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卫生部监察部门要查NIH资助项目,能否有助新冠病毒溯源?

滚动 国际

美国卫生部监察部门宣布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过去几年来的项目资助展开审计调查,其中可能涉及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有关合作。有专家认为,这项审查可以帮助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从与武汉实验室的合作资料中寻找线索。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审查可能更多是为了对联邦资助项目加强审核与监督。

资料照: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国卫生部监察部门宣布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过去几年来的项目资助展开审计调查,其中可能涉及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有关合作。有专家认为,这项审查可以帮助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从与武汉实验室的合作资料中寻找线索。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审查可能更多是为了对联邦资助项目加强审核与监督。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监察长办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本周发布最新的工作计划说,将审查NIH和受资助方在监督与使用联邦资金时是否符合联邦规定。这个卫生部监察部门说,NIH大约80%的资金用于支持研究项目,包括外国机构的研究,而该部门此前发现NIH在监督外国项目资助方面存在潜在风险。

卫生部监察长办公室办公室发言人泰西亚·威廉姆斯(Tesia Williams)在电子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说:“NIH的资助可能缺乏合规和监督,我们对这个问题已关注有些时日。我们认为这是需要引起注意的高级别优先事项,因此决定开展审计工作。”

她说:“我们将审查NIH在2014年至2021年间如何监督受资助项目,以及受资助方和次受资助方如何使用和管理联邦资金。”

联邦部门展开此项审查之际,正值新冠病毒的实验室泄漏说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再次引发人们关注,而NIH与这个病毒研究所进行的冠状病毒研究之间的联系也受到审视。NIH在2014年至2019年间,通过总部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过数十万美元的科研经费,用于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在被问及审计是否涉及给武汉病毒所的资金时,威廉姆斯不予置评。她说:“在发布最终报告前,我们通常不提供审计情况的细节。因此,我们目前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资助争议

生态健康联盟是一个全球卫生非盈利机构,专注于新发疾病。NIH的公开信息显示,从2014年至2019年,NIH向生态健康联盟提供了约370万美元的经费资助,开展名为“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Understanding the Risk of Bat Coronavirus Emergence)的研究。

这个项目包括搜集栖息于中国的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并研究这些病毒传播给人类的潜在风险。武汉病毒研究所是该项目的次资助方。

去年4月,NIH终止了这个研究项目。据美国媒体报道,在项目终止的五天前,NIH院外研究项目副主任曾致信生态健康联盟表示,出于对有关新冠疫情可能来自实验室泄漏指控的担忧,NIH寻求中止武汉病毒研究所参与联邦项目。

在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的说法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后,这项研究也再度引发关注。

今年3月,俄亥俄州联邦共和党参议员乔妮·厄恩斯特(Joni Ernst)致信卫生部监察长办公室,敦促监察长调查对生态健康联盟的资助项目。2月,二十多位共和党众议员也曾要求卫生部监察部门就有关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武汉实验室的担忧展开调查。

隶属于NIH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弗契医生(Dr. Anthony Fauci)今年5月在一个国会听证上证实,在生态健康联盟的为期五年的资助项目中,有约80万美元预拨给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相关合作,支付了大约60万美元。他表示,这是“与非常令人尊重的中国科学家的有限合作,他们都是冠状病毒的世界级专家。”

一些国会议员,尤其是共和党人认为,NIH的资金被武汉病毒研究所用于“功能增益”实验。这种实验的目的是通过增强病毒感染人体细胞和动物细胞的能力,以更好了解这些病毒的潜在风险以及研究可以如何控制这些风险。

弗契在听证会上否认NIH资助武汉的“功能增益”实验。但当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问弗契为何能够确定武汉的科学家不会将资金用于“功能增益”研究时,弗契也承认“你从来无从知晓”(You never know),但他补充说,他相信中国研究人员是“值得信任的”。

相关担忧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冠状病毒研究的石正丽及其同事发表的几篇论文。例如在2017年的一篇论文中,石正丽和同事通过混合几种野生蝙蝠冠状病毒的部分,创造了新的嵌合(杂交)病毒,以研究这些病毒在人类细胞中的感染和复制能力。论文在经费来源部分注明包含来自NIH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项目资助。

石正丽对《纽约时报》说,她所做的不是“功能增益”实验,她的实验室也从未做过或合作过这类研究。

她也一直对新冠病毒是从她的实验室泄露出去的说法予以驳斥。她去年曾对《科学美国》(Scientific America)表示,她将自己实验室搜集的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序列与新冠病毒的做过比对,没有发现一个是匹配的。

新冠溯源

对于新冠病毒的来源,目前尚无定论。世界卫生组织今年3月发布与中国的联合新冠病毒溯源报告说,病毒有可能是由蝙蝠通过另一种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而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被认为“极不可能”。

但是这份报告受到美国等国政府和有关专家的质疑。5月初,18位知名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对所有可能的情况都进行调查,包括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

《华尔街日报》上个月底援引一份此前未公开的美国政府的情报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三名工作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出现类似新冠病毒的症状并需要住院治疗。

几天后,拜登总统要求美国情报界“加倍努力”,在90天内查明新冠病毒是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源自实验室事故。

美国卫生部监察长办公室对NIH资助项目的审计调查也是在这个背景下进行。监察长办公室的工作计划说,审计报告预计将于2022年发布。

罗格斯大学化学与生化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对于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和取证,虽然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但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都是在与生态健康联盟的合作中进行的,美国通过对这个合作项目的资助情况展开调查,可以寻找到一些证据和线索。

他认为,美国卫生部监察长办公室对NIH资助项目的审查是重要的第一步。

他对美国之音说:“生态健康联盟和NIH在其硬盘和申请档案中存有电子和纸质文件,这些资料可能会与SARS-CoV-2(新冠病毒)的源头直接相关。在生态健康联盟和/或NIH存在的直接相关文件包括:资助项目申请表,资助项目进展报告,最终报告以及论文;科学、安全和风险收益审查;原始数据、分析数据和通信往来。”

埃布赖特还指出,“直接相关证据可能包括:不同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声称的,该研究所处理了SARS-CoV-2(新冠病毒)或比他们发布的病毒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或者,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相关实验,这些实验可能导致SARS-CoV-2(新冠病毒)或比他们发布的病毒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的构建;或者记录了2019年8月至11月实验室安全违规情况的证据。”

不过他也表示,对NIH项目的审查不能取代国会的调查。他认为,具有发出传票和召开听证会权力的国会仍然需要启动相关调查。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 MD)则认为,对NIH资助项目的审查可能无法为人们了解新冠病毒的起源提供更多信息。

他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这个审查很可能是为了回应这样的情况,就是NIH用纳税人的钱所资助的研究,可能在生物安全和功能增益限制方面没有受到NIH的充分监管。除了会对今后的资助项目进行更严格的审视之外,我不认为会从这个审查中得到很多信息。”

他认为,新冠病毒溯源非常关键,但是这项工作的很多方面还是要“中国政府停止阻挠混淆。”

北京方面一直否认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泄漏,并称美国在利用病毒溯源问题进行“政治炒作”。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