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康奈尔大学香港学生:为什么要抗议康奈尔与北大的双学位项目

滚动 港澳台

尽管遭到多个师生团体的反对,美国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和中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双学位硕士项目仍获得通过。自今年6月19日以来,有学生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连日贴出大量反对这一项目的文宣品。

韦森特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张贴的文宣品

尽管遭到多个师生团体的反对,美国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和中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双学位硕士项目仍获得通过。自今年6月19日以来,有学生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连日贴出大量反对这一项目的文宣品。6月21日,本台记者孙诚对这些文宣品的制作和张贴者、来自香港的康奈尔大学学生韦森特(Vicente)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了他这样做的原因和遇到的困难。

2021年5月28日,康奈尔大学官网发布的关于批准该校酒店管理学院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双学位合作项目的新闻稿。(来自康奈尔大学官网)

记者:最近,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和中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双学位项目已经被通过。在此前几个月,也有不少媒体报道了康奈尔大学师生反对这个项目的事。能否介绍一下此前这个项目在康奈尔校内遭遇反对的情况呢?

韦森特:康奈尔大学与北京大学的双学位课程合作项目在我校已经遭到了大量的反对声音,包括学生民选出的学生会(Student Assembly)以及教职员议会(Faculty Senate)都已经经过投票表明反对这个项目,也有很多名政治学的教授公开解释他们为何认为学校应该停止这个项目。然而,学校的管理层却完全没有聆听我们的声音,仍然坚持继续强行推动这个项目。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民主的行径,甚至是让我联想起当年香港政府如何漠视民意强推送中法案那样。

记者:那么,你自己为什么要站出来反对这个双学位项目呢?

韦森特:我认为在美国这一个民主的国度,无论是国家政府还是学校管理层都应该有义务要去聆听人民的声音,因此我觉得整座学校每一个人都应该要站出来反对学校管理层的这种漠视民意的作法。我认为跟北京大学合作将会使学校牺牲我们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中国共产党,人所皆知,是一个极力打压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暴政。

韦森特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张贴的文宣品。(韦森特提供)

记者:在你看来,这个项目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呢?

韦森特:中共自然不可能让这个合作计划里出现任何他们不想看到的内容,这就迫使康奈尔大学必须妥协放弃我们的学术自由。中共甚至有可能利用这个合作计划作为一个筹码,利用金钱的力量来威迫康奈尔大学禁止校内任何反对中共的声音,把所有提及维吾尔种族灭绝或者西藏香港等人权问题的教学内容删除,甚至是直接打压像我这样的反共异见人士。当然,康奈尔大学官方承诺了不会牺牲到学校的学术自由,但到时他们是否真的能遵守承诺,没有人能够肯定。

韦森特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张贴的文宣品。(韦森特提供)

记者:对于你来说,香港人这样一个身份,是否和你站出来反对这个项目有关呢?

韦森特:北京大学位处中国,任何的收入来源都肯定是要交税给中国政府的,所以跟中国的大学任何有金钱关系上的合作,都是在间接资助中国共产党打压人权,资助中国共产党种族灭绝维吾尔人,资助中国共产党残杀香港的抗争者。我作为一个康奈尔大学的学生,自然要交学费给学校,如果我的学校把我的学费用在资助中国共产党,我岂不是在间接资助中共给香港警察买更多催泪弹、水炮车,资助中共残杀我自己的手足?这是我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事。

记者:在抗议这个双学位项目的过程中,你具体做了什么事呢?

韦森特:考虑到中共如何长期利用教育作为洗脑人民的工具,我担心这个合作计划会让更多康奈尔的学生遭到中共的洗脑。我现在在学校贴的支持香港抗争的文宣,已经是每天被支持中共的小粉红不停破坏撕走。如果更多康奈尔学生受到中共的洗脑的话,我担心情况只会恶化,有更多中共的支持者打压我们身在美国的言论自由,甚至会威胁到我以及其他反共朋友的人身安全。我在香港已经失去了我的言论自由,使我被迫流亡海外无法回家,我不想连在美国这个自由国度也要失去我的言论自由,不要仅仅因为我反共的言论和思想而安全受到威胁。

韦森特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张贴的文宣品。(韦森特提供)

记者:除了你之外,目前在学校里还有人和你一起进行反对这个双学位项目的活动吗?

韦森特:正如我刚才说过,学校的学生会和教职员议会都已经投票反对这个项目,也有很多教授发声解释为何他们反对这个项目。我身处的一个校内组织,叫作康奈尔东亚自由协进会(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East Asia Liberty, 简称SPEAL),里面大部分会员也跟我一样反对这个项目。

记者:你刚刚提到,你在学校里贴了很多反对这个项目的文宣品。这些文宣品的内容是什么呢?在贴文宣的时候,是否有人和你一起行动呢?

韦森特:暂时,就只有我一个用在校内张贴文宣的方式去表达对这个合作计划的反对。这几天,我在康奈尔的校园内外张贴了接近一百幅文宣,上面写着:“反对与北京大学的双学位课程,康奈尔不可以为利益而牺牲我们的言论自由”。即使在暑假不多人身处校园的情况下,短短两天内就已经有大量文宣被撕掉了,尤其是围绕著学校管理层所在的大楼外的那些文宣,几乎全部遭到撕走。

韦森特在康奈尔大学校园内张贴的文宣品。(韦森特提供)

记者:在这之后,你有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呢?

韦森特:我会继续保持著撕一贴百的精神,继续贴这些文宣,继续到下个学期,直到学校撤回这个计划的那一天。在未来的这个学期,如果学校还没有撤回这个计划,我打算跟我组织的朋友一起发起更多的行动,包括在学校里举行抗议集会等等,总之一定要让学校管理层聆听到我们的声音,给他们足够压力,迫使他们必须撤回这个计划,并且终止其它跟中国的大学的合作。我们不能再跟中共这个邪恶暴政进行任何合作,直到中共暴政倒下的一天,直到中国人民得以享受自由的一天。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伊萨卡连线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