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2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德国与越南深化贸易关系、协助安全防卫

滚动 国际

德国正在寻求在亚洲的利益多元化,而越南正在成为一个替代性的制造中心。肖尔茨成为十多年来第一位访问越南的德国总理,他同时表示不赞成与中国“脱钩”。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总理肖尔茨周一(11月14日)结束了对越南为期两天的访问,释放了两国进一步深化贸易关系的信号。

肖尔茨说,德国希望加快促进对越南的贸易和投资,帮助越南成为西方企业摆脱依赖中国走向多元化的受益者。

越南是东南亚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其国内生产总值今年将增长7.5%,2023年将增长6.7%。

在一个由12人组成的商业代表团的陪同下,肖尔茨会见了越南总理范明政和长期执政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

上周日开始的这次访问使肖尔茨成为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第一位访问越南的欧洲国家领导人。他紧接着前往新加坡访问,然后抵达印度尼西亚参加G20峰会。

肖尔茨会见了长期执政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

越南在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德国是越南在欧盟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其与越南的贸易额略高于荷兰。越南政府数据显示,去年德国和越南双边贸易额为75亿欧元,今年前七个月的贸易额约为70亿欧元,同比增长18.5%。欧盟与越南的自由贸易协定已于2020年生效。

德国东亚协会(OAV)东盟区域负责人穆勒(Daniel Müller)说:”作为欧盟内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在越南的进一步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作用在未来可能还会增加,因为双方都对进一步深化关系有强烈的兴趣。”

在肖尔茨访问河内期间,两国签署了能源和职业培训方面的合作协议。分析家们认为,德国将在越南的能源和教育领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穆勒告诉德国之声,这可能会伴随着大量的技术和知识转让,对越南的发展至关重要。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肖尔茨建议德国也可以帮助建设河内的地铁系统。河内地铁建设规划的实施延迟了若干年。

根据德国海外商会6月公布的一项研究,已经在越南运营的德国公司中,90%以上希望继续在该国投资,三分之二预计未来12个月内会有更大商机。

据报道,范明政总理要求肖尔茨推动德国议会完成对欧盟-越南投资保护协定的批准。

肖尔茨成为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第一位访问越南的欧洲国家领导人

他还呼吁欧盟取消针对越南海产品行业的”黄牌”–越南因被指控非法和没有监管的捕鱼而被限制对欧盟出口。

穆勒说:”目前,德国公司试图增加对越南的投入,同时越南公司也试图在德国变得更加活跃,这种贸易关系的增长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肖尔茨:不赞成德国与中国”脱钩”

肖尔茨上周访问北京,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成为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第一位访华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引起了很多批评,其中包括来自他的执政联盟内部的反对意见。

很多评论者认为,德国有可能在商业关系上过度依赖中国,类似于它在能源供应上对俄罗斯的依赖。

肖尔茨强调,他对东南亚的四天访问表明,德国接受了贸易联系多元化的需求,即使他不赞成与中国”脱钩”。

“我们反对在世界经济中任何与中国脱钩的行为,因为我们深信,全球化已经带来了很多进步。”肖尔茨在周一表示,”但我们必须清楚,全球化也意味着不要只盯着一个国家。”

在过去五年里,越南的经济进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西方国家与中国”脱钩”。随着大国关系日益紧张,企业希望避免西方对中国加收关税和制裁造成的损失。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经济学家郑阮(Trinh Nguyen)说:”如果德国想进一步开拓美国等市场,并希望进入区域供应链,越南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地方,可以实现投资多样化。”

她告诉德国之声说:”肖尔茨的访问相当及时,因为德国不仅需要实现供应链的多样化,而且还需要扩大对快速增长的经济体的市场准入。”

德国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协助越南

除了经济问题,肖尔茨还与越南达成了一项新的安全合作协议。几十年来,越南一直与北京在南中国海有领土纷争。

维也纳大学印太国际关系专家格斯特尔( Alfred Gerstl)说:”与经济合作不同,德越国防和安全合作仍将主要是象征性的。”

今年1月,一艘德国军舰驶入南中国海,第一次停靠在越南。格斯特尔预计德国海军将访问越南更多的港口。柏林在2020年发布的印太战略提倡在南中国海建立”基于规则的秩序和航行自由”,这一点近年来已成为若干欧洲国家海军的共识。

“在这方面,这两个战略伙伴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共同利益。”格斯特尔告诉德国之声,”德国专家还可以为越南军队提供维和或网络安全领域的培训。”

关系的痛点:”绑架”事件与人权纪录

肖尔茨此行是十多年来德国总理首次访问越南。在2017年越南安全人员据称在柏林绑架了一名因腐败而被通缉的越共高官,两国外交关系出现恶化。

当时,作为回应,德国政府驱逐了两名越南外交官,并将绑架事件称为对德国主权的”可耻侵犯”。在前总理默克尔任期的最后几年,两国政治关系仍然很冷淡。目前还不清楚双方是否在肖尔茨访问期间讨论过这一事件。

但是肖尔茨没有忽视其他敏感问题,他就人权纪录向越南领导人施压。越南是东南亚最具压迫性的国家之一。根据支援越南政治犯的人权团体”88项目”(The 88 Project)的数据,目前估计有207名政治活动家被监禁,350人面临危险。

越南曾是俄制军事装备的最大进口国之一。在联合国大会就谴责莫斯科入侵乌克兰的表决中,越南投了弃权票。肖尔茨要求河内明确表明立场。

“这是一个俄罗斯侵略战争违反国际法的问题,是一个危险的先例。”肖尔茨在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会晤后说,”如此一来,强大国家周边的小国再也不能感到安全。”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