律师在采访内直言,当局为了维稳,不惜以非法手段无理阻止律师合法办案,“表面上上是寻衅滋事,网上言论,事实上就是要阻拦我们几个律师在一块儿讨论石玉家中的案子,当局认为我们可能是聚会。他们现在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完全不顾事实,看着你像聚会就阻拦你,也不考虑这样做是不是违法,给你造成的损失应不应该赔偿。”

律所执业环境急剧恶化

卢廷阁评价中国的律师执业环境越来越严峻。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对河北卢廷阁律师的遭遇亦表示,律师的基本人身自由的权利、安全的权利都没有,就不要说执业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而且该案还反映出,受害者法律权利也同样得不到保障,“当局一再标榜在保障律师的执业环境等等,但同时却要强迫一个当局不喜欢的律所要‘自愿解散’,如果不自行解散,那司法局便会处处刁难,让这些律师都无法执业,用生存的压力来逼迫他们要抛弃这个所,这是当局针对律师常用的手段”。

据了解,2010年4月,维权律师唐吉田和刘巍由于代理拆迁、宗教及言论自由等案件,遭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这是当局首次运用2008年6月启用的新《律师法》,对维权律师群体展开新一轮打压的开始。

2020年4月24日,中国人权律师团就此事发声明回顾了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并表示,2010年之前,中国维权律师张鉴康、郑恩宠、高智晟、唐荆陵、郭国汀、李苏滨、滕彪、李午汜等不同程度地遭到官方的构陷、迫害,要么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而失业,要么被迫流亡。中国人权律师团谴责当局的迫害导致许多维权律师失业,制造了世界律师发展史上极为罕见的现象。

尽管各界因律师的生存空间被当局压迫到无法喘息而多次劝告中国政府,但当局依然我行我素。2015年709事件更是轰动国际,中共对上百名律师判刑、拘押、传唤、约谈、警告后,又陆续以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或强制解散律师事务所等方式继续迫害维权律师。

中国人权律师团曾列出包括李和平、周世锋、浦志强、江天勇、王全璋、谢阳、王宇、包龙军、谢燕益在内的众多中国法律工作者,表示这些律师不是被非法构陷身陷囹圄,就是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或被非法传唤,或被迫流亡海外。

目前为止,每天都有许多维权律师遭到当局毫无理由的警告或停业处罚,被羁押被骚扰更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许多律师的家人因此事业且受到监视和威胁。维权律师的执业环境持续恶化,政府对弱势群体不闻不问,任由官吏对其任意打压。中共,究竟何时才能醒悟!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