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假艺术之名,行猥琐之事”:上海艺术馆展品被撤展

滚动 财经科技

近日,上海一艺术馆展出近五千名女生的影像并给她们的外貌打分的展品备受争议。舆论普遍认为该作品公然物化女性,是假艺术之名,行猥琐之事。

“假艺术之名,行猥琐之事”:上海艺术馆展品被撤展

近日,上海一艺术馆展出近五千名女生的影像并给她们的外貌打分的展品备受争议。舆论普遍认为该作品公然物化女性,是假艺术之名,行猥琐之事。有相关人士指出,中国艺术圈内长期盛行低俗之风,而侵犯女性权益的成本极低,也助长了整个社会对女性的羞辱和物化。

从最美到最丑 艺术作品为女大学生打分

OCAT(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上海馆近日展出艺术家宋拓的影像作品《校花》(英文名为“Uglier and Uglier”),引爆网络讨论。此次展出的是宋拓于2013年用录像机偷拍下的一所学校近五千名女生的照片,宋拓依照个人审美将女生从美到丑进行排序,并在长达七小时的视频中从最漂亮到最丑对其进行展示。

宋拓的作品物化女性引来大量网络声讨。有网友批评说宋拓“假艺术之名,行猥琐之事。”

据悉,早在2013年,这个名为《校花》的影像作品就在尤伦斯艺术中心展出过。其传达的自卑、压抑的思想时隔六年仍能激怒每一位观众。宋拓此前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自封是一位女权主义者,并说:“我掏心掏肺地物化你,这也是一种尊重。”

“这要是在国外的话,首先要和当事人谈清楚的,或者把脸打马赛克。如果宋拓把女生的五官照得非常清晰的话,那肯定是有问题的,只能说宋拓心理也有问题,”旅德中国艺术家杨伟东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该件影像作品违背艺术伦理并侵犯肖像权。“像这种不尊重女性的艺术作品也是在钻空子,比如政治的话题没有了,只能做阳光明媚的盆景时,这些人在创作时就会寻求一些小刺激,博得别人的眼球,这样的话他的作品就能得到市场认可。这种小的突破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据多家中国媒体报道,宋拓目前不再专注于艺术创作,而是创立了同名潮牌SONGTA并以此赚钱。此次《校花》再次展出疑似是宋拓企图通过制造公众话题为自己的品牌引流变现。

杨伟东认为,在中国,从艺术家到艺术市场都存在浮躁的心态。迫于自我审查机制,艺术家和艺术作品都无法呈现出应该传达的社会责任感,而是哗众取宠:“我觉得还是教育体制和宋拓的指导老师整体的堕落。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艺术家?”

目前,宋拓及其作品《校花》已遭到多方举报。承展的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6月18日公开致歉,并表示宋拓的作品“立意和英文标题涉及对于女性朋友的不尊重和冒犯,作品的拍摄方式也存在涉嫌侵权等问题。”目前该件作品已被撤出展览,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也进行闭馆调整。

中国美术学院2020年《新生安全知识手册》将“长相漂亮,处事轻浮”列为“女生被性侵害的“自身内在因素”(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物化女性犯罪成本极低

纽约网络活动人士陈闯创认为,仅从宋拓的作品《校花》并不能说整个社会物化女性的风气正在逐渐恶化:“有一些人已经意识到应该平权,有一些人还没意识到。是不是大的主流的风气是物化女性,从这一件事上无法得出结论。但从连续发生的几次事情,我们可以说,中国主流仍然是对性别平等没有意识。”

陈闯创认为,宋拓的作品《校花》多次展出,但在策展的各个环节中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公然物化、侮辱女性是受上层意志的影响。陈闯创说,即使中共当局一再强调消除性别歧视,但中共政治结构本身就是以男权为主体,极度排斥女性,因此,只喊喊平权口号作用不大。

去年10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说,男女平等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但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指数排名, 中国在153个国家中排名第106位。

陈闯创还认为,中国的法律和政策体现了以男权为主的中共意志,因此对侵犯女性权益案件的处罚力度远远不够,才导致类似事件屡屡发生。

近期中国发生的另一个事件似乎也证明中国对侵犯女性权益的行为处罚不严。中山大学学生赵铭晨、钟可立等人,在网络上造谣、诽谤多名女性同学滥交,并伪造裸照和聊天记录。在网络世界里,他将中山大学描绘成一个情色交易泛滥的淫乱场。事件一经曝光,赵铭晨最初仅受到拘留三日的行政处罚,后来社会反响强烈,中山大学才紧急通报对赵铭晨给予开除学籍处分,而钟可立至今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肇事人面临的处罚不痛不痒,而有些被造谣诽谤的女生却陷入重度抑郁。羞辱、物化女性的成本之低令人咋舌。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