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再有维权律师执业证恐注销 血艾受害者遭非法软禁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在即,中国人权事件频频发生。

维权律师蔺其磊与其开办的北京律师事务所

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在即,中国人权事件频频发生。中国维权律师蔺其磊的律师事务所被官方拒绝进行年检,蔺其磊面临律师执业证被注销的风险。同时,在苏州,血艾受害人陆晓忠被软禁在医院内,呼救无门。

律师事务所不获年检   律师执业证不保

中国维权律师蔺其磊6月21日发文称,2018年6月1日以来,北京司法行政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对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和该所律师进行年度考核,致使无法办理法律业务,经营陷入困境。因不能接受北京司法行政部门的违法要求,2021年1月4日,瑞凯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未参加2020年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为由注销。蔺其磊猜测,包括他在内的三个合伙人在六个月后极有可能因为“没有律师事务所接收”而被注销律师执业资格。

2009年9月,蔺其磊领头创办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多年来该所代理了大量的人权案件,屡遭司法行政部门刁难和打压。

“我现在准备走法律程序维权,但北京市通州法院不立案,也不出具书面材料,”蔺其磊告诉本台。“他们找的这个理由明显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们律师的信息本来可以在律师管理平台上显示,但现在不能显示,就没办法‘网上转所’。六个月内没找到律师事务所接收就会被注销(执业资格),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维权律师蔺其磊(前中)开办的北京瑞凯律所被迫关闭 (陈家鸿独家提供)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披露,中国当局经常用律师年度考核来打压律师。此前,陈继华、王全璋等律师及其律师事务所多次未能通过年检。有通过年检的律师表示,司法局要求律师通过年检前必须答应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敏感案件、在网上慎作司法评论、办理宗教案件前必须在网上律师事务所管理平台备案等。

在美国的维权律师吴绍平对此感同身受。他说,中国人权律师和任职的律所均面临同样的困境:“律师事务所被注销掉实际上就是变相注销律师证。如果有其他律师事务所签订聘用合同,仍然可以执业,但他们会在背后捣鬼,给相关律师事务所施压。维权的话也起不了作用,即使看着好像有路可以走,但司法局不会给你任何结果。通过正常法律途径无法达到维权的目的。”

现实中,被司法行政部门注销律师执业证的,几乎都是因为司法行政部门设置阻碍,而无法办理转所手续的维权律师。2019年,北京市司法行政机关将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从律师管理网络平台非法移除,导致刘晓原无法网上启动转所手续,同时对同意接受刘晓原的律所加以威胁。2019年6月14日,司法当局终以“六个月内无律师事务所接收”的理由注销了刘晓原的律师执业证。刘晓原随后申请行政复议并提起行政诉讼,均石沉大海。

陆晓忠是一名“血艾”受害人,发展为二级残疾,因维权长期被当地政府打压、看管。图中为拦截陆晓忠外出的政府车辆。(知情人提供/大纪元)

血艾受害者被非法看管

另外,本台获悉,此前因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的受害人陆晓忠,近日被软禁在苏州第五人民医院内,原因不明。

有知情人士透露,“6月15日10点左右,国保和警察带着十来个人闯进病房,搜走了陆晓忠的身份证,并抢走了手机,陆晓忠又一次(被)二十四小时看管起来。”

疫情期间,医院除了医护人员和陪护,不允许其他人员进入病区。但在陆晓忠被看管期间,院方为了配合国保和警察,放任社会人员随意进入病房。看管人员还会每天给他不停地拍照并上传领导,目前陆晓忠身心状况堪忧。

陆晓忠身患重度血友病,曾长期使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凝血第八因子”。因产业上游血源污染,陆晓忠于2004年被确诊染上艾滋,免疫力每况愈下。由于长期服用的抗艾滋药物的副作用,陆晓忠出现严重肢体残疾,2010年已是三级,并不断加重。

知情人士说,当局一次次加强对陆晓忠的管控。每逢官方重大节日,陆晓忠就会被控制,以防上访。

多年来,陆晓忠前往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等地上访维权,但法院均不受理。2016年4月,他在上访期间被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打手殴打,腰、背多处损伤。被打后,陆晓忠放弃了上访的念头,专心看病。

本台致电看管陆晓忠的苏州第五人民医院医务科、虎丘区信访局长娄锴,但均无人接听。此外,在向东渚街道信访办工作人员询问陆晓忠近况时,对方表示:“我不太清楚。”

陆晓忠本人也透露,被非法看管原因不明,但疑似与他转发苏州红十字会公布捐款款项的内容有关。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