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反送中的大陆参与者阿历克斯(Alex):将骑行横穿美国声援香港抗争

滚动 港澳台

现居洛杉矶的阿历克斯·李(Alex Lee)是一名“80后”,也是一名曾在香港参与反送中抗争、并因此流亡美国的大陆人。

左图:出发前夕,阿历克斯与他的单车合影。 右图:阿历克斯将在骑行中使用的单车。

现居洛杉矶的阿历克斯·李(Alex Lee)是一名“80后”,也是一名曾在香港参与反送中抗争、并因此流亡美国的大陆人。今年6月30日下午,他将携带一面写有英文“为自由而战,与香港同在”(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字样的旗帜从洛杉矶启程,骑单车横跨美国前往波士顿。他表示,这次骑行的目的,是提醒人们持续关注在香港发生的事。

阿历克斯·李是一名“80后”,出生在北京附近地区。近日,作为一名曾在香港亲身参与反送中运动、并因此流亡美国的大陆人,阿历克斯开始了一项计划:他要从今年6月30日下午起,携带一面写有英文“为自由而战,与香港同在”字样的旗帜,从洛杉矶骑单车横穿美国,目的地为美国东海岸的波士顿。

阿历克斯告诉记者:“我知道,有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做这件事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们做什么事情是有意义的?好多人还觉得香港抗议也没有意义。一个事情可能本身没有意义,但你可以赋予它一个意义。你赋予它之后,它就有意义。”

他进一步解释说:“比方说香港抗议,我们赋予它的意义,就是争取我们应得的自由。我做这件事的意义,就是我不希望大家忘记香港抗议这件事。”

赴港参加反送中遇袭 带伤坚持街头抗争

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初,阿历克斯曾在香港停留三个月,并在这期间参与了反送中抗争活动。

阿历克斯表示,他对于自由民主理念的认同,最早来自网络论坛中的政治讨论。在2016—2019年间,他曾在日本东京留学三年,就读社会学专业。在留学期间,他继续参与网上政治讨论。他说:“在讨论的过程中,我就发现我自己变得逐渐地形塑起我自己独立的思想,我觉得这点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不是突然一冲动去香港或者灵光一闪去香港。我去香港之前,就已经建立了自己独立的思想。”

2020年3月,阿历克斯到达美国后在华盛顿参与声援香港抗争的活动。(阿历克斯·李提供)

阿历克斯说,袭击者是一名外籍男子。在袭击发生的前一天夜晚,他曾在旅馆外吸烟时与这名男子交谈,并透露了自己香港之行的目的。10月31日一早,他为了省钱搬入旅社中一间价格较低的房间,并在进入房间时突然遇袭,首先被掐住颈部。接着,“他的头撞我的鼻子,后来把我鼻子撞得全都是血。”

此后,施袭者将阿历克斯推倒在地进行凶狠的殴打,阿历克斯不得不进行反抗。旅馆老板随即报警。警察赶来后,将阿历克斯和袭击者一同带走。阿历克斯说:“被人袭击了之后的话,我就自卫反击。后来警察就把我给逮捕了,我就在香港一直陷于跟袭击我的那个人的官司之中,然后在香港滞留了三个月。”

阿历克斯在被警方扣押两天后得到释放,此后陷入了与施袭者间时长三个月的官司纠纷,他在香港的停留期限也因此得到了香港政府的延长。最终,这场官司以袭击者被无罪释放告终。因这次袭击,阿历克斯鼻梁骨折、小拇指变形、腰部受伤、右眼严重负伤。他表示:“我右眼差点瞎了,眼睛还缝了好几针,现在都能看出来,结果他竟然被判无罪。”

而当他将他的遭遇告诉支持抗争的香港人时,有人告诉他,类似的袭击事件和警察的处理方式在反送中运动中很常见:“他们说,还有什么可奇怪的,这都很正常。”

在香港逗留的三个月中,阿历克斯积极地投入了香港街头的抗争运动,多次在集会中发表公开演讲:“后来出来以后,11月2号的时候,我就去参加维多利亚公园的集会,那时候眼还没好。”

2020年2月,由于已无法再在香港逗留,在其他香港抗争者的帮助下,阿历克斯辗转流亡至美国。

抵美后坚持香港抗争 将骑行横穿美国声援香港

抵达美国后,阿历克斯持续声援着香港抗争。在2020年11月30日至12月5日间,他曾从洛杉矶出发,携带一面“光时旗”徒步123英里抵达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园,以“苦行”的方式表达对香港抗争的支持。而从今年6月30日下午起,他会进行一项更大的行动:携带一面写有英文“为自由而战,与香港同在”字样的旗帜从洛杉矶骑行到波士顿。

阿历克斯将在骑行中携带的旗帜。(阿历克斯·李提供/独家首发)

他也计划在骑行时拍摄下一路的见闻:“展示我在路上骑行的一个过程,带着我的支持香港抗议的旗子,或者在路上和别人交谈的一些过程等等。”

而被拍摄下来的素材,他打算制作成纪录片。他也坦言,由于资金不足,他没有雇佣摄影师,拍摄将由他自己进行。关于这部纪录片的内容,他说:“在路上碰到有香港人或者有中国人之后,采访一下那些香港人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然后也采访一下中国人怎么看待这个事情,还有外国人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然后做成一个这种类型的纪录片。”

他告诉记者,这样做的一个目的,是提醒人们持续关注在香港发生的事:“很多人都觉得我看起来像个堂吉诃德一样。为什么?你也知道香港现在的热度已经大不如前了。”

在谈到计划中的骑行路线时,他说:“我下一站的话,最大的一站是拉斯维加斯。从这儿(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话大概有270英里左右,我预计我一天大概骑60到70英里左右。”

他还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个人的行动。自己从洛杉矶到波士顿的话,我看了,会路过内华达、路过犹他、科罗拉多,然后就是横穿美国的一条线,也是大家走得比较多的一条线,大概是这条线。”

现居洛杉矶的杨先生也是一名曾投身香港反送中抗争的大陆人,曾在2019年6月—8月间多次从广东前往香港参与游行。他告诉记者,根据他的了解,阿历克斯的情况并非个例:“据我知道的,在中国大陆,主要是广州、深圳这些地方,是有一些大陆人积极地参加了香港的一些游行示威、和理非的抗议行动。当然我也听说,有一些在香港的内地学生参与过更前线的行为。”

在谈到阿历克斯即将开始的骑行时,杨先生说:“对于阿历克斯的骑行行动,我非常敬佩他的决心和毅力,也希望通过他的这次行动,让更多的美国人能够听到支持香港抗争、捍卫自由的声音。”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洛杉矶连线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