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步步为营 美检察官为立案起诉“誓言守护者”创始人而努力

滚动 推荐 国际

斯图亚特·罗兹(Stewart Rhodes)正在感受到步步逼近的压力。在3月23日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检察官透露,罗兹与一个名叫凯利·麦格斯(Kelly Meggs)的“誓言守护者”打了一个持续97秒的电话。9分钟后,麦格斯帮助领导了一群“誓言守护者”,以军队式的方式突破警方封锁,冲入了国会大厦。

资料照片:“誓言守护者”的创始人斯图亚特·罗兹在华盛顿白宫外的集会上发表讲话。(2017年6月25日)

斯图亚特·罗兹(Stewart Rhodes)正在感受到步步逼近的压力。

“我可能很快就要进监狱了,”这位“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的创始人最近在德克萨斯州美墨边境附近举行的一个共和党集会上宣称。“不是因为我实际上做了什么,而是因为罗织的罪行。”

罗兹有关他可能会因在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中扮演的角色而入狱的预测是在检察官提供了他与冲击国会事件有关的新证据之后做出的。这次事件导致包括一名国会警察在内的五人死亡。

在3月23日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检察官透露,罗兹与一个名叫凯利·麦格斯(Kelly Meggs)的“誓言守护者”打了一个持续97秒的电话。9分钟后,麦格斯帮助领导了一群“誓言守护者”,以军队式的方式冲入国会大厦。

虽然联邦检察官没有透露他们是否知道这通电话的内容,但他们把这个电话作为“誓言守护者”串谋推翻2020年11月总统选举结果的“实质证据”的一部分。

联邦控罪

自近800名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国会大厦以来的三个月里,联邦检察官对大约一半与这次袭击有关的骚乱者提出了指控。

其中包括12名“誓言守护者”成员。这是美国最大的反政府民兵组织之一。这八名男性和四名女性被同案起诉,罪名是串谋使用武力阻止国会认证当选总统拜登赢得选举人团票。

梅格斯是“誓言守护者”在佛罗里达州的领导人,他被指控与“骄傲男孩”(Proud Boys)和“百分之三者”(Three Percenters)组织的成员协调了这次袭击,然后带领一队带有准军事装备的人闯入国会大厦。

另一位来自佛罗里达的“誓言守护者”成员格雷顿·杨(Graydon Young)据称为自己和其他人安排了武器和战斗训练。第三个关键人物、俄亥俄州的民兵组织领导人杰西卡·沃特金斯(Jessica Watkins)据称招募了一些成员参加这次行动。她对其中一个说:“我需要你在就职典礼前具有战斗力。”

“一号相关人”

最近几周,随着检察官们集中精力查明并起诉国会攻击案的策划者和来自极端组织的关键参与者,这起案件变得更加重要。然而,罗兹特别引人注目的没有出现在这个案子里。他从2009年创建“誓言守护者”以来就一直领导这个组织。

担任过陆军伞兵并从耶鲁法学院毕业的罗兹作为“一号相关人”(Person One)第一次出现在法庭文件是在1月底,当时12名“誓言守护者”成员中的前三人被指控犯有串谋罪,而且检察官提到了罗兹1月4日在这个组织的网站上发出的战斗号令。

随着调查人员继续调查罗兹在围攻国会大厦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他们公开了这位“誓言守护者”的领导人与其下属之间此前不为人知的一系列通信联络。前联邦检察官、现为祖克曼-斯佩德律师事务所(Zuckerman Spaeder)合伙人的艾谭·戈尔曼(Aitan Goelman)表示,检方没有将罗兹列入串谋指控的名单,可能意味着他们已经判定,他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给他定罪。

“他们可以显示,他参与了其中,他在与袭击国会大厦的人沟通,他就在那里。(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罗兹是串谋、也就是同意冲击国会大厦的一部分,”戈尔曼说。“也许他们有证据。也许这就是即将要到来的。但他们还没有透露这一点。”

另一位前联邦检察官、现为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教授的吉米·古如雷(Jimmy Gurulé)说,检方看起来正在有条不紊地建立针对罗兹的案子

他说:“他们正在通过手机通讯一点一点地收集证据,观看可能成千上万小时的录像,把这些细节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我认为最终将把斯图亚特·罗兹包括在内的串谋案。”

古如雷说,要以串谋罪起诉罗兹,检方需要有证据证明他与下属同意对国会大厦实施攻击。

“罗兹并不一定要本人在国会大厦现场参与围攻。他所要做的就是同意(这样做),”他说。

罗兹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他没有回复美国之音要求置评的多封电邮和短信。

司法部的一位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秘密通讯

直到最近,人们对罗兹在1月6日的活动知之甚少。但在最近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检方披露了12名被起诉的“誓言守护者”的大量沟通信息,这些信息将他置于这起行动的中心。

3月初,检方透露,在加密信息应用程序Signal上存在一个聊天群。他们说,罗兹和他的追随者在冲击国会事件发生之前、期间和之后,都曾利用这个群进行秘密的通信联络。

在一个名为“华盛顿特区行动:21年1月6日”的聊天群中没有注明日期的一条信息中,罗兹建议该组织1月6日到华盛顿时应该带些什么:手电筒、硬手套和头盔;应该避免的是:枪支。他承诺,“我们将在华盛顿特区外有几支装备精良的(快速反应部队),还有很多、很多来自其他组织的人,他们将在外面观察和等待,以防出现最坏的情况,”他写道。

第一批骚乱者在下午2点后不久闯入国会大厦。检方称,虽然罗兹在袭击展开时一直呆在国会山外面,但他绝不是一个被动的旁观者。

下午2点14分,一个负责该组织运作的人在Signal上写道:“他们已在国会大厦占据了地盘。我们需要重新集结所有未参加此次行动的成员。”

据称,罗兹转发了这条信息,并指示说:“到国会大厦南侧台阶上来。”

罗兹随后发了一张显示国会大厦东南侧的照片。不到半小时后,他又发了另一张大楼东南侧的照片,图片的说明是“美国国会大厦南侧。爱国者们正在敲打大门。”

法庭文件显示,大约就在这个时候,麦格斯带领的一队成员从大厦东侧强行进入了国会大厦。

古如雷说,这个发在Signal上的帖子“非常能够显示他有罪。”

“这不仅显示了他对1月6日发生在国会大厦的实时事件的了解,还显示他在指挥他的追随者在国会大厦的活动,”古如雷说。

上周,检察官将两名此前被控的“誓言守护者”纳入到这起串谋案中。

在3月31日取代前项起诉书的最新起诉书中,检方透露,罗兹在1月6日与包括梅格斯在内的三名“誓言守护者”成员以及罗兹任命的另一名负责国会行动的人,至少通了10次电话。

法庭文件显示,在围攻事件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罗兹一直在与他的追随者进行沟通。下午5点50分,他开始用Signal。

“各位领导,确保你的团队成员都在。如果有人失踪,请在这里发帖。”

将近两个小时后,他写了一条很长的信息。

罗兹写道:“爱国者们进入他们自己的国会大厦向叛徒们传达一个信息,这跟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如果特朗普此刻不采取果断行动的话。”

否认策划冲击国会

在上个月的德州集会上,罗兹称对“誓言守护者”和“骄傲男孩”的指控是“迫害运动”,并否认他们参与了叛乱。他说,他们是在现场为特朗普的支持者提供保安。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占领国会大厦,我们早就占领了。那我们会带枪的,”他说。

戈尔曼说,这不是一个有说服力的论点。

“你可以想到很多原因,即使‘誓言守护者’确实计划冲击国会大厦和扰乱议员的计票,他们也不会携带枪支来,因为这可能会使他们还没等到达国会大厦就遭到逮捕,”戈尔曼说。

这12名“誓言守护者”面临五项刑事指控,从串谋到妨碍官方程序。古如雷提到,妨碍官方程序这一项罪名最高可判20年监禁,这个足够长的刑期可能会诱使这些被告对罗兹“倒戈”,并与政府合作。

他说,虽然据了解这些被起诉的“誓言守护者”中还没有人向检察官交代,但“如果其中一个人放弃攻守同盟,同意合作并出庭作证,那么这很可能会打开闸门,其他‘誓言守护者’也可能同意做这样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