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默克尔被指在中俄问题上误判

滚动 中国大陆

德国总理默克尔无疑是欧盟最重要的领袖之一,但是,在她行将告别政坛之际,她对中国和俄罗斯采取的策略引发不少批评,法国『世界报』毫不客气地评论:默克尔在中俄问题上跌跤。

默克尔担任欧盟轮值主席时大手笔推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竟然在中欧峰会得以通过,然而最终胎死腹中。

世界报社评家考夫曼(Sylvie Kauffmann)撰文指,默克尔在中国和俄罗斯问题上出现的双重判断错误,暴露了欧洲的深刻演变以及欧洲在世界的地位。

默克尔在6月24-25日的欧盟峰会上建议举行欧俄峰会,但是她的计划失败了,默克尔对此表示“难过”。世界报写道,“这是9月26日德国大选前默克尔最后一次主导欧盟峰会,默克尔将在九月退出政坛。我们可以理解她的“悲痛”。

在该报看来,行将告别欧盟的默克尔在外交上有两个失败,一个涉及中国,一个涉及俄罗斯。“默克尔很罕见地急于完成她的计划,但是她没有完成。”

“关于中国,默克尔利用轮值主席的推动能力促成倍遭欧洲议会反对的『中欧投资协定』,之后,中欧关系急剧败坏,协定胎死腹中。“

世界报没有深谈默克尔一手推动的中欧协定为什么遭遇失败。中欧投资协定中欧双方谈判历经数年,中共领袖习近平希望在拜登上任前通过这一协定,他的愿望在默克尔推动下于去年12月30日如愿以偿。但是,协定最终胎死腹中与中方有很大关系。

中国对新疆维吾尔的镇压做法引起西方国家强烈反对,一向对中国温和的欧盟也决定就新疆事务制裁中国相关官员和实体,这是欧盟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首次对华制裁,之后,北京对欧盟加倍报复,制裁欧洲议员和学者,这使得本来就对默克尔不顾中国人权严重恶化、仓促推进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不满的欧洲舆论更加反感中国,后果就是欧洲议会为这一尚待其批准的投资协定提前送终。

世界报的文章写道,默克尔建议与普京举行峰会遭拒绝这一幕更残忍,“因为它触及冷战后欧盟的核心问题以及默克尔眼中的世界。作者认为,只有明白六月的美欧外交举措才能明白默克尔努力的失败,拜登来欧洲,是为了强化特朗普损害的大西洋两岸关系,并且特别邀请默克尔7月15日访美,然后自己径自去日内瓦会晤普京。

世界报认为,拜登并不期待美俄峰会有什么结果,他因此并不需要欧盟协助,他只不过是为了稳住俄罗斯,与莫斯科建立正常的通道,然后集中精力应对另外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中共。

两天后,默克尔在柏林接待马克龙,提出她的欧俄峰会计划,马克龙觉得默克尔过于慷慨,俄罗斯自2014并吞克里米亚后未作出任何有益的让步,因此,马克龙认为只需欧盟机构领袖与普京开会就已足够。但马克龙同意与俄罗斯对话,他从2019年以来一直也在朝这一方向努力。接下来,默克尔给普京和泽尔斯基打电话,呼吁建立全面欧俄战略伙伴关系,默克尔忘记了向其他成员国提起之前的法德计划,成员国得知默克尔的建议后非常不满。相关讨论毫无成果,波罗的海国家、波兰,瑞典拒绝默克尔的这一建议。

作者质疑,为什么默克尔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低着头去准备这样一场欧俄峰会?默克尔是否梦想在离开之前完成一个历史性的地缘政治三连环?继去年底与习近平的欧中峰会后,然后是7月与拜登的峰会,最后以9月与普京举行欧俄峰会来圆满结束任期?但德国绿党批评说,因其全力以赴为北溪二号辩护,默克尔在欧盟针对普京的议题上已失去了信用。

世界报的文章这样作结:这一痛苦的插曲凸显了后共产主义国家对欧盟发展的深远影响。无论是匈牙利总理奥班 拒绝开放社会,还是波罗的海国家拒绝与普京重新建立联系,这些国家的历史和地理遗产的份量影响很重。科尔和密特朗可能想通过重新统一欧洲来结束冷战。默克尔和马克龙刚刚意识到我们离它还很远。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