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与武毒所合作密切的德萨克决定回避溯源工作

滚动 生活健康

和中国武汉病毒所合作关系密切的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总裁德萨克原是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成员之一。委员会日前确认,德萨克已退出委员会有关病毒起源工作组的调查工作。

与武毒所合作密切的德萨克决定回避溯源工作

和中国武汉病毒所合作关系密切的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总裁德萨克(Peter Daszak)原是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成员之一。委员会日前确认,德萨克已退出委员会有关病毒起源工作组的调查工作。委员会更呼吁,美中两国科学家都应透明且充分配合国际调查。

有人撰写关于新冠病毒可能因实验室意外泄露的研究论文,就可能登不上包括《自然》(Nature)和《柳叶刀》(The Lancet)在内的西方科学和医学期刊?这样的抱怨与指责,日前曾在西方生物科学界中出现,尽管《自然》与《柳叶刀》都否认这样的质疑,不过,为了维持科学期刊的权威性,他们已展开自清行动。

德萨克退出《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The Lancet COVID-19 Commission)或许可以被视为是这种自清行动的一个例证。

《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旗下有十二个工作组,这个主要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UNSDSN)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共同主持的机构近来宣布,德萨克已经回避委员会有关疫情起源的工作。

德萨克本人提出回避

究竟是德萨克主动申请回避?还是应委员会的要求而退出? 《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秘书处回复自由亚洲电台查询的电邮中指出:“委员会的相关技术工作将由独立专家进行,而他们并未直接参与正受审查的美中研究活动,德萨克本人决定回避有关病毒起源的工作。”

英国籍的德萨克领导美国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领取美国联邦政府的预算至少1亿2300万美元,其中,又有至少170万美元是专款用在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新冠病毒的研究。他也从不隐瞒自己和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合作多年。

外界质疑,他和中国过从甚密的关系,在溯源调查上有利益冲突。

2021年2月在中国武汉调查新冠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成员德萨克(Peter Daszak)(美联社图片)

美国学界的良心呼喊

生物科学界的尖端研究,尤其是饱受争议的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ain of function)究竟和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有没有关联?

《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也开了第一枪,敦促美中两国参与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应该充分、透明地解释他们的工作性质。

这个委员会的主席萨克斯(Jeffrey Sachs)22日更在知名网站《评论汇编》期刊(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出,当前两个主要假设,一是病毒来自然界,从农场或是市场中的动物传播给人的自然事件;第二个则是在研究类SARS病毒时而引发的感染。

萨克斯是知名的经济学者,也是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产中心主任,他认为,“两种假设—也就是自然形成的人畜共通疾病和研究相关引起的感染,在科学调查阶段都是可行的,但这都需要美国和中国两国政府透明且充分地配合国际独立调查;同时,科学家、政治人物和专家们也应该承认,目前这两个假说都普遍存在不确定性。

他在文章中还指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尚未充分披露资助和支持武汉病毒所从事的实际研究的内容。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美联社图片)

萨克斯说,追问病毒起源,不是为了某个政府,也和地缘政治无关,更不是为了指责中国或是为美国开脱。

截至发稿,萨克斯没有回复记者提出的置评与采访的请求。一些美国科学家则认为,他的文章客观且公允。

学者:美国国会应展开调查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告诉本台,中国不配合溯源调查,美国其实可以自己进行调查。

“(生态健康联盟和石正丽合作研究蝙蝠多年),他们的研究成果是什么? SARS病毒、这次的新冠病毒还有相关的病毒数据在哪里?他们的电脑系统里一定有纪录,而拿联邦政府预算补助的这间机构,难道可以不公开吗?”埃布赖特向记者提出了一堆的问题。

他也再次强调国会有权力、更有责任主动介入调查疫情起源,关键必须两党一致合作。

按照美国的相关法律,国会调查与传唤运作机制,在联邦众议院,相关委员会需要得到众院议长授权,才能成立调查小组。

截至发稿,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办公室并未回复本台的置评询问。

在披露研究资讯这方面,萨克斯和埃布赖特的观点相似。萨克斯在文章中说,所有实验室的电脑和其它相关信息应由从事这个研究项目的中美科学家公开,供独立专家进行详细审查。

至于备受争议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石正丽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已经否认了她有从事这样的实验。

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露的说法仍是焦点(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不过,曾和石正丽合作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瑞克(Ralph Baric)2016年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撰写的报告中就警示,石正丽提供的WIV1-CoV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可在人类呼吸道与体内迅速增生。在缺乏疫苗与药物的情况下,从事有关嵌合体的研究(chimeric studies),有安全风险。

而萨克斯则在文章中指出,一些科学家认为,有关嵌和体的研究,符合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的性质。

萨克斯作为经济学者,他在文章最后指出,只有美中两国公开透明且充分合作,配合独立的国际调查,“我们才能知道,究竟这次的疫情大流行,是不是一个由美国政府资助、使用美国科学家的研究方法,在中国的实验室进行的研究泄露而导致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