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7-1游行上诉被驳回 多个团体继续摆街站坚持发声

滚动 港澳台

3个香港民主派团体日前向警方申请举办今年7-1大游行,被警方以疫情严峻为理由反对申请,星期二晚上诉亦被驳回。主办方表示极度遗憾,表明不会宣传和组织7-1游行,但同时呼吁港人7-1当日穿黑衣表达不满。

在7月1日前夕,香港中环多处地点可以见到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摆设,庆祝中共建党100周年

3个香港民主派团体日前向警方申请举办今年7-1大游行,被警方以疫情严峻为理由反对申请,星期二晚上诉亦被驳回。主办方表示极度遗憾,表明不会宣传和组织7-1游行,但同时呼吁港人7-1当日穿黑衣表达不满。

由于7-1当日是主权移交24周年,适逢中共建党100周年党庆,有报道指警方将会动员1万警力布防,并出动水炮车等戒备,不排除封锁原定7-1游行起点维园。

而社民连、职工盟等民主派组织,7-1当日将会在香港多区摆街站,希望在有限的空间内坚持继续发声,职工盟表示,如果警方连街站都容不下,更反映香港言论自由已死。据了解,因今年六四烛光集会被警方拘捕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星期三晚再次被拘捕。

社民连、天水连线以及守护大屿联盟3个民主派团体,上星期五(6月25日) 向警方申请举办星期四的7-1大游行,以“坚守民间社会、抵抗政治打压、释放所有政治犯”为主题,他们表示要承接民阵的传统,呼吁港人继续参与7-1游行上街发声。

邹幸彤代表3团体7-1游行上诉陈词

警方日前再次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以及限聚令等理由,禁止3个团体申请7-1大游行,3个团体向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

委员会星期二(6月29日)晚就7-1游行上诉进行聆讯。代表3个民主派团体的大律师邹幸彤陈词表示,自去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警方不断以疫情限制市民的集会权利。她表示,《公安条例》剔除了警务处处长以公共卫生为由,限制市民的游行权利。

邹幸彤强调,游行示威的重要性不比经济和娱乐活动低,因为能够让市民表达不满,属于民主的指标。她引用以色列早前举行同志游行的例子,当地在每日有接近100宗确诊的情况下,仍批准游行,她批评香港当局一刀切,显然属不合比例的限制,她又表示,如果香港警方“乜都管晒”(什么都管),就真的变成“police state”(警察社会)。

本身是大律师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左起)6月29日晚与天水连线成员林进、社民连副秘书长陈宝莹、守护大屿联盟召集人谢世杰出席7-1游行上诉聆讯,最后游行上诉被驳回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主办方对游行上诉被驳回表示极度遗憾

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听取双方陈词后,接纳警方说法,认为在疫情下,举办可能多达10万人参与的游行,属于不能承担的高风险,同意警方反对游行的决定,驳回3个团体的上诉。

守护大屿联盟召集人谢世杰会后接受传媒访问,他对于上诉委员会维持警方的决定,表示极度遗憾,他批评警方在聆讯中主要以疫情作为反对游行的原因,是“危言耸听”,他又批评当局边境”把关不力”,输入的确诊个案导致过去一年半爆发四波疫情,但是要市民牺牲公民权利“找数”(买单),是非常不合理。

谢世杰说:“在香港疫情在市民高度警戒的情况之下,我们香港的疫情绝对是可以由市民自己是保护自己的,如果要靠政府,那四波(疫情)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政府把关不力,造成这样的四波的疫情,现在就要市民(牺牲)公民权利来’找数'(买单),这个是绝对不合理,所以我们觉得对于今次的决定、推翻我们(7-1游行)上诉申请的决定,我们表示极度的失望及遗憾。”

呼吁港人7-1当日穿黑衣表达不满

谢世杰强调,7-1游行申请及上诉被驳回之后,他们不会宣传和组织游行,但同时呼吁港人7-1当日穿黑衣表达不满,捍卫公民社会发声的机会。

谢世杰说:“我们觉得它(当局)是进一步去打压公民社会,是进一步作出一个政治打压,所以我们在这里呼吁、即是我们今次那个(7-1)游行集会已经是被拒绝的了,我们亦都不会再(宣传和组织游行),即是这个是一个事实,我们这个也是一个结果,但是我们都呼吁香港市民,必须要捍卫我们这个权利,必须捍卫我们这个公民社会发声的机会,所以我们呼吁7-1大家都是穿黑衣,向市民、向公众展示我们市民是有不满的声音,是有我们自己的权利。”

亲友指邹幸彤7-1前夕再次被捕

警方早前同样以疫情及限聚令为理由,禁止支联会举办今年六四游行及烛光集会,身兼支联会副主席的大律师邹幸彤,6月4日清晨被多名便衣警员拘捕,警方指控她涉嫌透过不同社交平台继续宣传及呼吁巿民,参与已被禁止的公众活动。

邹幸彤的亲友星期三晚、7-1前夕在社交网站贴文表示,“消息指,邹幸彤因今年六四案,在六月五日的警署保释,已告撤销,再行拘捕。她现在新界南总区(警署)被拘留。”

被捕前受访忧警方7-1前再有拘捕行动

邹幸彤被捕前,星期二晚代表3个民主派团体在7-1游行上诉聆讯陈词,她在聆讯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担心警方再次在原定的7-1游行前作出拘捕行动,因为今年7-1适逢中共百周年党庆,警方的布防将会更严密。

邹幸彤说:“我担心的,因为不只是我那单(宗)case(案件),6-12(前夕)对(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的拘捕都是,7-1它们(当局)其实是更加重视的,除了是说每年很大型的游行之外,(今年)都是7-1的百周年党庆,是会有这样的担心,我怕是那些会说自己出来摆街站也好,出来说行(逛)街的朋友,不知会不会被’预防性拘捕’,有这样的担心。”

邹幸彤表示,现今的香港就是活在一个恐惧之中,她批评警方过去一年半一直以疫情为理由禁止所有示威,是完全不合比例。

邹幸彤说:“现在(香港)社会根本就是活在一个恐惧之中,根本上你所有的表达都是不能够进行,其实很多外国的案例都会说到,正正是在疫情这样的情况、正正是在政府用很大的权力,去禁止所有人的自由的时候,容许人们去自由表达是更加重要,因为政府是在、很大机会去滥用权力的情况,香港就完全不是这样看,总之你疫情就是禁止所有表达的理由,你说自上(去)年疫情至现在,一年多的时间,是没有一场的游行可以合法地取得警方的不反对通知书,这样都不是‘不合乎比例’,我都不知道怎样才是‘不合乎比例’了,其他国家就算疫情严重过我们(香港)很多的,都会讲明疫情不是禁止所有示威的理由,但是香港现在实际上就是禁止所有示威了,这样完全‘不合乎比例’,亦都完全超越了警方的权限,这个我们(7-1游行上诉时)都有提(及)。”

批当局以压制港人表达自由迎百周年党庆

由于7-1当日是主权移交24周年,适逢中共建党100周年党庆,有报道指警方将会动员1万警力布防,并出动水炮车等戒备,不排除封锁原定7-1游行起点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

邹幸彤认为,以压制香港人言论及表达自由的方式,迎接中共100周年党庆是相当讽刺。

邹幸彤说:“绝对是很讽刺了,它(当局)现在根本迎接党庆就是做了很多禁、去限制又或者是剥夺我们权利的事情,禁了《苹果日报》已经现在,即是实际上是令到它没有了,亦搞到港台很多节目都没有了,搞到很多媒体都不能够再发声,搞到现在贴一个Poster(贴纸)在门口都不可以,拿这些来迎接党庆,这样大家觉得讽不讽刺,大家有判断的。”

本身是大律师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7-1前夕再次被警方拘捕,被正式起诉”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7月2日在沙田裁判法院提堂 (美国之音/汤惠芸)

警方证实邹幸彤再被捕并正式起诉

香港警方新界南总区刑事部警司陈志昌星期三晚会见传媒表示,警方于6月4日拘捕一名36岁姓邹女子,她涉嫌宣传及呼吁市民参与本身计划于6月4日举办的公众活动,不过,有关公众活动已被警方禁止。其后该女子被获准保释候查。

陈志昌表示,警方星期三取得律政司意见后,正式落案起诉该名女子“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该名女子将于星期五(7月2日)在沙田裁判法院提堂。

陈志昌表示,早前有团体申请星期四(7月1日)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公众活动,相关活动已被警方禁止,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亦维持警方决定,不过,警方留意到有人透过社交媒体平台宣传及呼吁市民参与有关7月1日的公众活动,经调查后,怀疑案件亦与邹姓女子有关,因此再一次将她拘捕进行进一步调查。

警方呼吁市民切勿参与、以任何式宣传及呼吁市民参加未经批准集结,否则最高刑罚可被判监5年。如果市民无视防疫需要而参加不必要的群组聚集,亦即违反“限聚令”,可能被罚款港币5,000元(约645美元)。参与人士除了必须承担法律风险,亦须面对公共卫生风险。

支联会要求立即释放邹幸彤

支联会星期三晚发新闻稿表示,“七一”前夕,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突然被撤销“六四”案保释,正被拘留在新界南警署。支联会表示,悼念“六四”无罪,滥捕可耻,要求立即释放邹幸彤。

支联会表示,今年“六四”前夕,警方以违反《公安条例》为由,指邹幸彤与一名20岁男子涉嫌透过社交媒体帐号,在不同网上平台继续宣传及呼吁市民参与相关公众活动,宣传“六四”非法集结,将他们拘捕。 2人及后获保释离开警署,邹幸彤获准以1万港元(约1,300美元)保释,原定在7月5日晚上8时回警署报到。但星期三晚警方突然撤销邹幸彤保释,将她拘捕。

支联会重申,香港市民在《基本法》保障下有集会和游行权利,有悼念”六四”的权利和自由,要求立即释放及撤销所有因为悼念六四被捕和被检控人士。

社民连批警方任意搬红线

社民连副秘书长陈宝莹星期二晚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对于7-1游行申请及上诉被驳回感到无奈,主办方不会宣传和组织7-1游行,不过,社民连仍会按照多年的传统,在7- 1升旗礼会场附近举行请愿行动,并会在铜锣湾摆街站,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

社民连副秘书长陈宝莹表示,难以估计呼吁市民7-1穿黑衣会否被警方拘捕,她形容”红线任意搬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难以估计呼吁市民穿黑衣逛街会否成为被警方拘捕的理由,她认为国安法之下,市民在家中铁闸贴上有标语的贴纸都会被视为触犯国安法,她形容”红线任意搬动”。

陈宝莹说:“我们是在呼吁一些合法的行为,穿黑衫、或者是去,即是这些大家不同的方法去表达,我觉得这个是我觉得无可能,即是这样都叫做犯法的,我就真的没得讲了,因为如果你说我们是宣传一个、即是现在已经reject(反对)了、即是现在(是)一个不合法的游行,当然你可以说我们违法,但现在不是的时候,我们唯有看看它(警方)用些什么理由了,即是现在香港人个个都是这样了,红线又任它(警方)搬的,是不是,我不知道几时红线又划到去哪里。”

职工盟指容不下7-1街站反映言论自由已死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7-1主权移交之日将会发起全港街站行动,他认为在“武官当道”之下,公民社会亦必须在7-1继续发声,特别为最近受政治打压的记者、教师及公务员发声。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表示,7-1主权移交之日将会发起全港街站行动, 为最近受政治打压的记者、教师及公务员发声 (美国之音/汤惠芸)

蒙兆达又表示,如果警方连街站都容不下,更反映香港言论自由已死。

蒙兆达说:“我们亦都劝谕政府以及警方,即是摆街站只不过是我们香港人在有限空间里面,继续坚持发声的途径,不应该好像如临大敌那样,亦都不应该即是无理地施加一些阻挠的,我们香港市民应该要仍然享有,即是不同政治见解以及言论的自由,如果连街站都容不下的时候,就更加反映了香港的言论自由已死。”

守护大屿联盟召集人谢世杰对上诉委员会驳回7-1游行上诉表示极度失望及遗憾,他呼吁港人7-1穿黑衣表达不满,捍卫公民社会发声的机会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阵17年来首次不申办7-1游行

由多个民主派政党及民间团体组成的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2003年起在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发起7-1大游行,主办单位估计,当年有50万人参与,推倒当局就有关中国国家安全、可能限制港人言论等各方面自由的《基本法》23条进行本地立法。

民阵连续17年向警方申请举办7-1大游行,去年首次被警方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以及限聚令等理由禁止。

今年民阵被警方定性为无注册社团,加上召集人陈皓桓因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被判监禁,正在服刑,今年首次不举办7-1游行。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