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2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声援国内示威 伊朗队世界杯拒唱国歌

滚动 国际

对伊朗国家队而言,世界杯对战英格兰的比赛关乎的不仅仅是在运动场上的成就。他们在国歌响起时,以静默表达对伊朗政权的不满。

(德国之声中文网)伊朗国歌在哈里发体育场的扩音器中响起。世界杯伊朗队对英国队的比赛即将开始,但场上一片静默。伊朗球员紧抿双唇,眼睛直视前方,没有人跟着唱国歌。

许多球迷当场热泪盈眶,因为伊朗国家队拒唱国歌,代表他们与数周来为自由而战、反抗政权的伊朗人站在同一边。

伊朗国家队总教练奎罗斯(Carlos Queiroz)表示:「在承诺和专注方面,我的球员们的环境并不理想,他们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他们是人,他们是孩子。你不知道这些孩子过去几天经历了什么,只因为作为球员他们也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几个小时前,球场周围并不像此刻演奏国歌时如此安静,情况恰恰相反:「体育城」地铁站内,球迷的欢呼声让人无法忽视。大批来自英国和伊朗的球迷一同穿过地下隧道,来到通往世界杯赛场哈里发体育场的出口。

球迷们高呼「伊朗、伊朗」的呐喊声引起关注,很显然对他们而言,这场世界杯比赛不仅仅是为了体育上的成就。

与家乡的示威者同在:许多伊朗球迷高举抗议标语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感受世界杯,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法蒂玛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在伊朗,女性不被允许进入体育场。这是我第一次和哥哥一起走进球场。」

伊朗球迷很快就聚集在体育场外。有男有女,也有小孩,有人穿着球衣,有人脸上画着油彩。一些人穿着印有「女性、生命、自由」或「自由伊朗」口号的T恤,声援走上街头争取自由、为独立生活而战的伊朗人民。

对伊朗国家队的期望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伊朗,为了我的人民,而不是伊朗政权。我们痛恨伊朗政权。」萝西塔说。「伊朗政权残杀我们。我来到这里,因为他们杀害了我们的孩子。」

但也有人并非为声援而来。阿卜杜拉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是作为球迷聚集在这里享受比赛,而不是来谈论伊朗发生的事情。」

在座无虚席的哈里发体育场中,所有人都在等待场上的球员们有所表示,他们被视为是被大多数人鄙视政权的代表。与妻子一同来到球场的阿雷夫希望伊朗队能发出明确信号。「球员们应该做些什么。即使这对他们会有危险。」脸上画着伊朗国旗的奈玛补充说:「我们期待他们今天就能发出信号。」

数月前的欢欣鼓舞

就在几个月前,伊朗国家队的处境完全不同。成功晋级世界杯后,伊朗国家队主场阿萨迪体育场内欢声雷动。前锋格多斯(Saman Ghoddos)拿着伊朗国旗奔向队友,球队与球迷们欢庆胜利。效力于波尔图足球俱乐部的前锋塔雷米(Mehdi Taremi)踢进了关键的一球,让伊朗队在对阵伊拉克的比赛中以1:0获胜,第六次拿下参加世界杯的门票。当时人们心中还满怀喜悦。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民众挥舞着旗帜,在大街载歌载舞。

这样的场面感觉已经相当久远。在抗议活动爆发后,伊朗的的景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许多城市中,大批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毛拉政权。这场革命自由运动的导火索是22岁的年轻女性阿米尼。伊朗「道德警察」9月中旬以阿米尼未正确佩戴头巾为由将其逮捕,她在拘留期间死亡。自此之后,以女性居多的示威者走上街头,要求终结43年来将女性作为二等公民对待、强迫其佩戴面纱的伊朗政权。

阿兹蒙:「你们真可耻」

抗议活动对国家队当然也带来影响。伊朗国家队队长哈吉萨菲(Ehsan Hajsafi)在世界杯赛前表示:「我们必须接受,我们国家的状况不好,我们的人民不快乐。」哈吉萨菲表示声援示威者。其他球员并未表态,据说伊朗国家队内部存在分歧,并非所有人都支持伊朗国内的抗议活动。那些公开表达批评的人,例如效力于德甲俱乐部勒沃库森的阿兹蒙(Sardar Azmoun)以及队长哈吉萨菲,他们和家人可能面临来自伊朗当局的怒火,冒着遭遇严重后果的风险,如同伊朗女子攀岩运动员雷卡比(Elnaz Rekabi)那般。雷卡比在国际赛事上未戴头巾参赛,据媒体报道,赛后她在伊朗遭到软禁。

阿兹蒙曾公开声援伊朗妇女,获得许多伊朗球迷支持

伊朗在对上英格兰的第一场世界杯赛事中以2:6吞下败仗。相对于失球,这场比赛有其他事情会留在人们的记忆中。除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拒唱国歌,还有前锋阿兹蒙上场的时刻。早在世界杯之前,阿兹蒙就在社媒上多次发文声援自由运动并反对伊朗政权。

他曾在网上发文:「你们如此轻易地杀掉人民,真是可耻。伊朗妇女万岁。」因此,当他在第77分钟上场时,观众席的欢呼特别响亮。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