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敢言博主“编程随想”疑似被捕 盼多方援助以避酷刑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近日,有网友发现大陆知名敢言博主“编程随想”的博客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21年5月9日,并且他在其他社交平台上的账号亦全部停止更新。同时有粉丝透露,“编程随想”曾发文称,若其在全平台无任何活动超过14天,则意味着遭到当局跨省抓捕或人身受到重大伤害。

近日,有网友发现大陆知名敢言博主“编程随想”的博客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21年5月9日,并且他在其他社交平台上的账号亦全部停止更新。同时有粉丝透露,“编程随想”曾发文称,若其在全平台无任何活动超过14天,则意味着遭到当局跨省抓捕或人身受到重大伤害。

5月24日,有自称“编程随想”家人的网民在其Blogger博客、百度贴吧以及中国数字时代网中跟帖爆料称,编程随想在去华东某大城市出差的过程中失联。6月14日,又有另一网民许先生向媒体透露,“编程随想”已经被上海警方抓捕,正遭到警方的严酷审讯。一时间“编程随想”疑似被中共逮捕的消息引各界关注。

一个记录并公开敏感事件的博客

《编程随想的博客》于2009年1月15日开博,博主自称是工作多年的程序员,主要以写电脑技术相关的文章为主,如中共的负面资讯与时政点评等,曾发表过七百多篇博文。此外,“编程随想”偶尔也会发表各种网络安全知识、翻墙工具以及匿名化教学。

按“编程随想”自述,当初他决定开始大量写作政治敏感文章,是由于2010年与2011年间钱云会事件与茉莉花革命的发生。后来为了让不会翻墙的大陆读者接触境外信息,他免费提供了“离线浏览”和“邮件订阅”功能,即使用网站提供的“电子书打包脚本”,把离线浏览的内容打包成一个EPUB或CHM档案格式的电子书,在手机或平板上离线阅读编程随想上的全部内容。

期间“编程随想”凭借自己的网络安全技能和对隐私的敏感度,成功隐蔽了身份,外界对“编程随想”的了解也只限于知道他是男性,37-50岁,从事IT工作,在北京工作。他每季会发放一次安全动态的最新资讯以及博主本人的点评,方便读者能掌握网络安全特别是内地网络情况的最新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编程随想”发布到网络上的事件大多是以详细且公正的方式呈现到大众面前,例如2014年和2019年发生的香港民主抗议活动及回顾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系列文章,他描述的比任何其它网站都要详细且极少添加个人态度。通过记录,他让数以百万计的读者学会了规避网络审查,从中共的洗脑宣传中解脱出来,并通过匿名技术走上了反抗独裁的路。

曾有“编程随想”的粉丝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在2013年偶然看到了‘编程随想’的文章,帮助很大,这里面占中、六四、反送中的连载,使他的内心受到了很大触动,“让我从一个对中共不加置疑的拥护者,逐渐开始产生怀疑,逐渐政治觉醒,成为向往民主自由的人”,同时他认为,“编程随想”的匿名反抗鼓励了许多人,所写的反驳受宣传蛊惑的分析文章,证据都非常齐全,一下子就让小粉红转变了。

“编程随想”疑似遭遇日夜审讯

作为一个完全信息封闭式管理人民的政府,中共当然不可能放任这样一个写实的博主存在。6月14日推特账号“墙国蛙蛤蛤”发文披露,“编程随想”于5月被上海公安拘捕。当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知情人通过可靠渠道得知,“编程随想”出事,遭到严酷审讯,与中共建党百年有关。6月16日,更多“编程随想”被抓的消息传出,有人声称这是“非常确定的已知的信息”,然后有网友推断出来时间是5月9日至5月12日之间被抓捕的。

一名赵姓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编程随想”是中共最想击垮的一个人,中共黑客曾经数次攻击“编程随想”的账号,均有官方介入,“编程随想”也曾收到两次谷歌的警告,还有中共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等组织的警告,“编程随想”被要求撤掉其发布的内容。

另有消息显示,很久前注册的豆瓣账号可能是编程随想真实身份暴露的主要原因:

同时,有粉丝表示,虽然现在关于“编程随想”的消息都是各方推测所得,但目前没有人能联系上他,“我们唯有盼其平安,若不幸被捕,希望我们绵薄的号召之力能在当局的打压中为他争取有限的优待和应得的权益”。

海外正尝试联系各界发起营救

“编程随想”的博客曾于2013年获得“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最佳中文博客”。当时他谈到自己转向政治博文写作时表示,希望公众可以明白“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会来关心你”。

此外,“编程随想”博客里的政治类文章十分富有逻辑性,并且没有任何煽动暴力与种族仇恨等言论,但其言论明显跟中共当局的主旋律背道而驰。由此可见,“编程随想”或将面临密判重处,因此许多其亲友粉丝等知情人士盼“编程随想”被捕一事能被国际社会关注,盼多方能出手营救、援助。

受访者赵先生亦描述,“编程随想”的被捕也是中共维稳的升级和对全球互联网科技的渗透的一个结果,其实也是对其他人一个警告,另外也有可能是中共对可疑对象进行断网测试,通过观察流量。他强调,希望大家都能关注此案,网络声援,“希望他在监狱中待遇稍微好一些,让当局不要因为没有人关注此事就放开了折磨他。”

“具体做法,首先把这个事情传出去,而且我的信息是非常准确,但又不能公布太详细。另外希望大赦国际、自由之家、人权观察这些组织介入此案。也可以联系各国媒体翻译成不同语言,还可以联系外国政府,各地网友去中国驻当地领事馆、大使馆去抗议。”

目前,海外有关人士正尝试联系不同国家的记者、人权组织、多国政府议员等尝试营救“编程随想”,亦有粉丝表示将在多地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在城市中心举办展览,向中共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施压。

美国“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对此表示,“编程随想”作为坚持在国内的匿名反抗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传奇,他对中国公众的启智和中共极权的揭露,也一定招致中共忌恨,他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事件的进展。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