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苹果日报》停刊 是世界失去了香港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香港《壹周刊》在当地时间6月23日宣布将结束营运,香港《苹果日报》同日下午也宣布,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24日凌晨即时停止运作,网站也实时停止更新,24日出版最后一份实体报纸。这间有着26年历史的香港大型亲民主派媒体步向终点,也被外界视为香港新闻自由及香港民主自由的终结。用台湾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的话说,“香港走到今天的境地,(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份报纸。是这个世界也正在失去香港,看着她被扭曲成别的样貌。”

香港《壹周刊》在当地时间6月23日宣布将结束营运,香港《苹果日报》同日下午也宣布,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24日凌晨即时停止运作,网站也实时停止更新,24日出版最后一份实体报纸。这间有着26年历史的香港大型亲民主派媒体步向终点,也被外界视为香港新闻自由及香港民主自由的终结。用台湾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的话说,“香港走到今天的境地,(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份报纸。是这个世界也正在失去香港,看着她被扭曲成别的样貌。”

变味——七天内的翻天覆地  

自从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去年因涉嫌违反《国安法》被捕后,政界一直有“《苹果》过不了七一”的说法,香港《苹果日报》翻天覆地的转变仅在一周内发生,虽在意料之中,但一切发生得非常仓促,又出乎预料之外。

一周前的6月17日,香港国安处逾百名警员以国安法之名大举搜查壹传媒总部暨《苹果日报》报社、拘捕五名高层,短短7天,公司资产遭当局冻结,旗下刊物及平台相继被迫关闭。

香港《苹果日报》23日宣布结束的消息,向读者道别:“《苹果》及《壹周刊》感谢读者、订户、广告客户及香港人一直以来的厚爱和支持。在此别过,珍重。”此消息一出,震撼各界,也让不少港人相当不舍。

香港《壹周刊》社长黄丽裳亦在向读者告别的文章中写道:”相信大时代下已到临终点前,目前只能做好撤退的事。享受过做新闻的自由就无悔了”。

停刊前夜,许多民众冒雨聚集在香港《苹果日报》的大楼外,手持开启手电筒的手机,对着大楼挥手,向大楼内的员工高喊“加油”;大楼内的员工也以相同的方式致意,一同向《苹果日报》道别。

而最后一版《苹果日报》印刷量创历来最高记录,达到100万份,是平日印刷量的10倍,也着《苹果》对香港和新闻自由不舍的最好证明。   

对于香港《苹果日报》停刊,台湾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23日晚间在脸书发文,写道:“香港失去的远超过一份报纸”,他提到,香港《苹果日报》网站午夜就停止运作,(报纸)确定24日发出最后一刊后就停止运作,表示这是因为港府动用《国安法》对港苹冻结资产。林飞帆表示,“香港走到今天的境地,失去的不只是一份报纸;而今天,这个世界也正在失去香港,看着她被扭曲成别的样貌。”他还在文章中说:“如果我们这一辈台港的行动者有什么共同的愿望,我想会是在我们有生之年看到,香港人能回到一个自由的香港,台湾能够抬头挺胸行走在世界上不再被打压……”此话引起不少港人共鸣与不舍:“没有苹果日报的香港不再是香港了“。

较量——新闻自由竟输给国安口号

英美等国家与国际人权、新闻自由组织谴责中国与港府迫害新闻自由,北京与香港当局则坚持打击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为,旨在“保护绝大多数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自由,包括新闻自由”。香港政府与警方始终认为,对壹传媒和香港《苹果日报》的执法行动与新闻自由无关,并指责壹传媒以新闻机构之名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工作。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对此表示,这个不幸的事件不仅敲响了香港新闻、出版、言论自由的丧钟,同时也让国际社会见识到,极权专制的中共政权为打击异己,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手段。陆委会强调,人类追求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不会被历史终结,但历史将永远记载当权者打压自由的丑陋面目。

对于香港《苹果日报》停刊,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发声明表示,“苹果日报被香港当局强迫停刊,是对香港言论自由令人不寒而栗的重击”。拉布强调,“国安法下的权限很明显被用作限制自由、惩罚异议,而不是维护公共秩序的工具”。

欧盟发言人发表声明表示,香港苹果日报停刊清楚地表明,北京强加给香港的国安法是如何被用来消除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苹果日报停刊严重伤害了新闻自由和多元化,这两者对任何的开放和自由的社会都至关重要。”声明说,“新闻自由被侵蚀,对香港成为国际商业中心的期望有害而无利”。

国际特赦组织亚太地区主任亚米尼∙米什拉发布声明说,“香港苹果日报被迫停刊是香港最近的新闻自由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米什拉表示,该报是因刊登批评政府的文章而被政府出手关闭的,这也是对新闻自由不能接受的攻击,抓捕苹果日报高管、扣押新闻材料、冻结报社资产让在香港营运的所有媒体都不寒而栗。同样令人震惊的是香港读者能看到的新闻现在也受到政府的有效管制,就像中国大陆的人民一样。米什拉强调,“当局利用国安法进行镇压深刻揭示了该法的压迫性本质”。

香港记者协会副主席陈朗昇表示,“我们呼吁政府兑现捍卫新闻自由的承诺,让新闻从业人员在服务香港时内心没有恐惧”。陈朗昇指出,“如果写文章会有后果,我们就会非常忧虑。我担心这会让社会感觉,至少我现在这样感觉,民众会因为他们所写的文章而被投进监狱。”这将导致对香港言论自由的严重关切。

命运——黎智英:我的推文是“颠覆证据”?

犹记得,黎智英曾在去年6月说过的一番话,“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援引专家的话称,根据拟议中的《国家安全法》,我的推文是‘颠覆证据’,这甚至是在全国人大正式批准该立法之前。我一直在想,也许有一天,我会因为出版报纸或者呼吁香港民主而入狱。但是就因为几条推文,就因为据说它们会威胁强大中国的国家安全?就连我也感到大开眼界。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人可以畅所欲言,而这部法律将在言论自由方面重塑香港,使这里变得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

《苹果日报》宣布停运的第二天,不出所料,《环球日报》即撰写文章“港媒:《苹果日报》停刊是咎由自取” ,并在中国的社媒平台上铺天盖地的散播开来,以“港媒”作笔名、幸灾乐祸般肆意指责着《苹果日报》:“一路走来恶行累累,破坏新闻界风气,更破坏香港法治,同时鼓吹外国制裁香港以及国家,走到今天的地步是咎由自取”。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