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加拿大开始考虑进军外国谍报领域

滚动 国际

加拿大情报界资深人士正公开倡议该国考虑进军一个其迄今为止都只留与他国从事的领域——境外谍报活动。

资料照片: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戴维·维尼奥特。(2019年4月10日)

加拿大情报界资深人士正公开倡议该国考虑进军一个其迄今为止都只留与他国从事的领域——境外谍报活动。

曾担任情报要职的三名退休政府官员本月在加拿大最著名的全国大报上发文表示,加拿大政府应该探索专门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或英国军情六处(MI6)这种机构的可能性。

“加拿大是否是时候发展通过海外人类情报来源收集外国情报的能力了?…可能是时候了。” 这三名前官员在6月11日发表于《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

对加拿大来说,收集外国情报从来不是优先事项,因为加拿大东西两边都是广阔的海洋,南部是友好邻邦,地理位置安全。甚至连铲除加拿大境内外国间谍的工作,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留给了华丽耀眼的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 他们在国际上更出名的是他们的礼服式红色上衣和斯特森帽。

加拿大皇家骑警于1984年卸下了这一反间谍职务,当时加拿大成立了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但即使是该机构也在很大程度上仅限于反间谍角色,其立法授权是“在加拿大境内”运作。

虽然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确实有一些驻扎海外的人员,但加拿大收集到的有关其他国家政府意图的大部分信息来自公共信源、“信号情报”(SIGINT)或电子监控(ELINT)以及来自其外交使团的报告。

它获取所谓“人力情报”(HUMINT)——即通过谍报人员,而非电子监控——的主要途径是它在“五眼联盟”(Five Eyes)中的成员国身份。“五眼联盟”是一个情报分享合作联盟,其他成员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我们也为其他国家所做的事贡献力量,但我们从没觉得有必要自己去做,” 6月11日这篇评论文章的作者之一彼得·琼斯(Peter Jone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说。

“加拿大的盟友们偶尔会抱怨说,我们连(外国情报)机构都没有,所以我们的贡献不够。我认为情况并非如此。” 琼斯说。

但是,他补充说,“我可以想见”,加拿大建立起外国情报收集能力只会改善与盟友的关系。

琼斯是加拿大枢密院办公室安全和情报秘书处的前高级政策分析师,该办公室是为联邦内阁提供建议的高级别机构。其评论文章的合著者是艾伦·R·琼斯(Alan R.Jones)和劳里·斯托萨特(Laurie Storsater),前者是一名退休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官员,曾就职于多个行动策划性和政策性的岗位,后者曾在多个政府机构担任安全和情报工作相关职位。

情报社区公司(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c.)是一家国安事务咨询公司,其驻华盛顿首席执行官格雷厄姆·普拉斯特(Graham Plaster)也认为,美国非常可能乐见加拿大开发更扎实的情报收集能力。

“当我们的盟友投入资源发展国安事务能力,美国也会受益,” 普拉斯特对美国之音说。“在加拿大新成立一个人力情报组织,与美国同行一同培训和协调工作,这将对两国都有战略上的好处。”

但琼斯提醒道,加拿大可能愿意帮忙为盟友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我确实能预见到,如果一些盟国期望能够利用加拿大的(外国情报)机构来帮他们接触到他们自己目前无法接触的地区或个人,那可能会出现问题,” 琼斯说。

“虽然确实有过这样的合作,且也富有成效,然而,一旦某些盟国在特定地区的政策跟我们有所不同,我们应该如何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将自己在那一地区的搜集能力服务于他们?对此,加拿大需要仔细斟酌。” 琼斯解释道。

如果加拿大决定发展人力情报能力,那它需做的一个重要决定是:究竟是扩大现有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任务授权,还是创建一个全新的机构?

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官员菲尔·古尔斯基(Phil Gurski)告诉美国之音,他支持扩大现有机构,因为该机构在1984年成立后“花了好几年时间才运转完善”。

但也有其他人建议,加拿大应该效仿其情报共享盟友的做法,它们基本上是把国内和国外的情报收集分职到不同机构。

琼斯说,他尚不确定加拿大该采取哪种模式。

“我觉得我们还得再研究一下,” 他说。“我的直觉是,我们可能应当考虑成立一个新机构。我对合并不同情报机构的授权持谨慎态度,这些情报机构都做着不同的事。”

“假设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其他国家是到今天才开始创建他们的情报机构,那也许他们会创建一个联合不同职能的机构。但这不是历史上的传统做法,” 他补充说。

琼斯和他两位同事共同撰写的这篇评论文章没有触及一个关键问题——如果加拿大从事境外谍报活动,他们刺探情报的对象是谁?

琼斯承认,相比其盟友澳大利亚,加拿大在地理位置上没有专项优势。澳大利亚将亚洲作为其情报工作的主业务区,将此地区的情报分享给“五眼联盟”

不过,当被问及一个想在情报界觅职的加拿大年轻人应该学些什么时,琼斯说,“我会学汉语、俄语或阿拉伯语。无论哪个政府掌权,世界上有些地区始终会是加拿大持久感兴趣的地方。”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