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允许观众入场观看奥运 日本在经济与防疫之间徘徊抉择

滚动 国际

因新冠疫情影响而整整延迟一年的2020年东京奥运,终于拍板决定,开放观众入场观赛。这项违背日本国家防疫顾问建议的决定,又引起日本国内外对于在疫情下举办东奥会的激烈讨论。

路人在坐落在日本奥委会总部附近的奥运五环徽标前闲谈。(路透社2021年6月23日照片)

因新冠疫情影响而整整延迟一年的2020年东京奥运,终于拍板决定,开放观众入场观赛。这项违背日本国家防疫顾问建议的决定,又引起日本国内外对于在疫情下举办东奥会的激烈讨论。

国内控管重于海外移入感染

6月21日下午,东京奥运会组委会、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与国际帕拉林匹克委员会(International Paralympic Committee, 又称“国际残奥会”)举行在线五方会谈,正式决定2020年东京奥运开放现场观众,以会场容纳人数的50%为上限,最多1万人。而在此之前,国外选手与工作人员可能带来的境外移入感染,以及奥运会带来的相关活动,是造成国内民众对举办奥运会反对声浪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在五方会谈前夕,首相菅义伟在首相府会见了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教授仲田泰佑(Taisuke Nakata)和特聘讲师藤井大辅(Daisuke Fujii),听取关于新冠病毒感染与经济活动预估的意见。两位学者自1月开始率领研究团队,针对东京奥运会的举办与疫情蔓延的关联性进行了数据仿真运算。

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科教授仲田泰佑(照片提供: 仲田泰佑)

仲田泰佑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说明,如果让参赛相关的外国人入境并有相关接触,预估将造成东京都内确诊病例每天约增加15例左右。

即使海外选手和相关工作人员合计约10万人来东京参赛,并对都内有直接相关感染,对疫情的影响并不大,而如果选手村进行适当的隔离管理,传染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因此单独以外国选手的因素而言,造成的感染是有限的。

仲田泰佑说:“东京目前的人口约1,400万人左右,紧急事态解禁之后就每天正常群体活动,这样的状况下目前是每日400人左右确诊。如果海外来了10万人,也不到东京人口的1%,而且应该是多数已完成疫苗接种。所以即使他们跟一般的东京人一起生活与群聚,影响也相当小。”

而当仲田泰佑预估国内社会与奥运会相关的活动对疫情造成的影响时,就不这么乐观了。他说:“与其担心国外选手造成的感染问题,反而是应该注意国内的奥运相关活动。奥运会期间国内民众出门声援与观赛的人流,对导致疫情急速恶化与否有重大影响。这取决于举办方式与落实执行的程度,如果开放观众入场,那么人数一定要严格加以限制,而且所有活动的人流都要非常彻底地控制。”

依照仲田泰佑团队截至5月为止的仿真结果显示,以人潮增加约10%为预估条件的话,东京都9月第一周将会单日新增确诊达2024例,比停办东奥会多了1407例。他强调,一旦控制不当而必须宣布紧急事态宣言,对于经济的后续影响会非常严重。

针对最新决定的入场人数限制,他说:“以奥运会场的观众席估算,其实是相当有限的,控制得当的前提下确实不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还是运动酒吧、餐厅、户外声援等间接性场外群聚活动的人流控管,对于感染会造成最大的影响。”

根据日媒《朝日新闻》在19日与20日所做的全国民调显示,依然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反对开放现场观众,理由为忧虑疫情扩散。日本政府防疫首席顾问尾身茂(Shigeru Omi)曾向日本政府与东奥会组委会建议进行无观众比赛,以降低染疫风险,显然此建议未被政府采纳。

冒险举办都是为经济

从去年东奥会决定延期一年开始,就因为疫情的影响,导致民众反对举办奥运的声浪直线攀升,而国际奥委会仍然在5月宣布,东奥会将依原定日期在7月举行。分析人士指出,做出这个决定最重要的原因是经济。

自从在2013年获得奥运主办权后,日本至今已花费破纪录的154亿美元(约4310亿台币),宣布延期后还追加了30亿美元经费。假使最后取消举办,得退还各国转播单位至少40亿美元转播权利金,这就占了国际奥委会总收入的73%,会让日本及国际奥委会损失惨重。

日本运动社会学家,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 Osamu Takamine )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受到COVID-19 的影响,财阀仍然期待从东奥委会可能获得的巨额利润,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曾在小泉政府担任经济财政政策大臣和财务大臣、在安倍政府内阁办公室担任经济财政政策委员会成员的竹中平藏。

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照片提供: 高峰修)

高峰修说:“保圣那集团( Pasona Group )是本次东奥委会的官方支持者,竹中平藏是保圣那集团的董事长。保圣那集团深度参与东奥委会的人力资源相关业务,如果举办奥运会,对于财团的利益会有相当大的收益,所以竹中平藏在电视节目上也公开坚决支持举办奥运会。”

高峰修也指出,有别于以往日本赞助奥运会传统为单一媒体,这次日本的几家主要媒体都是东奥会的赞助者,这也让反对举办者的批评力道相对减弱。

促进景气恐得不偿失

奥运会作为全球瞩目的体育盛事,具有对经济的“提振效应”,有机会拉动举办国的经济发展。因疫情而经济受到重创的日本,也计划藉由本届奥运会提振景气,称这次东奥会为“复兴奥运”。

台湾淡江大学日本政经研究所所长蔡锡勋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照理说促进经济活动可以让景气提升,但这未必反映在每一种行业上,尤其在疫情影响下落差会更加扩大,呈现“K字回复”。所以这次奥运会可能无法达到大幅振兴经济,不过预期还是会有缓和现状的效果。

淡江大学政经研究所所长蔡锡勋(照片提供: 蔡锡勋)

蔡锡勋说:“一般我们比较常听到的是‘V字回复’,就是日本景气在去年六月下跌之后又往上回复,这是整体状况。可是并不是每一个行业都很高兴的。其中有的产业会往上升,因为它跟人的移动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是餐饮业、观光业等跟人的移动有相当大的关系。所以有的变好,有的变得不好,就是很多人说的‘K字经济’。但是奥运会是会给我们一些景气的‘气’,也就是‘气氛’、‘心情( Kimochi)’。一年多来对抗疫情之下,日本已经产生疲乏的现象了,奥运举办之后至少有一个比较光明的面向,也就会像人的心情变好一样产生正向循环。所以这次的奥运不敢说像以前一样有很大的经济效果,但至少是一种缓和,因为现在的痛苦将会有一个舒缓的阶段。”

高峰修则提醒,这些预估都是在奥运会如期举办而没有产生疫情扩大感染的前提下。他提到一份报告: 野村综合研究所高级经济师、日本央行前理事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估计,如果东奥会取消,对日本的经济损失将达到1.8万亿日圆,相当于2020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33%。相对来说,如期举办奥运,却因疫情恶化而宣布紧急事态宣言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将会非常惨重。由此可见,在衡量是否举办东奥会时,考虑感染风险比经济损失更重要。日本去年春天首次宣布紧急事态宣言,估计就造成6.4万亿日圆损失。

高峰修说,木内登英说这份报告鲜少被媒体引用,其中政治与利益的关系不说自明。

疫苗外交绑奥运 创造选举筹码

菅义伟就任首相不到一年,就将在9月面临自民党总裁选举与之后的国会选举。

蔡锡勋表示,本次菅义伟提出接种疫苗以“实现安全安心的东京奥运会”,又藉由疫苗外交试图创造“菅主义”的名望,是配合奥运会的宣传以期在接下来的选举中胜出。

蔡锡勋说:“疫苗外交在国际局势里面,他(菅义伟)做得非常好,让整个日本做出一个大哥的形象,渐渐形成他所谓的‘菅主义’。奥运会已经确定7月要办了,之后他就马上面临两个重要的选举。他在国际社会里面透过疫苗外交,形塑出对国际社会的贡献,让日本在国际社会得到极高的分数,自然就会反应到他在国内的支持率,就会连结到他下一次的总裁选举和众议院选举。”

高峰修则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最初提出申办2020年东奥会的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013年定案举办该活动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先前担任本次奥运会组委会主席的森喜朗和现任组委会主席的桥本圣子都是自民党成员,所以2020年东奥会也是自民党的奥运会。即使学界提出许多客观数据,说明奥运会根本就不该在现在的情形下举行,但日本政界人士,尤其是执政党,普遍存在反学术主义的想法,因此还是基于决策者自身与相关者的利益决定举办。他认为既然执政当局坚持要举办,就要为决策负责,否则这次日本不会在主办奥运会上得到什么值得留下的经验。

他说:“从去年春季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三次的紧急事态宣言了。在短短的一年多内竟然需要三次,这个政府的危机处理真的需要检讨,基本上执政党就该下台负责,但目前还是自民党执政,也就是没人负责,还执意要违背民意如期举办奥运。我认为,对于在疫情之下举办奥运会,绝对有必要先厘清责任归属的问题。政府违背民意而决定举办,如果再发生紧急事态宣言,必须要由政府负责。”

根据日本共同社在6月21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超过八成六受访民众担心举办奥运会可能导致疫情再度扩大,约三成受访者认为应该取消举办,而能接受限制人数的受访者不到三成。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