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军在叙利亚遭到火箭袭击后展开还击

滚动 国际 军事

军方发言人说,星期一(6月28日),在叙利亚的美军遭到一次火箭袭击后进行了还击。

资料照片:在叙利亚东部油田巡逻的美军部队。(2019年10月28日)

军方发言人说,星期一(6月28日),在叙利亚的美军遭到一次火箭袭击后进行了还击。

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军事干预行动的发言人、美军上校马罗托(Wayne Marotto)在推特上写道:“在叙利亚的美军在遭到多枚火箭弹袭击时进行了自卫,对火箭弹发射位置展开了反炮群炮击。”

熟悉这次袭击的多名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证实,火箭袭击的目标是位于代尔祖尔的一处被称为绿村的军事基地。马罗托对美国之音说,美军回击时发射了155毫米炮弹。

马罗托在推特上写道,火箭袭击没有造成人员受伤,对财产损失的评估仍在进行之中。

在火箭弹和炮弹飞来飞去的几个小时前,美军表示袭击了叙利亚与伊拉克边界附近的三处目标,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利用这些目标对美国人员和设施发动无人机袭击。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星期一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说:“我昨夜下令空袭,打击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利用的地点,这些民兵组织对最近袭击美国驻伊拉克人员负有责任。”

据五角大楼发言人科比(John Kirby)说,夜间,美国袭击了真主旅(Kata’ib Hezbollah;KH)和萨义德烈士旅(Kata’ib Sayyid al-Shuhada;KSS)等民兵组织利用的武器库和行动设施。其中两个打击目标位于叙利亚境内,另一个目标在伊拉克境内。

白宫发言人莎琪(Jen Psaki)星期一对记者们说:“对我们部队的袭击必须停下来,正因为如此,总统下令为了我们人员的自卫而展开了行动。”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锡(Frank McKenzie)上将6月15日在开罗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驻伊拉克部队在“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内”三次遭受无人机的袭击。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麦肯锡说,“伊拉克有很多无人机。有些是本地的。有些来自伊朗。我们十分肯定。”

五角大楼发言人、海军中校麦克纳尔蒂(Jessica McNulty)星期一补充说:“受伊朗支持的民兵今年4月以来对美国与联军人员在伊拉克境内使用的设施至少发动了五次单程的无人机攻击,而且眼下正对美军和联军部队发动火箭攻击。”

她说:“美国并不寻求与伊朗冲突,但我们完全能够保护我们在当地的部队,对任何威胁或攻击做出回应。”

伊拉克总理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星期一谴责美国在伊拉克境内发动空袭,称这触犯了国家主权,违背了国际公约。伊拉克军方说,伊拉克不应成为“算老帐”的场所。

莎琪表示,美国同意伊拉克总理提出的缓和紧张局势的要求,但拜登政府对空袭的“合法理由”感到有信心。

五角大楼发言人科比星期日晚间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总统一直都明确表示,他将采取行动保护美国人员”。他还说,空袭“范围适度”。

伊朗精锐部队圣城军(Quds Force)指挥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2020年1月在巴格达机场附近在一次无人机的攻击中被击杀之后,联军就经常遭到火箭弹和无人机的袭击。伊拉克民兵领导人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也在那次攻击中死亡。

星期日的空袭是拜登政府第二次命令对伊朗支持的组织发动攻击。美国2月底对叙利亚境内属于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的建筑发动了攻击。五角大楼说,这些民兵对伊拉克境内的美军和联军人员发动了攻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星期一在与意大利外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说,美国采取“必要、适当和审慎的行动”,旨在限制升级的危险,同时发出“明确不含糊的”威慑信息。

拜登总统在白宫说,他有正当授权下达展开星期日那次防御性的打击行动。

拜登说:“根据(宪法)第二条,我有那项授权,甚至国会山上那些不情愿承认这点的人,也已经承认是这个道理。”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墨菲(Chris Murphy)参议员表示,他担心美国人员被攻击的频繁程度以及受伊朗支持的组织发动报复袭击的数量“开始看似可能符合《战争权力法案》(War Powers Act)所规定的敌对行动的模式”。

墨菲在一份声明中说,“宪法和《战争权力法》都要求总统来在这种情况下来国会寻求宣战。”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资深成员殷霍夫(Jim Inhofe)抨击了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并说攻击“凸显仍然需要”国会2002年通过的《使用军力授权法》(Authorization for Use of Military Force;AUMF)。国会目前正在辩论是否要废除这项法律。

这项法律授权动用一切必要武力打击美国总统所认定的协助过2001年9月11日恐怖攻击事件或窝藏此类恐怖分子的实体,以防范未来对美国的任何攻击。

“不能容忍伊朗通过代理人不断攻击美国人员,” 殷霍夫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需要拜登总统制定一个对付伊朗的焦点集中而又清晰的策略,而不是偶尔对威胁做出反应,却太经常地寻求绥靖。”

(美国之音驻美国国务院记者张蓉湘与美国之音驻白宫记者赫尔曼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