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在美港人反思97后香港变化

滚动 港澳台

7月1号是香港从英国殖民地主权移交中国24周年。发生在这个金融中心的变化刚开始是渐进的,但中国在过去一年加速重塑香港。

7月1号是香港从英国殖民地主权移交中国24周年。发生在这个金融中心的变化刚开始是渐进的,但中国在过去一年加速重塑香港。

表面上看来,香港仍然是繁忙的亚洲金融中心。但在过去24年间,这座城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7年。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主权移交中国,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统治。

杨锦霞依然保存着头版刊登主权消息的报纸。

香港民主人士杨锦霞说:“那时候还是想说,可能这是个好的契机,香港回归了大陆后,我们能够改变大陆,把民主的香港带回去大陆。”

但香港的民主价值没有影响到中国,相反的情况发生了,最大的变化发生在过去一年,中国实施《国安法》之后,这是对2019年反对《引渡条例》抗议的回应,这场运动导致民主活动人士和警察之间长达好几个月的对抗。

像是纪念1989年天安门镇压民主运动的集会,今年已经不再被允许。

高级警司廖珈奇说:“我们必须随着事态发展而改进,香港警方会采取任何措施来维护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

杨锦霞说:“其实这个就是羞耻,我觉得北京就是没面子,觉得你们做不好,我来帮你们做。”

今年,香港修订选举法,电影也将被审查。《国安法》给予中国广泛的权力,可以逮捕任何参与反政府活动的人,流亡港人许颖婷说,这在香港和其他地方制造了恐惧。

流亡民主人士许颖婷说:“我觉得最恐怖的一件事是自我审查。大家也有一些自我审查,觉得不敢讲什么、不敢做什么。”

活动人士遭到大规模逮捕,导致一些香港活动人士逃离香港,包括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说:“我觉得我需要离开,否则我会有危险。”

这位化名“锤佬”的人也在流亡中,现在在美国。

流亡民主人士锤佬说:“其他国家又愿意收留我们香港人, 我们当然去走啊,离开啊,对不对。这艘船要沉没的话,我们有救生艇,我们当然是上来对不对,没可能要跟着他们一起沉没啊。”

流亡民主人士许颖婷说:“我其实一直都不想要离开。单单是想象离开了之后,永远都不会可以回去香港,这个事实对我来讲,是满折腾的一件事。”

人在美国的许颖婷和其他流亡港人将在海外继续倡议工作,不让香港变成像是中国的一个城市。

许颖婷说:“对我来讲,我对这片土地是有心一结的,香港是,没有一片土地,或者是没有一片重新建立的地方是可以替代的。香港就是香港,香港人是有拥有这片土地的权利,香港人是属于这片土地。”

一些活动人士说,香港不只是一个地方。

流亡活动人士锤佬说:“不要这么留恋香港,因为香港不是一个地方,是一个人嘛,人才是最重要。武器没了可以再造,装备没了可以再买,阵地没了可以再打回来,但是唯独人死是不能复生的。”

流亡的香港民主人士表示,他们会继续进行保护香港文化和港人的运动,不被中国同化。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