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港版国安红线模糊不清 评论员纷纷离港或封口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国安法通过即将一年,当初很多人解读以为要有实际行动才算违法,但事实上在报章写评论都会被拘捕。

资料图片:2021 年 6 月 27 日,人们在香港购物区走过中国国旗和香港国旗。

香港国安法通过即将一年,当初很多人解读以为要有实际行动才算违法,但事实上在报章写评论都会被拘捕。香港评论界一时风声鹤唳,因为评论工作风险越来越高,不少评论员选择离开香港或封口。

在《苹果日报》主笔李平被捕后的第四天,为《苹果日报》写社论多年并担任英文版《苹果日报》执行总编辑的冯伟光(笔名卢峰)周日(27日)晚在香港国际机场预备离开香港时,也被香港警方拘捕。

自《香港国安法》去年实施以来,不少以评论香港时事为主的评论员,都选择离开香港、封咪和封笔,例如网络评论员萧若元、刘细良和国际问题学者沈旭晖,在国安法生效前后,先后离开香港,在台湾和加拿大继续做网上评论节目,仍在香港的政治评论节目主持人李慧玲,4月时结束在网台多年的节目,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在上星期也宣布,结束在明报26年的专栏。

2021年6月27日,担任英文版《苹果日报》执行总编辑的冯伟光(笔名卢峰)被拘捕坐在一辆警车里。(美联社)

《香港国安法》令文字狱和以言入罪已成看得见的事实

独立评论人协会召集人吕秉权表示,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在香港做评论工作越来越高风险,认为政府不接受评论员的看法,和北京不一致,在很多看不到的红线下,评论员无法自由评论,是他们选择离开香港或封口的主要原因。

吕秉权:”以往共产党是骂不倒的,爱国不一定爱党,在党国一体非常明确的要求下,这一套已不合时宜,这也是国安法当中没有清楚写明的地雷,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风险越来越多,还有官方执行国安法不受制约,以言入罪已是香港可以看到的事实。

吕秉权表示,虽然文字狱的压力大,但没有会员要求退出独立评论人协会,相信会员做理性评论的信念,没有受到警方行动所影响。

他表示,社会只有赞美的声音,不会为香港带来美好的将来,又说,大陆比香港更高风险,但传媒已打擦边球多年,相信香港评论人无可避免要走打擦边球的路线。

国安法的红线比以往想像的模煳。图为,2021 年 6 月 25 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更换警务处处长兼保安局局长。(路透社图片)

资深时事评论员杨健兴表示,评论员被捕的事件,令人担忧。他表示,以为在《香港国安法》下,有实际行动才会构成危害国家安全,但一年后,發现国安法的红线,比以往模煳。

他表示,已做评论十多年,会继续按自己专业判断工作。

杨健兴:”客观环境越来越差,风险也比过去的大,作为评论,我也不能说不应该触撞那些题目,处理时会特别小心,我自己会用平常心,如果想继续写下去,不能完全改变自己的看法,这样写的话也没有意思,会用过去自己专业新闻的方式写文章,真的出问题都没有活可说,也是自己相信的东西。”

近年开拓YOUTUBE频度的杨健兴承认,现在的政治环境下,仍留在香港的评论员的人,越来越少,自己的风险会相对增加,难保有一天要考虑停止工作,现在只能走着瞧,尽力而为。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