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维权律师蔺其磊执业证恐注销 年度考核成打压工具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6月21日,中国维权律师蔺其磊对外发文透露,2018年6月1日以来,北京司法行政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对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和该所律师进行年度考核,致使其无法办理法律业务,律所经营陷入困境,此事引多方关注。

6月21日,中国维权律师蔺其磊对外发文透露,2018年6月1日以来,北京司法行政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对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和该所律师进行年度考核,致使其无法办理法律业务,律所经营陷入困境,此事引多方关注。

近年来,许多为民请命的维权律师被中国政府无理吊销执照、违法羁押、非法看管,甚至酷刑折磨。这些满心正义的战士只想扶助被中共抛弃并迫害的弱势群体,却始终不能为当局所容。政府坑民害民,无数次试图使用胁迫受害者自杀的方式维护大国名声!玩弄法律、践踏人权,中共将第一需要迫害的目标放在维权律师身上,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只要监禁这些知识分子,就可以愚弄人民吗?

维权律师蔺其磊执业证恐注销

2009年9月,蔺其磊律师带头创办了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以709涉案律师王宇和她丈夫包龙军的住所为注册地址。多年来,他带领多名维权律师代理大量人权案件,但也因此屡遭中共司法行政部门刁难和打压。

广西律师陈家鸿描述蔺其磊时称其一直以来都参与人权案件的辩护,尤其他组织了人权律师微信群,已经有多年了,没有经过法定登记,也议论国家大事和法律案件。他还透露,“当局对蔺其磊的不满主要来源于秦永敏案”。

2018年,湖北武汉维权人士秦永敏被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刑13年。据了解,蔺其磊作为辩护律师缺席当事人宣判,但他事先曾接到司法部门电话,要求他必须出席。事后蔺其磊及其开设的律所接到了北京的通知称其律所出现多方面问题,主要是财务制度混乱,未按规定建立档案管理制度,未悬挂营业执照正本,以及未与旗下律师签订劳动合同等。

陈家鸿说,蔺其磊的决定反映了部分律师对中国现行司法制度彻底失望,“不是沮丧和失望那么简单,完全是绝望。我们感觉司法环境不适合我们律师的生存,没有生存的空间。做律师的,如果当局不讲法治,还做什么律师?法官跟律师联合起来骗老百姓,我们心里觉得非常悲哀”。

时隔多年,2021年6月,蔺其磊发文揭露其与律所现状,“因不能接受北京司法行政部门的违法要求,2021年1月4日,瑞凯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未参加2020年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为由注销。”他猜测,“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合伙人在六个月后极有可能因为‘没有律师事务所接收’而被注销律师执业资格”。

近日,蔺其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现在准备走法律程序维权,但北京市通州法院不立案,也不出具书面材料。他们找的这个理由明显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们律师的信息本来可以在律师管理平台上显示,但现在不能显示,就没办法‘网上转所’。六个月内没找到律师事务所接收就会被注销(执业资格),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律师年度考核成打压律师工具

多年前,北京市司法局曾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注销第一批律师专业资格的告示,同时宣布因”考核不合格不予注册”的24名律师,包括曾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李和平,处理法轮功学员案件时被拷打的李春富,为三鹿毒奶粉受害家庭提供法律援助的黎雄兵,及与他们同一个律师事务所、也接办过法轮功案件的王雅军。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披露,中国当局经常用律师年度考核来打压律师。有通过年检的律师表示,司法局要求律师通过年检前必须答应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敏感案件、在网上慎作司法评论、办理宗教案件前必须在网上律师事务所管理平台备案等。目前被当局司法行政部门注销律师执业证的,几乎都是因为司法行政部门设置阻碍,而无法办理转所手续的维权律师。

如2019年,北京市司法行政机关将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从律师管理网络平台非法移除,导致刘晓原无法网上启动转所手续,同时对同意接受刘晓原的律所加以威胁,后相关部门以“六个月内无律师事务所接收”的理由注销了刘晓原的律师执业证。此外,陈继华、王全璋、董前勇等律师及其律师事务所多次未能通过年检。

早年没有通过年度考核的李和平律师曾表示,北京司法局借行政手段惩罚跟政府意见不同的律师,是等于对法律精神的破坏,“我担心这就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砸烂公检法,不要法律,不要法治这个平台,现在北京司法局就恰恰是这样,现在看起来就是危害了几个律师,实际上是对法治精神的一个摧残。”

美国的维权律师吴绍平对此亦评价道,“律师事务所被注销掉实际上就是变相注销律师证。如果有其他律师事务所签订聘用合同,仍然可以执业,但他们会在背后捣鬼,给相关律师事务所施压。维权的话也起不了作用,即使看着好像有路可以走,但司法局不会给你任何结果。通过正常法律途径无法达到维权的目的。”

进一步打压宗教人士辩护权利

中国的律师每年5月必须通过司法局的考核制度才能取得合法执业资格,但考核的标准及过程并不透明,注销律师执业证书是非常严厉的惩罚,一旦资格取消便永久不能在恢复律师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保障公民享受言论自由,但《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规则》却显示,律师的年度考核准则为其诚信和专业态度,而非办理的案件类型和于网上社交媒体发表的言论。

人权组织曾批评中国关于律师的相关制度只是一个方便当局针对接办敏感案件的律师的打压工具。国际特赦组织也曾发表声明,谴责北京司法局利用无理制度制裁律师,导致现在中国只剩下少数律师敢于冒险代表被侵权的受害人。

今年未能顺利通过年间的律师更是直接指出,冗长的考核过程是打压及控制代理宗教案件律师的手段,“新领导人上场后,代理宗教案件的律师为当事人辩护变得更加困难。虽然新刑事诉讼法实施后,律师会见嫌疑人理应较为容易,但司法局对代理宗教案件的律师,特别是代理法轮功案件的律师施加非常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就案件办理任何手续前退出案件。”

对此,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亦谴责司法局和律师协会把行政措施变成打压律师的政治工具。关注组同时要求中国各级法院不应屈服于任何政治压力,并严格遵依照刑事诉讼法处理案件。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