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的“疫苗外交”没有赢得东南亚国家的战略信任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分析人士说,中国虽然在填补东南亚国家的疫苗空缺方面领先于欧洲和美国,但这样的优势并没有转化为中国的“软实力”,而且,随着欧美疫情的减缓,更有余力支援东南亚和其他地方的抗疫,中国的优势很快会缩小。

资料照: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官员在雅加达国际机场检查中国援助的抗疫物资。(2020年3月27日)

分析人士说,中国虽然在填补东南亚国家的疫苗空缺方面领先于欧洲和美国,但这样的优势并没有转化为中国的“软实力”,而且,随着欧美疫情的减缓,更有余力支援东南亚和其他地方的抗疫,中国的优势很快会缩小。

疫苗有效性虽被质疑,中国依然赢得了部分国家的好感

印度尼西亚医学协会近日表示,今年6月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26名印尼医生中,有至少10人曾接种过中国科兴新冠病毒疫苗,而且是已接种两剂。虽然流行病学家称,需要对这些死亡病例进行适当的调查,以确定医院护理不当或慢性基础疾病等因素是否是主要原因,但是,对中国疫苗的有效性的担心进一步加剧了。一些健康专家已经考虑是否要给前线的医护人员再增加一剂“加强针”。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区域战略与政治项目的研究员凯瑟尔安瓦尔·扎尼(Khairulanwar Zaini)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印尼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疫苗是否安全的担忧一直存在。在印尼,对中国疫苗的反对除了对疫苗本身安全的担忧之外,还有宗教原因、甚至还有反华种族主义等。

他说:“在这些最近的消息发布之前,就有报道称该地区对中国疫苗犹豫不决。部分原因是对中国疫苗的安全性持怀疑态度。(疫苗临床试验的)数据完整性的缺乏以及混乱进一步加深怀疑。另外在印尼还存在反华种族主义。在越南,则有依赖中国会产生的更广泛地缘政治担忧。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还有明显的宗教考虑:一些穆斯林担心中国的疫苗是否是清真的,以及接种了科兴或是国药的疫苗后是否还会被允许进入沙特阿拉伯朝圣等。”

为了打消民众的顾虑,印尼总统佐科今年1月甚至在电视直播中展示了自己接种中国科兴公司新冠疫苗的全过程。在印尼伊斯兰教联盟宣布中国科兴新冠疫苗符合清真标准后,接种中国疫苗的人数才有所增加。

不过,扎尼认为,对中国疫苗有效性的担忧并不会改变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政府对中国的感激之情,特别是印尼和柬埔寨,因为对他们来说,中国疫苗是他们唯一可以较早获得的疫苗。

他说:“因为中国一直有能力持续提供疫苗使得他们可以展开全民免疫计划。如果中国的疫苗最终被证实不那么有效防止感染,他们不得不改变接种计划(增加加强针或是使用其他疫苗),但这不会抵消中国提供疫苗带来的好感,因为有疫苗接种总比没有强。”

《日经亚洲评论》6月28日的一篇报道援引印尼卫生部官员的话说,“印尼依赖来自中国的疫苗……因为只有中国可以满足印尼需要的疫苗数量。阿斯利康和(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新冠疫苗保障机制(COVAX)等渠道来的疫苗还是很少。如果印尼在等辉瑞和其他疫苗,数量不够给印尼人接种的。”

印尼拥有2.7亿人口,曾是东南亚新冠死亡人数和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今年一月开始,印尼政府致力于进行大规模的接种计划以获得全民免疫。印尼打算在一年内为多达1.8亿人口,也即70%的人口接种疫苗。在大约16万印尼医护人员中,约有90%已经接种了中国科兴疫苗。

印尼政府官员4月说,科兴疫苗在现实中的应用效果非常好。94%的医疗工作者在接种科兴疫苗后免于感染。但是,受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的影响,印尼疫情最近有反弹的趋势。这也让一些人认为科兴疫苗可能对新的变异毒株不是那么有效。

印尼是东南亚国家中购买中国疫苗最多的国家。截止目前为止,印尼确认从中国订购1.25亿剂新冠疫苗。去年12月初,印尼方面收到120万剂科兴疫苗,12月31日又收到180万剂。之后,印尼医药公司与中国联手共同生产疫苗。

6月27日,印尼食品药物管理局(BPOM)批准科兴疫苗在该国12岁至17岁年龄段人群中紧急使用。

柬埔寨和老挝是全球接受中国疫苗无偿捐赠剂量最多的国家。其中,中国向柬埔寨捐赠了220万剂疫苗,向老挝捐赠190万剂。这两个国家也主要依赖中国疫苗实现全民免疫的计划。

截至6月25日,柬埔寨全国380.3万人已接种新冠疫苗,占全国1000万人接种目标的38.3%,其中280万余人已完成2剂接种。柬埔寨的接种率领先于大多数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

中国的慷慨也赢得了柬埔寨的称赞。柬埔寨总理洪森(Hun Sen)5月在“第26届亚洲未来”视频国际会议上说:“柬埔寨不依靠中国,还能依靠谁?”

华盛顿智库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事透明倡议项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认为,印尼和柬埔寨成为中国疫苗的最大进口国和捐赠国并非偶然。

他说:“这显然是因为中国将疫苗外交的重点放在最能从中受益的地方。柬埔寨是中国的从属国,他们希望保持这种状态。印度尼西亚是该地区最大国家。中国也知道,与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甚至马来西亚比,在这个国家会比较容易一些。”

虽然如此,整体来说,东南亚国家都是中国疫苗外交的主要目标。中国主要通过小额捐赠和大规模合同销售的方式为东南亚国家提供疫苗。截止六月,东南亚国家已经从中国预定了2.03亿计中国疫苗,大约占中国出售疫苗的25.6% 。从捐赠疫苗的数量来看,中国已经向东南亚国家捐赠了730万剂疫苗,占中国向全球捐赠数量的25%。

东南亚国家努力让疫苗供应多元化,不依赖中国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区域战略与政治项目的研究员凯瑟尔安瓦尔·扎尼,扎尼强调,虽然中国通过疫苗外交在东南亚国家中赢得了一些好感,但是还没有赢得他们的战略信任。东南亚国家(其中柬埔寨是唯一的例外,柬埔寨基本上依赖中国的供应,另一个来源是新冠疫苗保障机制)让疫苗供应多元化的努力,避免完全依赖中国就是很好的例子。

印尼虽然从中国订购了1.25亿剂疫苗,但这只占印尼所有疫苗来源的大约三分之一。印尼还从阿斯利康(AstraZeneca)、诺瓦瓦克斯(Novavax)以及辉瑞(Pfizer)订购的剂量总数超过2.5亿剂。

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甚至文莱也都一样。中国的疫苗是重要的来源,但并不占主导地位。菲律宾政府与中国科兴疫苗签订了2500万剂疫苗的供应合同,数量仅次于印度尼西亚。但是,菲律宾也从阿斯利康、强生(Johnson & Johnson)、莫德纳(Moderna)、辉瑞、印度血清研究所和诺瓦瓦克斯公司(SII-Novavax)以及俄罗斯的卫星五号 (Sputnik V)订购疫苗,共计1.37亿剂。

菲律宾大学疫情研究小组(OCTA research) 今年年初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 1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相信来自中国的疫苗,而 41% 的受访者更喜欢来自美国的疫苗。

泰国订购了1860万剂科兴疫苗,也获得了100万剂疫苗的捐赠,但是,泰国对中国疫苗的期盼程度并不高。在泰国,民间最希望得到的是美国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泰国社交媒体的消息显示,泰国的名人和富人流行到海外接种莫德纳和辉瑞德疫苗。泰国反对党三月份批评政府在明知中国疫苗有效性有问题的情况下,仍然订购中国疫苗。

另外,泰国6月与英国阿斯利康药厂达成技术共享协议,在泰国本土生产新冠疫苗,未来也计划提供给其他东南亚国家。

马来西亚订购了1550万剂中国疫苗(包括科兴、国药以及康希诺),但是,从阿斯利康、辉瑞和卫星五号订购的疫苗总量远远超过中国疫苗的总量,共6400万剂。

文莱从中国订购了5万2千剂疫苗,但是从辉瑞、莫德纳和诺瓦瓦克斯订购的更多。

缅甸5月从中国获得了50万剂疫苗捐赠,不过,这个动作比印度慢了半拍。印度1月份已经向缅甸捐赠了150万剂新冠疫苗。

新加坡在政府的主流疫苗接种计划中只用辉瑞和莫德纳疫苗,不过目前对中国科兴疫苗的兴趣有所增加。新加坡政府6月初表示,允许私人医疗业者通过特别采用程序(Special Access Route),引进科兴疫苗,给那些原意接种中国疫苗的人使用。

东南亚诸国中,越南是最不愿意选择中国疫苗的国家。直到6月4日,越南才批准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新冠疫苗可以在越南紧急使用。在此前的疫苗订购中,越南单单排除了中国疫苗。

越南希望通过新冠疫苗保障机制(COVAX)、其他国家的疫苗制造商以及加强国内研制和生产技术来为提供疫苗,实现全民免疫。越南目前的疫苗接种率非常低,仅有1%。越南还希望在2022年可以普遍使用到美国的诺瓦瓦克斯的疫苗,目前,这个疫苗还在二期测试中。

6月20日,越南接受了中国援助的50万剂国药集团新冠疫苗,不过,中国要求,这些疫苗将优先为在越中国公民、有前往中国工作需求的越南公民及越南北部边境地区人员。

中国难以获得东南亚国家的信任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的扎尼认为,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不信任主要来自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强势行为。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90%的海域拥有主权,覆盖了东南亚国家中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等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主张拥有的“专属经济区”。另外,扎尼说,中国在疫苗外交上的叙事手法以及中国的“战狼外交”也令人东南亚国家警觉。

他说: “该地区不想把所有赌注都押在中国疫苗上。尽管中国在定期交付方面略占优势,但疫苗的提供不是这些国家唯一要考虑的事项。中国围绕疫苗供应的叙事、中国对软实力和硬实力的应用也让中国的疫苗外交受损。”

2月25日,中国东帝汶大使肖建国在《东帝汶之声》上发表文章指责“一些富国、强国奉行疫苗‘民族主义’,大量订购、囤积疫苗,很多发展中国家却难获得足够疫苗”,而中国则在促进“公平分配”,“不让一个有需要的国家落下,也不让任何等待疫苗的人被遗忘。”

在强调“不让一个有需要的国家落下之后”,中国在6月5日才向东帝汶捐赠了10万剂科兴疫苗,而东帝汶的人口为130万人。东帝汶最后的疫苗缺口将有澳大利亚并通过新冠疫苗保障机制填补。

扎尼认为,中国官员这样论战式的语言只会让外界认为中国“傲慢和虚伪”,特别是中国的疫苗供应远远满足不了期待的时候。对西方国家的谩骂更是让人觉得中国“更在乎政治得分,把发展中国家当作实现地缘政治目标中的棋子”。

扎尼说,让中国软实力受损的另一个方面是中国的变化无常。他说,东南亚国家虽然目前没有领略到中国的“战狼外交”,但是他们清楚地看到北京是如何惩罚不与中国保持一致的国家的。他说,“中国今天可以提供疫苗,明天可能就会对你施加惩罚” 。

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国际调查,中国随之对澳大利亚进行贸易和经济制裁。扎尼说,东南亚国家领导人自然会记住这些的。

东南亚国家也曾承受国中国的“雷霆之怒”。2016年,由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南中国海仲裁案上进行表态,并占到了西方国家一边,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参加2017年底的一带一路大会。同年,中国还让香港海关扣押了新加坡从台湾运回的9辆装甲车,直到两个月后才被放行。

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波林说,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的疫苗外交是否在东南亚起到作用,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中国去年向东南亚捐赠防护服、口罩和以及其他医疗援助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相反,东南亚国家普遍对中国很反感,特别是菲律宾。

他说:“当然,大家都很开心可以拿到免费的口罩,但是,他们不会忘记中国所做的其他事情。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最多的是中国民族主义的轰炸,战狼外交,这令他们害怕。这也与东南亚国家的一种看法有关,那就是,不管他们多么需要中国的援助,中国的援助不是无条件的。 ……总是有一种没有明说的条件在那里,可能是要求你在香港、新疆问题上,或是南中国海问题上保持沉默。”

他说,中国的捐赠总是会与媒体的照片联系在一起,令人觉得他们的捐赠是有目的的,总是与交易联系在一起。

扎尼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硬实力展现更是根本伤害了中国的软实力。他说,东南亚国家目前的态度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有很大关系。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中国也没有减弱在南中国海的行动,甚至还有所加强。因此,中国很难仅凭疫苗就能赢得该地区的信任。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公布的2021年东南亚状况调查显示,44%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东盟对话伙伴,为该地区应对疫情提供了最大帮助。然而,当被问及如果东盟必须要在两个大国中选一个国家结盟时,61.5%的人选择了美国。

另外,65.9%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中国希望改善与该地区的关系,“应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所有领土和海洋争端”。68.9%的受访者表示,中国“应尊重我国主权,而不是对我们国家的外交选择进行约束”。

美国、欧洲和日本在东南亚的疫苗努力

扎尼认为,东南亚国家对中国依赖的担忧更是为欧美的疫苗提供了空间和机会。他说,虽然中国目前在向东南亚提供疫苗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这样的领先优势随着欧美还有日本自身疫情的改善后,将有所削弱。

日本政府6月29日宣布,7月1日向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两国分别无偿提供约100万剂新冠疫苗。7月8日向菲律宾、7月9日向泰国分别空运约100万剂。加上已经发货的台湾和越南,日本的疫苗供给对象合计达到6个国家和地区。

分析认为,日本此举也是考虑到中国的疫苗外交,有意在亚洲扩大日本的支援范围。值得注意的是,在未来日本还将向其他东南亚国家提供疫苗,而且这些疫苗都绕过了世卫组织直接提供给东南亚国家。

除了日本之外,美国总统拜登6月3日公布了首批2500万剂新冠疫苗全球分配计划。其中约700万剂将提供给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6月11日,七国集团在伦敦召开会议时也承诺到明年年底前将向发展中国家捐赠至少10亿剂疫苗。其中,美国承诺提供5亿剂,英国承诺1亿剂。

3月份,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四国领导人召开的“四方会谈”(Quad)还同意在2022年底前向亚洲大部分地区提供10亿剂新冠疫苗。不过,因为印度疫情严峻,疫苗优先向印度供应。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认为,帮助东南亚国家走出新冠疫情对拜登政府来说至关重要。他说:“如果美国在一个世代才出现一次的重大危机中不能提供帮助,美国怎么能再宣称自己是全球的领导力量?”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