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政府牵头重塑供应链 实施效果待考验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拜登政府近日公布了一揽子政策,旨在解决关键领域供应链的脆弱性,鼓励制造业回流美国,以确保国家经济安全。分析指出,政府的投入有利于重建供应链韧性,具体实施效果还有待考验。

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罗斯福厅在线参加半导体和供应链复原力CEO峰会时,举起一块硅片(2021年4月12日)。

拜登政府近日公布了一揽子政策,旨在解决关键领域供应链的脆弱性,鼓励制造业回流美国,以确保国家经济安全。分析指出,政府的投入有利于重建供应链韧性,具体实施效果还有待考验。

新冠病毒大流行揭示了美国供应链的脆弱性,为抑制疫情而采取的封锁阻碍了货物的跨境流动,医疗等关键物资的短缺在美国造成了生命财产损失。

但在此之前,随着美中紧张关系持续升级,供应链已经成为地缘政治的一部分。中国在原材料、电池等关键产品的全球供应链上占据主导地位,令人们担心北京将继续利用经济杠杆实现地缘政治目标。

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全球供应链管理主任维亚斯(Nick Vyas)告诉美国之音:“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大部分供应链节点被外包并转移到亚洲,主要是转移到中国。企业和供应链网络专注于优化成本,从而失去了对弹性、可持续性和国家安全的关注。”

对内加强投资

为了促进关键供应链的回归,拜登政府本月初公布了供应链脆弱性百日审查报告。这份250页的报告对美国在四个关键领域的供应链脆弱性进行了全面审查,涉及半导体、药物、关键矿物质和大容量电池。

白宫在这份总结报告中指出:“虽然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放大了供应链问题,但几十年的投资不足以及一些公共政策决定导致多个行业和诸多产品都面临供应链脆弱问题。”

报告还称:“与此同时,评估结果显示美国完全有能力保持和加强在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并且能够在关键行业和价值链体系中重建美国的生产能力。”

总体而言,为解决上述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脆弱的问题,拜登政府将牵头加大资金投入,支持关键药物和先进电池的国内生产,加大对关键矿物的国内开发,与盟友合作解决半导体供应短缺问题,并增加国内芯片产量。

报告还表示,美国商务部长、交通运输部长和农业部长将组建一个供应链工作组,专注解决美国在过去几个月出现的供需不平衡问题。

华盛顿智库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赖因施(William Reinsch)表示,报告体现政府决心在供应链问题上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这有助于恢复美国供应链弹性。

他在分析报告中写道:“政府在促进重要领域的研究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有必要,促进在岸生产或基于与可信赖伙伴的关系发展安全的供应链。美国以前就这样做过,而且很擅长这样做。如果处理得当,结果将是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和更安全的美国。”

在中国与美国竞争下一代技术主导地位的背景下,该报告的大部分内容直指中国的优势领域,其中与中国相关的词出现超过500次,要求打击北京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加强美国本土生产。

分析普遍看好在美国政府主导下加大关键领域的资金投入,并督促尽快就如何调整和安排供应链上的投资提供明确方向。由于报告拟定政策的实施还处于早期阶段,最终效果还有待观察。

奥巴马政府的前亚洲问题专家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告诉美国之音:“百日审查的范围和雄心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考虑到政府官员被赋予的时间有限。报告正确地指出,国内经济的强劲和韧性是国家安全的基础。”

专家指出,美国不可能也不适合生产它所需要的所有产品,在重建供应链的过程中,理想的方式是确保关键产品的国内生产能力,并多元化供应来源,这要求在“美国制造”和经济多边主义之间找准界限。

加强药物的本土化制造是白宫报告的重点之一。美国将组建一个公私联合体来生产50-100种关键药物,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将为此投入6000万美元。

致力于解决药物短缺和质量控制问题的美国非盈利性组织Civica Rx的发言人福特(Debbi Ford)表示,多样化供应链是一件好事,但需要注意如果药品生产集中在一个地方,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福特告诉美国之音:“目标是让更多而不是全部的生产回到美国,并确保美国的药品供应链不会导致基本药物的持续短缺,并能应对全球公共卫生紧急情况,如大流行病。”

对外联合盟友

相比前任特朗普,拜登更强调北美内部协作的重要性,这有助于供应链的优化整合。今年3月,拜登已经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同行达成协议,合作解决供应链安全问题。

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组织的北美自由贸易区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三边运输距离比亚洲供应商的更短。新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还引入了三边竞争力委员会,指导区域内价值链的有效发展。

经济学人智库商业和法规专家特瑞迪 (Andrew Viteritti)在近日公布的一份有关北美供应链回迁前景的报告中写道:“北美拥有若干优势,包括多年的经济一体化、庞大的自由贸易区、行程时间短以及在USMCA下进行政策协调的新机会。”

美国经济的快速复苏也增强了北美合作的理由。经济学人智库近日预计,美国经济将在2021年下半年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实际GDP增长率将跃升至6%,在2025年前平均年增长3%。

同时,墨西哥的生产成本远低于美国和加拿大,并在中国的人力成本在过去几年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保持稳定,即使与东南亚的低成本生产中心相比,也仍保有竞争优势。

不过,专家特瑞迪也指出,由于亚洲成功地缓解了新冠疫情对生产的干扰,其便利、成熟和低成本的制造能力仍然在全球具有吸引力,至少在中期内,供应链还不会大幅迁出亚洲。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提到,供应链重组是一个长期工程,拜登政府正寻求与更多盟友合作以优化供应链。

她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拜登将设法创造一个远离中国供应链的大规模重新洗牌。为了使这一行动有效,美国需要让更多国家加入进来,这解释了拜登最近的一系列国际访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