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百年 挥之不去的苏俄基因

滚动 中国大陆

俄罗斯提醒已成百年老店的中共不应忘记苏共的帮助。有分析认为,如果没有苏共当年的资助,中共一路走下来不会有今天。而中共目前最担忧害怕的就是重蹈苏共命运。

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莫斯科签字,斯大林和毛泽东参加仪式,周恩来代表中方签署。中国和俄罗斯的前身苏联曾是盟国。(中国老照片)

俄罗斯提醒已成百年老店的中共不应忘记苏共的帮助。有分析认为,如果没有苏共当年的资助,中共一路走下来不会有今天。而中共目前最担忧害怕的就是重蹈苏共命运。

普京祝贺 提醒中共别忘本

中共党史研究的很大一部分被认为与苏联和苏共密切相连。因此在中俄领导人6月28日举行的视频会议上,习近平特别感谢俄罗斯提供了有关中共党史的一些资料。而普京则祝贺了中共建党百年。普京说,1928年在莫斯科曾召开中共六大,目前在旧址已建立了纪念馆。他说,根据中国方面的请求,俄罗斯档案部门挑选准备了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运动的有关资料。

普京更特别强调,苏联当时曾积极支持过中共的革命斗争,并在中共党建和国家建设中提供过关键帮助,俄罗斯永远记得双方历史中的这一页。

普京说,两国政党互动是双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与俄罗斯主要政党未来的对话合作将会加强两国互信。

官媒:莫斯科出钱帮中共建党

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俄新社最近发表文章,在称赞中共成就的同时,还特别提到了莫斯科在中共抗日、中共与国民党对抗获胜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中共建政后,苏联所提供的大量援助。

这家俄罗斯主要官媒说,中共早期的党建和活动经费全部来自布尔什维克所控制的共产国际。报道说,由沃伊金斯基所率领的共产国际小组1920年4月抵达中国,开始宣传十月革命经验。随后,在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大城市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小组和共产主义刊物,这些经费全部出自共产国际。

沃伊金斯基曾是共产国际远东局的负责人。他在中国与当时的左翼知识界人士李大钊和陈独秀等人建立接触联系。沃伊金斯基在中国所使用的化名叫吴廷康,他在20年代的好几年里在中国活动,参加了中共当时的多次党代会,直到1927年返回苏联。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汉学界利用当时的解密档案曾对共产国际当年在中国的活动,以及与国共两党之间的合作联系做了许多研究,并发表了不少著作和研究资料。

苏俄派三人 指挥早期中共活动

一些熟悉中共党史和共产国际的俄罗斯中国问题学者说,十月革命后,上海等中国大城市聚集了很多俄罗斯难民,这些俄罗斯难民也出版俄语刊物。沃伊金斯基当时曾在上海以“中国生活”等俄语出版物的记者身份为掩护从事活动。

布尔什维克执政后,列宁和特洛茨基等人一心想发动世界革命,但中国当时并不是他们的关注对象。布尔什维克领袖们当时聚焦他们更为熟悉的德国,认为德国工人阶级强大,德国的革命时机最成熟。但直到德国革命成功的希望落空后,莫斯科才把目光转向中国。

在中共早期建党活动中发挥关键影响的另外两名共产国际代表分别是马林和涅伊曼。他们就是当年参加中共一大的两名外国人。但与沃伊金斯基50年代在莫斯科去世的善终结局不同,荷兰共产党出身的马林1942年在纳粹德国占领荷兰期间遇害。涅伊曼则在1938年的斯大林大清洗中被指控是托派成员遭处决。

马林曾是共产国际国际部的负责人之一。涅伊曼是远东布尔什维克红军的情报军官,他曾长期在远东和中苏边境地区从事谍报活动。涅伊曼拥有许多化名,他出席中共一大时所使用的化名叫尼科尔斯基。涅伊曼的谍报特工经历使他的公开档案极少,导致很长时间都无法确定参加中共一大马林之外另一名外国人的身份。

威胁切断资助 中共就范开始国共合作

立场亲俄的乌克兰主要网络媒体“国家”网站也在中共百年之际发表长篇报道,详细介绍中共如何诞生,如何夺权,以及苏共与中共的许多历史交往。

报道说,莫斯科当时把马林和涅伊曼等人看成是远东事务专家。正是马林和涅伊曼等人携带的资金,才促成中共一大召开。而涅伊曼的照片直到2006年才在俄罗斯地方上被发现,并被转交给中共一大纪念馆。

报道说,莫斯科很快改变了对中共的立场。因为莫斯科认为,中国当时几乎没有由工人阶层为基础的无产阶级,要等待共产党成为中国的主要政治力量还需很长时间。这一立场促使莫斯科后来寻找中国的主要政治力量并开始与国民党接触。马林在1921年底抵达广东与国民党谈判,随后提供资金和武器援助,交换条件是让国民党同意与共产党合作,同时放弃对外蒙的主权要求,不反对布尔什维克红军进入新疆。

报道说,1922年之后,马林出席了几次中共会议,但当时许多中共代表都坚决反对与国民党合作。不过,苏俄利用金钱恐吓发挥了关键作用。手握钱袋的马林威胁将切断对中共资助,最后成功逼迫中共与国民党合作。

一些俄罗斯中国问题学者说,苏俄当时虽然与国民党合作,但认为国民党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同时推崇中国民族主义,对国民党并不信任,因此让共产党融入国民党,以此制约和影响国民党。

国共两边同时下注 让中国牵制日本

日本侵略中国后,斯大林曾对蒋介石领导的南京政府提供大量援助,试图利用中国来牵制日本,以便减轻日本对苏联的威胁。但苏联同时继续支持共产党。二战结束,苏军出兵东北后,更把缴获的大量日本关东军武器转交中共。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苏共当年帮助中共建党夺权,共产国际在中国的活动的这段历史目前在俄罗斯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今天的俄罗斯人对此也不感兴趣。他认为,苏联确实在过去百年中对中国发挥过重要影响,而且两边下注,同时与当时的中国两大政治力量国共两党交往。

尼科里斯基说:“除了中共外,共产国际当年也对国民党提供了大量援助,这可从苏联当年派遣到中国,为国民党当顾问的一些人的回忆录中反映出来。这是一段无法分割的历史。”

政治学者伊赫洛夫则认为,共产国际对当年的国际政治影响巨大,是布尔什维克执政后扩大在世界各地影响的重要工具,但共产国际更像苏共控制的政治间谍组织。

中苏两党不同命运 中共害怕重蹈苏共覆辙

一名曾在1989年随同戈尔巴乔夫访华的俄罗斯中国问题学者说,中苏交恶后,国家间的接触没有中断,但两个共产党间的往来完全停摆。戈尔巴乔夫访华被认为重新恢复了两党交往。不过,在1989年时,中共和苏共都面临着空前危机。中共挺过了危机,而苏共两年后灭亡。

这位学者说,了解中共历史,可看出中共与苏共拥有共同基因,正因为这样,苏联解体对中共震撼极大,让中共特别恐惧,直到今天中共仍在研究苏共为何会垮台。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