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吸引美国盟友向中国靠拢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美国贸易专家正警惕地关注着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缓慢地越来越接近最终核准。该协定将美国一些最亲密的亚洲盟友囊入一个中国也在内的经济集团,但美国并不在内。

资料照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泰国总理巴育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峰会上握手。(2019年11月4日)

美国贸易专家正警惕地关注着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缓慢地走向最终的核准并把美国一些最亲密的亚洲盟友纳入一个把中国包括在内但却把美国抛在一边的经济集团。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分析人士对该协议的看法较为复杂,暗示着该协议对美国来说好处和挑战并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国。

经过八年的谈判在2020年11月完成的RCEP涵盖了东盟(ASEAN)所有10个成员国,以及澳大利亚、中国、日本、新西兰和韩国。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总和约占全球GDP的30%。

中国、日本和两个东盟国家已经批准了该协定。其最终的生效还须得到另外四个东盟成员国和一个非东盟成员国的核准。

长期以来,RCEP的谈判一直被美国所支持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相关谈判所笼罩。TPP是一项与RECP竞争的贸易协定,当中包括美国及其一些西半球的邻国,但不包括中国。

但随着美国两党都对任何新自由贸易协定的反对情绪高涨,前总统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TPP,为RCEP的推进扫清了道路。

“这对美国造成的其中一个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美国国际共和研究院(IRI)高级主任、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非常驻研究员帕特里克·奎尔克(Patrick Quirk)说。

“RCEP可能让中国从中受惠,” 奎尔克在一次采访中说。“北京无疑会推动中国与美国的几个关键地区盟友之间日益增长的经济相互依存度以及对它们的经济影响力。”

奎尔克补充说,RCEP“削弱了华盛顿对(该协议)成员国的相对经济作用力。”

但亚洲地区的分析师们表示,美国对RCEP的担忧可能被夸大了。

澳大利亚珀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er)的研究主任杰弗里·威尔逊(Jeffrey Wilson)承认,RCEP“可能导致RCEP签署国在该协议贸易区外的贸易占比降低,包括与美国的贸易。”

但他也表示,“RCEP通过支持全球贸易体系的完整性也能让美国受益…在拜登政府寻求保护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免受新出现的威胁之际,RCEP表明,印太地区各国政府也致力于同样的议程。”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澳大利亚-日本研究中心(Australia-Japan Research Center)主任史罗·阿姆斯特朗(Shiro Armstrong)也提出了类似微妙的观点。他说,该协定将对美国造成“有好有坏的结果”。

“很难说美国是大输家,情况比这要复杂得多,” 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也补充表示,美国“在某些市场的情况会更糟”,但在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RCEP“有助于使世界这一地区的市场保持开放”。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教授简·凯尔西(Jane Kelsey)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助长了人们对RCEP的“许多误解”,认为该协议有可能增强中国的影响力,以在美国国内反对的情况下推进TPP。

但她也说,许多新西兰人更担心美国的过度影响。“在新西兰,我们举行了针对(TPP)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人反对RCEP。”

澳大利亚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觉得他们承担不起不参加RCEP的代价,但他们也会在当中谨慎行事。

“美国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战略性的朋友和同盟,这一点不会改变。但身处我们所在的地区,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贸易集团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他说。

“一些人确实认为RCEP可能会推动中国的地位,这是我们将密切关注的一点,” 阿贝茨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