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20, 2023
Tuktuk,极速新闻!

陈莹:为什么辉瑞新冠药未能被纳入中国医保?

中国大陆 大众观点 推荐 滚动

细节的披露让争议愈演愈烈,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并没有将辉瑞踢出国内,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称,辉瑞正与中国的一个合作伙伴合作,计划今年上半年开始在中国本地化生产新冠口服药Paxlovid。因为”贵“导致谈判失败引发的舆论至今仍在呈爆炸式发酵,所以真的是因为“昂贵”吗?

中国国家医疗保障局日前宣布,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因生产企业辉瑞投资有限公司报价高”未能成功纳入医保。1月18日,中国国家医保局正式公布2022年国家医保目录调整结果,称由于新冠口服药“Paxlovid”未能通过谈判纳入医保目录,病人只可临时报销至今年3月31日。另有消息人士透露,国家医保局不会再和美国辉瑞药厂就这种特效药进行专门谈判。

面对新冠的来势汹汹,有“爱国者”批评辉瑞趁火打劫,也有“清醒人士”表示,北京漫天砍价、百姓一药难求。可是Paxilovid 在中国卖贵了吗?众说纷纭中,艾伯乐向外界透露了与中国政府谈判的细节——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提出的价格竟比萨尔瓦多等贫穷国家更低。

细节的披露让争议愈演愈烈,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并没有将辉瑞踢出国内,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称,辉瑞正与中国的一个合作伙伴合作,计划今年上半年开始在中国本地化生产新冠口服药Paxlovid。因为”贵“导致谈判失败引发的舆论至今仍在呈爆炸式发酵,所以真的是因为“昂贵”吗?

“谈判始末”

Paxlovid有新冠“特效药”之称,尽管有中国专家认为不该如此称呼,但难以抹去它在民众心目中的“神药”地位。Paxlovid于去年2月获批在中国上市,后进入部分城市的社区医院使用,进医保价格为1890元/盒。去年12月中国爆发新冠“感染潮“时,Paxlovid在中国多地一药难求,据中国媒体披露,其在黑市上一度被炒到数万元一盒。

在Paxlovid价格被疯炒之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月8日,中国与辉瑞谈判失败。有消息人士透露,辉瑞在谈判中将价格降到了人民币600元/疗程。不过财新的报道即辟谣称,所谓600元的说法不实,辉瑞在谈判中基本没有降价,报价并未低于1890元的目前医院售价。

随后一些“爱国大V”和不明真相的网民也掀起了一场针对Paxlovid和其出品公司辉瑞的舆论战,但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伯乐指出,中国要求辉瑞公司以比世界大多数中低收入国家还更低的价格出售Paxlovid,“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我不认为他们应该支付比萨尔瓦多更低的价格”。

“独断专行”

艾伯乐的回应迅速引发了新的争议热潮,期间环球时报等中国官方媒体大力贬低Paxlovid的医疗效应,试图降低民众对这款药剂的需求,但网民们显然并不买账。

民众对政府的依赖和信任从不是一朝一夕崩塌的,当局试图通过药物再次掌握绝对的话语权,Paxlovid并不是唯一一个例子,更早之前来自疫苗的矛盾实际上也尚未平息。中国国产疫苗主要采用灭活技术,和西方主要疫苗供应商莫德纳和辉瑞/BioNTech提供的mRNA疫苗存在差异,对新冠病毒来说,西方的疫苗效用更迅猛。

去年年底,一批辉瑞/BioNTech疫苗从德国运到了中国,但这些疫苗只提供给居住在中国的德国公民,中国政府则始终坚持拒绝承认疫苗的差异并大肆吹捧国产疫苗。

遗憾的是,确诊数和死亡数深深的刺激着民众的心。疫苗的独断专行、Paxlovid的畏缩无力让民众的怨愤达到高潮。陆续有人猜忌称,为何以往中国花大力气执行清零政策时,有资金进行无数次核酸检测?做核酸把医保里的钱霍霍完了,现在真正需要买救命药却没钱了?中国医保并不是没有钱, 只是不想用在人民身上。

“生命至上”

中国政府一直号称坚持“生命至上”,面对国内如此汹涌的死亡潮,会因为价格因素而放弃吗?这个问题显而易见的不会。即便真的是因为“钱不够”,以中国政府的“好面子”程度,必然不会大肆宣扬这件事情。多年的“战狼外交”、“自诩强国”不难看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实力”承担这笔费用,但其宁愿承认“没钱”也不愿“放款”。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原医疗救助部部长任瑞红早前受访时表示,其他国家Paxlovid采购价大概是700美元左右,为什么中国坚决把价格定在700元人民币,“我觉得,这个时候中国疫情肆虐造成重症率高,老人、基础病的人因为感染而死亡。目的就是想把中国疫情的灾难推到跨国制药企业的头上,让老百姓感觉到’我们已经尽力了,跨国制药巨头把价格定这么高,这个责任不在我们’”。

这样的质疑和评断有一定的道理和痕迹可以追寻,如果我们把它们糅合到一起,就会发现更加清晰的目的——中国政府不是“没钱”而是为了“省钱”。恶意压低价格企图用最低的费用拿到特效药是为了“省钱”,抱着一种“万一谈成了肯定不亏,如果失败了还可以反咬一口”的心态;拒绝国外疫苗的进口是为了“省钱”,抱着一种“我已经斥巨资进行了疫苗研究,若没用上岂非亏本”的心态。

早前党媒在文章内“洗白”时向民众出示了很多“理由”和“真相”,其中一句非常正确,《第一财经》报道,“中国人口基数大,用药量会非常庞大,医保部门必须考虑资金的承受力和社会承受力”。

资金和社会承受力不足,缘何不足,早期严苛的防疫政策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各级领导有利可图,政府有各公司的羊毛可薅,而与辉瑞的谈判需要国库实打实的支持,所以“钱不够”了,因为钱要用在刀刃上,要反制裁“西方势力”、要“震慑”美国和台湾,还要保证领导的饭桌上十个菜一个汤。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