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7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莫斯科太空联手  专家称不会导致“60年代式”太空竞赛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北京日前宣布,力争在2033年进行首次载人火星探测,并且与莫斯科联手启动一个国际月球研究站的路线图,以指导中俄两国在太空的合作和发展。美国军方和太空政策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欲主导太空领域的意图应该引起美国的担忧和警惕;但不会导致上世纪60年代美苏那样的太空竞赛。

中国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搭载火星探测器天问1号的长征5号火箭。(2020年7月23日)

北京日前宣布,力争在2033年进行首次载人火星探测,并且与莫斯科联手启动一个国际月球研究站的路线图,以指导中俄两国在太空的合作和发展。美国军方和太空政策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欲主导太空领域的意图应该引起美国的担忧和警惕;但不会导致上世纪60年代美苏那样的太空竞赛。

在北京公开宣布力争在2033年进行首次载人火星探测之前,中国载有“祝融号”火星车的“天问一号”着陆巡视器,已经于5月15日在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预选着陆区着陆。这是中国的首次火星探测任务。

中国官方还透露,在开始载人探测前,中国还会进行机器人火星探测,进行火星基地选址考察、原位资源利用系统建设等项目。预计在2030年底前还将有一次不载人的往返任务,采集火星土壤样本。

华盛顿缘何担忧北京太空行动

意大利行星科学家罗伯托·奥罗西(Roberto Orosei)告诉《自然》杂志,中国“一举做了美国宇航局几十年的事情”,而美国天体物理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尔(Jonathan McDowell)则表示,中国决定在其首次火星探测之旅中包括一辆火星车是“非常大胆的举动”。

与此同时,美国多家媒体的报道说,中国已经在太空和航天领域超越美国,美国可能必须对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的大胆举动感到担心和警惕。

美国空军现役情报官利安·齐维茨基少校(Maj. Liane Zivitski)早在去年6月份曾在《美国国防新闻周刊》(Defense News)发表署名文章说,中国决心取代美国,成为太空中的主导力量。在宣示其和平意图的同时,北京的准则是将太空视为军事领域,并正在大力投资旨在确保经济和军事优势的空间基础设施。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The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太空政策研究所教授亨利·赫兹菲尔德(Henry Hertzfeld)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当然有理由对中国的太空行动感到担忧。

赫兹菲尔德认为,这是因为美中两国在政治和经济上存在明显的差异,而随着中国先进的航天能力的发展,来自中国的竞争和潜在威胁是实实在在的。

“不过,美国也仍然在空间技术方面继续取得进展;美国强调需要全球合作,努力使太空环境具有可供未来使用的持续性,并遵守国际准则和标准,” 赫兹菲尔德说。

米尔·萨达特(Mir Sadat)博士曾经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政策主任,负责国防和空间政策问题的机构间协调。萨达特本周二(6月29日)在“世界政治研究所” (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的一次演讲中也对中国最近的太空行动感到担忧。

萨达特认为,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太空竞争,不是关于美中两国文化和政治制度的竞争;而是关于哪个国家的企业家和经济将会受益,那个国家的人民将真正受益的问题。作为全球世界的一员,美国希望全人类都能够受益。

“不幸的是,这不是中国人看待世界的方式。他们的目光只盯着中国人的利益,认为中国的利益先于其他人。当然美国也有创业者的心态,但我们的想法是,让所有人从中致富,而不是想去想伤害别人,” 萨达特说。

中国的“嫦娥五号”2020年登陆月球,并且带回1731克月球土壤样本。中国当时曾经宣布,样本将用于三个用途:科学研究、公众知识宣传科普、与世界其它国家的科学家进行共享。

萨达特在演讲中还提到,目前美国有许多讨论都是围绕着这样的一种担心:如果中国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与世界其它国家分享研究成果该怎么办?

“如果他们钻取月球上的东西,然后他们摧毁月球上的一些部分呢?谁要为此负责?如果他们设法不让其它国家也去从月球上提取东西怎么办?如果太空中发生碰撞怎么办?” 萨达特说。

华盛顿非党派智库“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保罗·桑德斯(Paul J. Saunders)对美国之音表示,太空系统是美国国家安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可以提供导弹发射的预警以及军事通信和时间和地点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是现代联网军事力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鉴于此,美国别无选择,只能根据需要密切监视和应对其竞争对手(包括中国和俄罗斯)的空间能力,” 桑德斯说。

华盛顿如何应对?

美国许多人担心,中国政府有着主宰太空的冲动,而美国则必须采取反制措施,去应对中国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势头。华盛顿应该如何应对?是竞争还是合作?

在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看来,在太空或者地球上进行毫无限制的军事竞争,可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美国应该就太空、陆、海、空军事行动,以及网络活动与中国保持公开的沟通。

桑德斯认为,美中两国和其它国家在制定共同认可的“道路规则”和程序,以避免误判、误解、错误沟通方面有着共同利益。

“尽管如此,美国还必须像保护其陆地那样,在太空中保护其重要的国家安全利益。这似乎需要与包括中俄在内的竞争对手展开激烈的竞争,” 桑德斯说。

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教授赫兹菲尔德则表示,华盛顿对于来自北京太空威胁的对策,应该是取决于北京对某些特定资产的实际威胁,而不是北京在空间技术方面的潜在进展和进步。

北京与莫斯科联手

与此同时,俄罗斯和中国上个月中旬(6月16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全球太空探索(GLEX)会议上,公布了一项联合国际月球研究站的路线图,以指导中俄两国在该领域的合作和发展。并且表示,这一计划已经引起了一些国家和组织的兴趣。

美国《纽约时报》6月17日的一则报道说,“地缘政治竞争延伸至太空:中俄联手对抗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始制定雄心勃勃的任务计划,直接与美国及其合作伙伴竞争,“开创了一个可能与第一次太空竞争同样激烈的新时代”。

报道称,北京和莫斯科已经联手,计划在2024年执行一项前往小行星的机器人任务。中俄两国还将协同进行一系列月球任务,目标是2030年在月球南极建立一个永久性研究基地。

太空政策专家赫兹菲尔德认为,当前美中之间的太空竞争和中俄的太空联手行动,并不会导致像上世纪60年代那样的一场太空竞赛。美国正在继续研发“门户”(Gateway)和“阿尔忒弥斯”(Artemis)项目,并且与其它国家在这些项目中开展合作努力。月球上有很多研究和开发的可能性,其它国际合作项目显然也有潜力。

“但这不必像20世纪60年代那样,在那里就做一个事情:成为一场太空竞赛;而是可以演变成各种具有不同的研发与和平目标的不同任务;使得人类最终能够更多地了解月球和外层空间,” 赫兹菲尔德说。

“国家利益中心”的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告诉美国之音,虽然不断升级的竞争似乎正在削弱太空合作的基础,“但美国应继续向中国和俄罗斯提供美国太空活动的和平合作,同时对中俄两国的空间活动进行质询”。

“不管中国和俄罗斯如何行动,美国都有兴趣重返月球,向火星派遣载人飞船,在太空中寻求和探索经济机会。随着美国商业航天工业的扩张和发展,其中一些这样的活动很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发生,”他说。

桑德斯同时相信,在其它领域,美国政府应该,而且很可能会通过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国,以及其它国际伙伴一起支持一些关键项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