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全面封杀之下比特币是否前景堪忧?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最近采取一系列措施,严厉打压比特币挖矿及加密货币交易,引发比特币交易暴跌。这一随信息时代诞生的全新的网络支付方式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各种争议和质疑,其币值交易近年来更是时而暴涨、时而暴跌,笃信者将其奉为划时代的支付方式,看衰者则斥其为骗局。

比特币和中国国旗

中国最近采取一系列措施,严厉打压比特币挖矿及加密货币交易,引发比特币交易暴跌。这一随信息时代诞生的全新的网络支付方式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各种争议和质疑,其币值交易近年来更是时而暴涨、时而暴跌,笃信者将其奉为划时代的支付方式,看衰者则斥其为骗局。

比特币生于乱世

2009年,正值全球突然爆发金融危机之际,一个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货币系统》的论文,就此孕育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加密电子货币。

现代货币体制虽然创造了很多奇迹,但其某些固有顽疾也令世界经济深受其害。几十年来,逢有重大天灾人祸,一些国家政府常常不约而同地推出各类“量化宽松”、“经济刺激计划”、或“拯救就业法案”等等,明目虽会翻新,但实质都是增加货币发行量。但风暴之后留下的是通货膨胀、产业失衡等一系列后患。

中国当年曾推出耗资高达四万亿人民币的经济刺激计划,以致此后多年里经济一直无法走出房地产泡沫、产能过剩、结构失调等阴影。

“比特币的初衷就是要解决各国政府任意想印多少钱就印多少钱,而且又不透明。” 国际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的首席执行官欧阳默(Omer Ozden)对美国之音说。“这就是为什么中本聪在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印钱最多的时候发表了这一白皮书。”

在传统的法定货币体制下,人们无法找到一种可以防范超发的替代方案,央行们可以在任何时候根据他们对经济的判断调整货币发行量,而中本聪在创币伊始就将比特币定义为不受任何政府或权威机构监管和控制的去中心化的货币,他在其创世白皮书中称:“这里没有中央机构来发行货币”。

此外,中本聪还将比特币定为通缩型的货币,数量上限恒定为2100万枚。

“挖矿”应运而生

为了使比特币的运行能真正游离于政府或任何权力机构之外,中本聪提出了一个人人可参与、没有中心数据库的“区块链”概念。所有的电脑系统背后都有一个数据库,或者是一个大账本,系统是谁的谁来记账,而在区块链系统中,这是一个全球所有人公共共享的数据库、一个遍布全网总账本,系统中任何人任何时间都可以采用相同的技术标准加自己的一条记录,延伸区块、也就是信息存储单元。

而每个区块的产生的同时又印证了前人的账簿,增强整个比特币体系稳固性。

按中本聪的规定,平均约每10分钟就有一个包含交易的新块通过挖矿的方式添加到块链中,并将这段时间内系统中账本的内容发给所有的其他人进行备份,这样系统中的每个人都了一本完整的账本。如果要修改某一数据,就需要修改整个链条才可以生效,而当这一数据分布在世界上如此多的设备中时,这一数据就等于是永久地被保留了下来,任何人、包括任何政府之内的任何权威机构只能对此望洋兴叹。而每个区块的产生,又在证明前人账簿记载的真实性,也在增强整个比特币体系稳固性。

在这一技术基础之上,比特币需要大量的电脑和人力资源来增加货币供应、保证数据按时间顺序存储、保持网络中立性等等,这一过程首先被中本聪俗称为“挖矿”。他在其白皮书中规定,因为这里没有中央机构来发行货币,所以“新货币按固定量稳定地增加就像金矿矿工消耗资源并增加黄金到流通领域一样。对我们而言,消耗的是 CPU(电脑中央处理器) 时间和电力。”

在比特币网络中,系统每隔一个时间点就会生成一个随机代码,谁都可以去寻找此代码,具体说就是用安装了特定芯片和软件的电脑做函数题,谁计算出正确答案,就会产生一个区块,得到比特币奖励。

实为铸币权之争

自人类社会从以物换物、贝壳、金属过渡到纸币以来,只有政府才有发行货币的权力,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除政府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外人们没有任何选择。但比特币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第一次出现了非政府发行的、本身不具有任何价值的货币。

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经济学助理教授伊莎贝拉·韦伯(Isabella Weber)说,中国在最近的禁令中指出,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 她说,这涉及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那就是:谁有权发行货币。

这位《中国是如何避免了休克疗法》(How China Escaped Shock Therapy)一书的作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中国,经济完全在政府主导之下,确保对发行货币权的垄断是这一总体政策的反映。但是,这一问题也反映在其他国家。她说:“这其实不仅仅限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归根结底是一个政府发行货币的能力问题。如果你有大量民间货币流行,这有可能会有损于政府政策。”

与政府拥有某一货币发行权、控制某一网络不同的是,比特币网络不属于任何人或组织,它由世界各地所有的比特币用户控制。比特币也没有官网,只有社区最权威的bitcoin.org网站。该网站称,“只有所有用户达成完全一致的共识,比特币才能正常地工作。”

甚至中本聪为何许人也,是一个人还是不止一个人等等至今都是一个谜。

就在中国此轮打击比特币挖矿的同时,全球银行业监管标准的最高制定机构 —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The Basel Committee for Banking Supervision)本月提议对加密货币资产制定严格规定。该委员会在本月的一份声明中称,加密资产和相关服务的增加和创新,“可能会增加对全球金融稳定的担忧。” 欧州央行本月初警告说,面对非政府加密货币的威胁,央行们必须加紧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欧洲央行董事会成员法比奥·帕内塔(Fabio Panetta)最近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是“非常危险的动物”。

美国财政部在中国上个月宣布打击加密货币行动的前一天,呼吁就虚拟货币制定新规则,要求一万没有以上的加密货币转账要报告给国税局。同一天,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指出加密货币对金融稳定的风险。

华尔街日报上星期报道说,加密货币在中国面临进一步打压后,在美国面临新的监管威胁。报道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主席根斯勒(Gary Gensler)“曾多次讨论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以保护投资者的必要性,”

英国上周五宣布,禁止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Binance)进行任何必需受监管的活动。此外,日本金融厅最近也在其官网上对币安发出警告,指币安未经注册提供加密货币服务。

投资咨询公司金瑞基金(KraneShares)首席投资官布兰登·埃亨(Brendan Ahern)对美国之音说,由于担心比特币可能令央行大权旁落,因此他们视比特币为对主权货币的一种威胁。“比特币不在他们的权限范围内,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他们在经济中发挥杠杆的能力受到威胁。”

但观察人士也指出,与中国的很多做法不同的是,比特币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合法流通、合法交易的,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打压比特币挖矿。各国主管部门采取各种措施意在对这一新兴货币加强监管、防止加密货币可能对市场和社会造成潜在的负面影响。

淘金梦亦喜亦忧

随着比特币应用群体不断扩大,应用场景越来越多,其一些固有的弊端也越来越明显。曾几何时,家用电脑装上特制芯片软件就可以“挖矿”,但是根据系统的设计,随着比特币发行量的增加,解题越来越难,必须有工业化的大型专业矿机才能完成。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可以相当于例如瑞典这样一个国家全国的用电量。在全球气候治理越来越严格的大环境下,为一种本身并没有内在价值的虚拟货币而消耗大量能源挖矿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比特币另一个重要特点被认为是它的“匿名”性。中本聪在白皮书中规定:“公众能看到有人正在发送一定量货币给其他人,但是不能将交易关联到某个人。” 比特币交易点对点,交易方不需要去金融机构开户,也不需要经过任何第三方机构。这些特点令比特币成为敲诈勒索、洗钱等等犯罪活动钟爱的货币。网络犯罪集团DarkSide最近对美国最大燃油管道运营商Colonial Pipeline发起勒索软件攻击时,索要价值230万美元的比特币。

曾经对比特币深信不疑的知名作家和投资者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现在开始对比特币提出批评,称比特币被证明是一场骗局,与真正的经济运行没有关系。他在最近一篇论文中说,比特币并未能满足“没有政府的货币”的概念。黄金和其他贵金属可以不依靠政府信用,但塔勒布强调说,黄金是免维护的,而“加密货币则需要持续的兴趣。”

本星期一(6月28日),美联储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就数字美元和比特币等发表了一篇重要演讲,他在这篇演讲中除了表示他看不到美元央行数字货币的优势之外,还指出美国不会发行数字货币来对抗比特币。

这位负责监管事务的美联储官员说,与黄金不同的是,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在于其新奇和匿名性,而匿名性将使其成为执法部门越来越无孔不入的监察的目标,新奇则是一种会迅速消失的资产。“黄金总是会发光,但新奇的定义注定了它会逐渐消失。”他说。 “因此,比特币及其同类货币几乎肯定仍将仅仅是一种冒险和投机性的投资,而不是一种革命性的支付方式,”

中国早在2013年就曾下发过《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宣布比特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在最新一轮打压中,中国的央行又进一步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不得为比特币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等产品或服务。但在另一方面,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打压可能会造成比特币发行量减少,而市场供求失衡会令对比特币的需求更加旺盛。

此外,即使在将涉及比特币交易的很多行为视为非法的中国,也有法庭判例显示,比特币在中国仍被认为是合法私有资产。四川乐山中区法院今年3月曾审理过一起抢劫虚拟货币案件。该法院官网上公布的判决书说,两名被告人采用暴力、威胁方式强迫受害人登录其手机“火币交易所”APP账户,将受害人账户中的29个比特币和1000多个以太币转入自己账户中。法庭判定两名被告人犯抢劫罪,被分别判处八年六个月和七年六个月的徒刑。

在比特币诞生之前,人们对政府主宰货币发行大权无可奈何,比特币以区块链的设计、总量限制的算法等承载了社会或将最终走出纸币泛滥、通货膨胀、财富分配失衡等等主权货币的痼疾顽症的寄托。

曾经助成中国区块链服务网和美国顶级区块链开发公司进行合作的欧阳默说,过去一年多来,我们看到了世界上很多政府又开始放水印钱,且其规模前所未有,这令贫富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急剧扩大。但是,他说,在另一方面,比特币在减少这一差距方面也取得了成功。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指出,美国最富有的62个人在这段时间里身价暴涨高达一万亿美元,然而与此同时,世界上有五千二百万的敢于冒险、勤于学习的区块链加密货币投资者的财富也增加了一万亿美元。 “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这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的金融民主。”

2010年,比特币当时涉世不足两年,一名佛罗里达州程序员在网上找人帮他订了两个披萨,回报为1万个比特币,这被认为是史上首笔用数字货币完成支付的交易。11年后的今天,一枚比特币币值约3万多美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