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从日本回国的维吾尔科研员死亡,中国被指负有责任

滚动 中国大陆

2020年12月,一名维吾尔族植物生物学研究员在新疆的一处拘留设施内可疑死亡,该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关注。

资料照片:新疆喀什的维吾尔族妇女正走出一个进行政治学习的中心。(2018年9月6日)

2020年12月,一名维吾尔族植物生物学研究员在新疆的一处拘留设施内可疑死亡,该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关注。

29岁的米日阿依·艾尔肯(Mihriay Erkin)于2019年6月辞去了她在日本奈良先端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的工作,因担忧在新疆的父母的安全,她回到了中国。2020年2月,她遭任意拘留,并被送往喀什的焉布拉克看守所。

她的亲属将她的死亡归咎于中国当局。他们说,他们是最近才得知这一消息的。中国否认所有与迫害维吾尔人相关的指控,并称这些拘留营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在那里对极端分子进行去极端化。

“我是在我侄女米日阿依被中国当局杀害近六个月后才得知这一消息的,但我仍然不知道她是否有一个真正的坟墓,” 艾尔肯的叔叔、身居挪威的维吾尔人权益活动人士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表示。

阿尤普上周与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共同发起一场社交媒体运动纪念艾尔肯,并要求中国披露与她的死亡相关的情况。

当米日阿依·艾尔肯在2019年决定离开日本时,她的父亲、前中国政府官员艾尔肯·阿尤普(Erkin Ayup)和她的姑姑、前高中教师萨吉迪古尔·阿尤普(Sajidigul Ayup)已经在新疆被中国当局拘留了近两年。

艾尔肯是家里最年长的孩子,她于2014年移居日本,在东京大学攻读植物生物学硕士学位。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说,他曾警告艾尔肯不要回新疆,但在当地中国警方利用她的母亲引诱她回来后,艾尔肯无视了这个建议。她离开日本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我死了,如果我有一座坟墓,用一束牡丹标记我的坟墓。”

“我的侄女死在(一家)拘留中心里,她的父亲和姑姑分别被判处12年和14年监禁。” 他说。他也补充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艾尔肯的母亲和弟弟是否也被拘留,因为他已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6月10日的一份报告,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采取的极端措施构成“反人类罪”。

“中国当局在新疆各地建立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之一,以及由数百个’教育改造’中心——实际上就是拘留营——组成的庞大网络,” 报告中称。

6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指责这家人权监督机构在新疆问题上的“谎言”误导公众。

“它的所谓’报告’不过是在其‘谎言录’上又增加了一笔,” 汪文斌在谈到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时说。

维吾尔族活动人士要求中国提供有关艾尔肯如何在拘留期间死亡的信息,汪文斌和所有新疆官员都没有回应。

美国维吾尔人权益活动家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也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权益组织“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的执行主任。她对美国之音说,艾尔肯的命运标志着北京正越来越努力地打击那些公开谈论新疆人权侵犯问题的散居海外的维吾尔人。

“我为米日阿依、阿不都外力以及全世界数百万面临同样恐惧和考验的维吾尔人感到心碎,” 阿巴斯对美国之音说。

她的姐妹古力仙·阿巴斯(Gulshan Abbas)是中国的一名退休医生,她在2019年被任意拘留并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我为我的姐妹感到害怕,并祈祷她还继续保持坚强,但我对我姐妹和我们族人的爱给了我力量,让我更加努力地抗争,” 阿巴斯说。

根据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Oxus Society for Central Asian Affairs)和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最近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许多散居海外的维吾尔人被中国政府通过微信信息或亲属的电话鼓励回国,但在抵达后就被逮捕。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