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苹果被埋葬,但种子在人们心中会再发芽”

滚动 港澳台 不平则鸣

香港亲民主派报纸《苹果日报》多名高层6月17号被警方依“港区国安法“拘捕,并遭冻结相关银行帐户与资金导致报纸被迫停止营运后,6月24号出版的报纸成为绝唱,终结26年的历史令人悲愤。

港版苹果日报6月24日出版最后一期出版100万份后结业

港版《苹果日报》最后一期印刷一百万份停刊版作为回馈,这破纪录的印数未及市民热情,报章迅速被港人抢购一空。香港今日大雨,不少港人还是冒雨高举香港  « 苹果日报 » 最后一期,头版大字为“港人雨中痛别,我哋撑苹果” 的报纸,在苹果日报大楼前高呼,“撑苹果,撑到底“,然后鞠躬致意。

无国界记者组织指出,勇于批评北京政权的港苹遭致而死,新闻自由正被扼杀;令人悲愤。

”苹果被扼杀,但并非完全绝望“

香港前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廷告诉本台,香港新闻自由自我审查从去年国安法通过后已经开始,但她认为,虽然苹果结业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虽然苹果被扼杀了,但也并非完全绝望,因为苹果被埋入地下,但它依然在人们心中,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再长出来。

麦燕廷说:“很多人都认为《苹果日报》关门停刊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这就是新闻自由的时代,就是记者在报道时只需要报道事实,不用管事实本身是否有政治含义。从去年开始 ,包括苹果日报本身也承认对那些以前敢用的标题,现在都不再会用。比如之前在7.1游行时,在头版头条可以写”七一街上见!“  但去年以后就不再这样写。所以其实可以看出他们其实也已经有所收敛,但是收敛的步伐还是赶不上掌权者,所以最后还是要遭遇停刊,这样他们才可以放心。如果掌权者要采用这样的一个手段,冒着被指责为”因言获罪文字狱“还是坚持这样做,那就表明新闻完全自由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新闻自由完全消失了呢?

”自由的种子埋在人们心中”

麦燕廷分析认为并非如此,还是有希望存在。她指出:“有两幅非常有意义的漫画,内容大概是说,现在把苹果埋葬了,但它在土中变成了种子,还是会发芽。现在把苹果埋了,但是自由的种子还是在人们心里,有适当的土壤的时候,还是会出来和发芽。“ 所以她认为:”苹果日报的确停刊了,标志着新闻完全自由的时代结束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这就是香港新闻自由的末日。不少人还在努力,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新闻自由和其他的人权自由一样,并不是天经地义地存在,而是需要争取的,如果不争取就没有,如果争取,起码可以有对抗。她说:“我觉得香港人在这个方面从来都没有缺失过,香港人还是觉得,如果你认为这是对的,就应该坚持,如果你认为讲真话是应该坚持下去的,就应该继续坚持。“

让人又爱又恨的“苹果”

中央社报道指出,1995年6月20日创刊的苹果日报,可说是两岸四地一家令人又爱又恨的报纸。许多达官贵人、影视红星、乃至于三教九流的檯面上人物,无不对这家擅长挖掘隐私、猎奇跟拍的报纸,咬牙切齿;然而寻常百姓,却又从它耸动吸睛的标题及赤裸写实的图片,趋之若鹜。对苹果日报咬牙切齿者,可谓族繁不及备载,其中包括长年被苹果日报攻击、如今透过“港区国安法”将手伸进香港的中共。然而,正是港区国安法的利爪,不但让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锒铛入狱,金流更被斩断,报社熄灯关门便成为意料中事,更是各界预想到的最坏结果。

传奇人物黎智英

« 苹果 »的命运与其创刊人黎智英紧密相连。

1960年,年仅12岁的黎智英因家里需要钱,只身携带1元钱从大陆经澳门偷渡到香港当黑工。1970年代后期从纺织业发迹。他在1981年创立知名服饰品牌佐丹奴(Giordano),靠着“任试任换,完全不用理由“的揽客手段在港台及中国快速崛起。1989年六四事件后,黎智英不但免费赠送20万件T恤给上街声援的香港民众,更于1990年在自己刚创立的壹週刊上,公开批评执行六四镇压的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 为此,中国当局一度下令关闭境内所有的佐丹奴门市,导致黎智英退出佐丹奴,将腾出的资金转投当时百花齐放的香港报业,成立苹果日报,并于1995年6月20日创刊,立刻有如一块巨石投入水中,在香港媒体业激起了阵阵涟漪,以至于滔天巨浪。

当时的香港人,首先很难想像怎会有人用水果的名字为报纸命名。黎智英解释说,“假如夏娃当初不是咬了禁果一口,世上就没有罪恶,也没有是非,当然也不会有新闻“。

在香港,苹果日报创刊后即对港府及建制派采取批判态度。在1997年香港主权转移中国后,苹果日报经常公开号召港人上街,参加反对北京及港府的政治性游行及集会。 这让苹果日报不但长年不为中共所喜,更因黎智英越来积极投入香港民主化运动─特别是2014年的“占中”及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过后,不但让他官司缠身,苹果日报更一举成为中共非拔除不可的眼中钉。

尽管黎智英于2014年12月辞去苹果日报社长及壹传媒董事长职务,但港府对苹果日报施加的压力与日俱增。2020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的实施,可谓拉响了苹果日报生存的警报。由于黎智英早已被北京列为“乱港首恶”,苹果日报处境愈加艰险。同年8月10日,黎智英等人被港警国家安全处以违反港区国安法为由逮捕,苹果日报大楼更有近200名港警登门搜查。

 今年6月17日,港警国安处进一步以违反“港区国安法“为由,逮捕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营运总裁周达权及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副社长陈沛敏、执行总编辑张志伟等5人,同时更出动逾500名港警搜查苹果日报大楼,带走38台电脑。   同一天,港府使出杀手锏,不但冻结苹果日报等3家关系企业共港币1800万元的资产,更下令香港各大银行冻结这3家企业的所有资金往来,彻底斩断苹果日报的金脉,成为压垮苹果日报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央社评论称, 苹果日报始于商业娱乐,却在26年后终于政治强压而非市场竞争。这段过程,可说让外界充分看清了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从“制度”的制,演变成“控制”的“制”。

黎智英本人在2020年6月接受专访时曾表示:“苹果步入25年,可能是苹果最危机的时期,因为我们创办苹果,就是因为要保留香港的言论自由,我知道会很困难,将遇到很多阻碍和打压,但从未想到25年后的今天 ,我们会遇到国安法,这个绝对打压的危机。可能我会入狱,这是很大改变,可能甚至会有比入狱更严重的后果,这个改变我没有办法预期,希望我的子女和太太不要受到我的影响,因为说到底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如果需要,香港没有自由法治,他们可以离开香港,留在这里做顺民,做奴才;没人会选择做奴才这个角色,我会选择留到最后。 ”

黎智英近期才因2019年在香港参与3场“未经授权”的撑民主抗议活动,被判刑长达20个月,目前身上还背负其他6条罪名,其中两项可能会让他面临终身监禁的命运。

 港版《苹果日报》结业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普遍认为香港言论自由受到打击,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香港是法治社会、不是法外天堂,“新闻自由不是免罪牌,反中乱港没有法外权”。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