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力推新疆宣传视频 人权组织涉疆视频却遭下架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北京正试图利用Twitter和YouTube等西方社媒用更巧妙地向全世界受众传播它的政治信息。

中国新疆喀什的一座清真寺入口上写着“爱党爱国”的字样。 (资料照片)

北京正试图利用Twitter和YouTube等西方社媒用更巧妙地向全世界受众传播它的政治信息。

数千新疆政治宣传视频浮现西方社媒

《纽约时报》和独立非盈利媒体ProPublica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对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数千条视频进行了分析,发现中国政府征募了新疆的少数民族居民制作宣传视频,驳斥西方对中国在新疆侵犯人权的批评。

ProPublica的记者杰夫·高(Jeff Kao)参与了这次调查。他告诉美国之音,他们在今年1月下旬发现Twitter和YouTube一些虚假账户开始推送一系列视频。调查发现,这些帐号都是近几个月才注册的,而且大部分帐号都没有关注其他用户。它们的推文一般在北京时间上午10点到晚上8点间发送。这些迹象表明,这些帐号是统一行动。这些帐号发送的视频有许多相似点,比如,它们首先是来自一个叫做 “石榴云”的应用程序上,这个应用程序由《新疆日报》拥有。大多数视频用中文或维吾尔语,视频都是自拍的形式,视频内容基本一致,所用的短语和句子结构相似,甚至完全相同。

ProPublica和《纽约时报》联合调查数月,发现这些虚假帐号从1月开始进行了两波操作。

第一波是在1月下旬。1月19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并把这种行为称为“世纪污点”。之后,虚假帐号开始发大量视频,谈论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生活“幸福富足”。虽然视频主人公都是不同人士,但几乎所有视频都有一个模式,就是先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然后表示自己“很自由”,然后称蓬佩奥的说法为“胡说八道”,最后让“蓬佩奥,闭上你的嘴。” 大部分视频都没有官方宣传片的标志。

第二波是在今年3月。当时,以H&M为首的多家跨国服装品牌因担忧新疆的强迫劳动而宣布停止从新疆采购棉花。之后,石榴云上发布了数百条棉花相关的视频,宣称新疆棉农没有被迫劳动,批评H&M在说谎。其中大部分视频被发送到YouTube或Twitter上。

《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联系了视频中的主人公,其中一个人承认,视频是由当地宣传部门制作的。

ProPublica记者杰夫·高说,“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么多不同的方面,这绝对是一个一致的战略和努力,来推翻关于新疆的已经存在的报道,对我来说,看到这些视频是非常可悲的,因为这成千上万的视频里的主人公都有自己的个人故事,但他们能对外界传达的只能是给定的脚本上的信息。”

前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的采访时说,这些视频虽然拙劣,但不断重复会使这些言论“站稳脚跟”。他还说,中国的宣传会不断的改进,变得“更快,更真切”。

这些在Twitter和YouTube上的视频还被制作者加上了中英文字幕,方便西方的观众理解。

杰夫说,这些视频在那些虚假的YouTube频道上获得了几十万的点击,在Twitter上也被广泛转推,另外,中国外交部高官的一些转推获得了几百万的点击。但他说,很难统计这些视频到底获得了多少观众。

许临君(Eric Schluessel)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历史学者,专门研究中国和中亚历史,特别是19和20世纪的新疆。他说,每当有人批评中国在新疆的政策时,中国政府都会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内部运动,以反驳批评。但是中国国内的民众却并不一定知道外界这些批评以及批评的原因。所以,当有人担心新疆棉花在外国受抵制,突然在中国媒体上鼓励购买新疆棉花,这反而提醒了中国的很多人,新疆发生了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他观察到,这些连许多中国人都不相信的中国政府的拙劣宣传,却有一些外国观众相信它们。

许临君说:“看到这些用同样技术和形式(制作的视频)出口到外国是很有趣的,因为(中国)制作对内的宣传视频有种非常独特的形式,这种形式对国际观众来说不一定能理解。虽然有字幕,但它的风格和主人公说话的方式,视频的结构,感觉非常假。我经常发现许多中国人不会自动相信这些视频,因为它们显然是宣传视频。但奇怪的是,一些外国人却非常愿意接受这些视频代表的就是真正的新疆生活”。

对此,许临君的解释是,可能因为这种视频形式寻求的是那些把自己的幻想投射到中国的外国观众。“他们真的想把自己对中国的想象投射到视频中。这些宣传视频在国际语境中非常奇怪,在形式上也很奇怪。你必须真的倾向于相信中国政府才能接受这样的视频。因此,我认为它有助于北京找到轻易就会相信他们的观众,”

ProPublica记者杰夫·高说:“我真的希望,通过这个报道能降低这些战术的有效性,更多地澄清发生在新疆维吾尔和其它少数民族身上的事实。”

在《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的报道发表后,YouTube关闭了一部分虚假帐户。该公司发言人艾薇·蔡(Ivy Choi)对《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说,该公司认定一些帐户在上传新疆视频方面“行为协调一致”,而其他帐户则是由于违反YouTube平台关于垃圾信息和欺骗性行为的规定被删除。

据《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 报道,Twitter也以违反针对平台操纵和垃圾内容的政策为由在3、4月封停了一些帐号。

呼吁关注新疆人权的视频却被关

但两周前,一个YouTube频道被封却不是因为传播中国政府的宣传视频。正相反,这个频道发布的是少数民族寻找在新疆失踪家人的视频。

自2017年以来,阿塔朱尔特哈萨克人权志愿者组织(Atajurt Human Rights)的频道在YouTube上发布了近1.1万段视频,总浏览量超过1.2亿次,其中数千条视频是被囚禁在新疆拘留营的人的家属的录像证词。为了确保这些视频陈述的可信度,视频中显示了作证人和被拘留亲属的身份证明。

这个组织自2017年成立以来,一直受到哈萨克斯坦当局的抨击,但该组织因引起人权观察等国际组织对新疆侵犯人权事件的关注而备受国际赞誉。

6月15日,该频道因“违反YouTube的社区准则”而被屏蔽。6月18日,在没有公开解释的情况下,YouTube恢复了这个频道。几天后,该频道最早的12段视频从其公共源中消失了。

这12段视频因违反YouTube”网络欺凌和骚扰”政策而被举报。

这个志愿者组织在哈萨克斯坦的领导者贝克扎特·马克苏特汗(Bekzat Maksutkhan)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这件事情说明“中国对YouTube有很大的影响”,他和他的同事对此事感到非常失望,并且觉得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处于危险之中。

他说:“视频中的人都是自愿地展示他们的个人身份信息证明,而且这是我们避免和防止虚假信息的唯一方式。”

许临君说,这件事对人权社会将产生寒蝉效应,非常打击士气。

他说:“我们也许不应该依靠任何社交媒体公司来保存有关新疆正在发生的事情的重要原始文件档案。我认为,如果这些档案被永久删除,会造成非常大的破坏,因为实际上这些容易遗失的视频是反人类罪的第一手资料。”

阿塔朱尔特为这些视频被屏蔽提出申诉,目前这些视频已经恢复。

YouTube的母公司Google的发言人艾薇·蔡(Ivy Choi)在电邮中告诉美国之音,“我们的骚扰政策明确禁止披露个人身份信息,包括其政府身份证明或电话号码。我们平等地执行我们的政策,删除阿塔朱尔特哈萨克人权志愿者组织的频道上传的违规视频,并终止他们的频道。然而,我们承认阿塔朱尔特哈萨克人权志愿者组织的重要人权工作,这些视频的意图不是恶意披露个人身份信息。在仔细审查他们的申诉后,我们恢复了该频道,并与阿塔朱尔特哈萨克人权志愿者组织合作,解释我们的政策,以便他们能够为他们的频道做出最佳决定。”

艾薇·蔡说,这个频道在90天内三次违反社区规则,所以被屏蔽。该公司建议这个频道将视频中的个人身份信息证明做模糊处理或截掉,以免犯规。

马克苏特汗说,他们对事情的结果感到满意。他希望“Google不要做中国黑客才会做的事情”,并呼吁人权社会尽可能对中国的种族灭绝行为进行发声“。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国是阿塔朱尔特哈萨克人权志愿者组织频道被屏蔽的幕后黑手,但各国政府利用版权法和社交媒体的标准政策来迫使平台下架不利于自己内容的做法越来越普遍。

数码顾问咨询公司Miburo Solutions中国研究主管尼克·摩纳哥(Nick Monaco)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表示,隐藏在适用于所有用户的标准政策和法律背后,是“一种为任意的政治审查提供合法性的途径,也为审查者制造了合理的可否认性。”(“a way to lend an air of legitimacy to arbitrary political censorship, and it also creates plausible deniability for the censor”)

许临君认为,YouTube和Twitter等社媒平台应当更好的帮助那些有确凿信息的用户传播信息并保护这些用户。但是现在很多掌握准确专业信息的专家却在这些社媒平台上遭到机器人(bots)和心怀恶意的人的狂轰滥炸,他们的信息也无法传递给更多的受众。

“如果这两个平台能有更好的真正的反骚扰措施,保护真正的用户在网上传播真正的信息,那就太好了。可以通过一些培训,帮助有真实信息和良好意图的人更好地传播这些信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