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赛尔克坚:“阿塔珠尔特”油管频道一度被封 哈萨克斯坦官方施压

滚动 不平则鸣

近日,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的油管频道中(频道全名为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Serikzhan Bilash)有揭露新疆集中营情况的视频遭到了油管网站的封禁。六月中旬,该组织的油管频道甚至一度遭到封禁。

目前被油管要求修改的部分阿塔珠尔特官方频道视频,其内容为新疆集中营受害者手持身份证件,揭露新疆集中营的情况。

近日,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Atajurt)的油管(YouTube)频道中(频道全名为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Serikzhan Bilash)有揭露新疆集中营情况的视频遭到了油管网站的封禁。六月中旬,该组织的油管频道甚至一度遭到封禁。该组织负责人赛尔克坚(Serikzhan Bilash)在接受本台记者孙诚的访谈时,谈到目前阿塔珠尔特面临的来自哈萨克斯坦官方的压力。

记者:您好,请您介绍一下阿塔珠尔特油管频道的视频被封禁的情况。

赛尔克坚:先是4月21日说是有一段视频受到举报,是别人告我们,然后禁止我们上传新视频到7月份为止。然后我们要申诉,申诉他们(油管)不接受,最后把我们申诉的按钮都给取消了,我们申诉不了。然后他们说,两条视频中有相关的违反油管的规则,然后我们又要申诉,他们把申诉按钮都取消了,我们申诉不了。

记者:那么,阿塔珠尔特的频道是在什么时候被油管网站封禁的呢?

赛尔克坚:他们说就是因为这三条视频的原因,禁止我们上传新视频到油管,这个时间是到8月份为止。我们一直没办法,油管禁止我们到8月份,要禁止我们上传视频,我们就另外开了一个频道,就等着8月份。结果6月15日他们突然把我们的频道整个给封闭掉了,给我们发了一封信,说是你们的频道被删除掉了。

目前已被恢复的阿塔珠尔特油管频道,频道全名为“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Serikzhan Bilash”。(油管截图)

记者:您能否介绍一下这些视频的内容?

赛尔克坚:(第一个视频)是一个新疆的哈萨克女士,她的四个家人被关到集中营里面,这位女士的两位哥哥、两位妹妹,就是一家四个人被关到集中营。我们这(视频)里面没有恐怖或者威胁的任何成分。他们就不理睬我们,就把上诉的按钮给取消掉了。第二次他们发的警告信,我们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说,那好我们就删掉吧,我们也无法删掉这个视频。这样的事情第二次出现,也是另外一个哈萨克人的家人被关到集中营里面。然后是第三个视频。油管说,你们的这三个视频违背了油管相关规定。

记者:目前,阿塔珠尔特的油管账号已经得到了恢复。恢复的过程是怎样的呢?

赛尔克坚:然后好多国际知名人士啊,包括那些政治家们、学者们,专门关心新疆局势的那些政治家和学者、研究者在社交媒体上讨论这个问题,还有很多记者也曝光,结果油管突然又恢复了,恢复了以后,一下子这三个视频变成了十二条视频了,然后他们说让我们把相关的部分模糊一下就好了(按:根据赛尔克坚用文字形式发给记者的补充,油管要求“阿塔珠尔特”用马赛克遮盖视频中显示展现身份证件的部分)。我们正在处理这十二条视频。因为我们那些负责视频编辑的人,现在很忙,而且他现在在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政府一直要求我们把油管频道“归还”给那些在政府注册的亲政府、亲北京的傀儡的阿塔珠尔特组织。

目前被油管要求修改的部分阿塔珠尔特官方频道视频,其内容为新疆集中营受害者手持身份证件,揭露新疆集中营的情况。(赛尔克坚提供)

记者:对这种要求,阿塔珠尔特是如何回应的?

赛尔克坚:我们说,这个频道早在2013年就是我们的,相关人权活动开始以后,2017年我们就开始用在人权事业上。他们被官方注册,难道我们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应该属于他们吗?他们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频道是他们的?而且被官方注册的两个,是傀儡的、亲北京、亲政府的组织,虽然他们都用着我们“阿塔珠尔特”这个称号,就是“父亲的家园”这个意思。

记者:这两个亲政府的组织,是怎么看待新疆集中营的呢?

赛尔克坚:他们一旦在官方注册了以后,他们就一下子宣布说“新疆不存在集中营”。第一个傀儡阿塔珠尔特青年组织的主持者,他就跟自由欧洲电台的哈萨克文编辑说“90%以上的哈萨克人已经从集中营出来了”。

目前被油管要求修改的部分阿塔珠尔特官方频道视频,其内容为新疆集中营受害者手持身份证件,揭露新疆集中营的情况。(赛尔克坚提供)

记者:这两个官方背景的“阿塔珠尔特”组织是什么时候注册的呢?

赛尔克坚:第一个是2018年12月注册的,另外一个是2019年9月。然后第二个在2019年9月,它就说“新疆不存在集中营,所有被中国政府逮捕的哈萨克人都是罪犯”。

记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哈萨克斯坦的阿塔珠尔特工作者目前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赛尔克坚:所以,我们不敢让在哈萨克斯坦的那些我们的志愿者组织的成员参与我们这频道的编辑,因为哈萨克国家安全局24小时在跟踪他们,甚至在去年6月份,他们起诉我们说是“非法占用罪”,说是我们占用了他们的平台。我说,“他们有什么证据呢”。2013年新疆没有发生过这些事,也不存在集中营的事。这个频道早在2013年就存在,既然他们注册了,就等于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们的?我们是这样的组织:每一个人要拿出自己的东西来,就是为解决我们的百姓(遇到的困难),我们要做贡献。

在同一天,记者也尝试联系了油管网站客服,询问此事详情。但截止到记者发稿时,油管网站尚未回应。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