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1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事实核查:有多少人为了卡塔尔世界杯而死于非命?

滚动 国际

卡塔尔足球世界杯开幕在即,对主办方的批评甚至抵制呼声也越来越高。一些人权组织、政界人士以及球迷们声称,已经有15000人为了这届世界杯而付出了生命代价。这种说法有根据吗?

这篇事实核查聚焦被国际足联、卡塔尔当局、人权组织以及媒体当成事实或提出质疑的数据。文章作者非常清楚,任何数据都无法体现卡塔尔外籍劳工所承受的痛苦。

声称:为了卡塔尔世界杯,已经有15000名工人死于非命。

15021人这一数据源自人权组织大赦国际2021年的一份报告。另外一份传播很广的死亡数据则是英国《卫报》2021年初所报道的6500人。

德国之声事实核查结论:错误

尽管会造成这样的印象,但事实上,上述两个信息源从未声称上述死亡人数都同世界杯比赛场馆的建筑工地有关,而是特指在卡塔尔境内死亡的外籍人口。

大赦国际提供的15021死亡数据源自卡塔尔2010年至2019年的官方统计。按照官方数据,2011年至2020年期间,卡塔尔境内共有15799名外籍人士死亡。这些外籍人士当中既有建筑工人、保安和园丁等普通工作,也包括教师、工程师、医生或商业人士等高端职业。他们当中有些人来自发展中国家,另一些人则来自新兴及发达工业国家。基于卡塔尔的官方数据,无法进行更加细致的甄别。《卫报》之所以提到6500这一死亡数据,则是因为该报专门针对孟加拉、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外籍劳工进行了调查,并有针对性地对原籍国官方部门进行了问询。卡塔尔外籍劳工中来自上述五国者占比极高,他们大多从事非专业性或专业要求较低的工作。

 

声称:死亡率在”合理范围”之内

卡塔尔当局并没有对外籍劳工的死亡数据提出反驳,但作为对《卫报》相关报道的回应,卡塔尔信息部表示,就人口数量和构成而言,这一死亡数据属于”预期范围”。

 

德国之声事实核查结论:具误导性

的确,外籍劳工原籍国的死亡率远远高于卡塔尔外籍劳工的死亡率。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甚至显示,卡塔尔本国公民的年死亡率也高于该国外籍劳工的死亡率。但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说,上述结论并没有说服力,因为卡塔尔外籍劳工的年龄构成同原籍国和卡塔尔国民都不具可比性。

例如,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婴幼儿及老年人,但外籍劳工中这一年龄段人口占比则完全不能同一个国家的总人口相比较。更何况,外籍劳工通常身体都非常健康,因为卡塔尔颁发劳工签证时,会要求申请者提供一系列健康证明。比如,申请者需要证明自己没有患过艾滋病、乙肝、丙肝、梅毒或肺结核等疾病。而这些疾病在部分劳工原籍国恰恰是重要的死亡原因。

 

与此同时,法国记者卡斯泰尔( Sébastian Castelier)和穆勒( Quentin Muller)在《采油奴工》一书中还指出,大赦国际以及《卫报》提供的死亡数字中均不包括那些返回原籍国不久后宣告死亡的劳工。在尼泊尔,过去十年中,死于肾衰竭的20至50岁男子明显增多,而其中此前刚刚在中东地区做过劳工的人占比很高。据当事人描述,他们要在沙漠地区从事重体力劳动,而饮用水又极其短缺,水质也非常糟糕,这也许是肾病频发的一个合理解释。

 

声称:世界杯比赛场馆建设工地上,只出现过三例死亡事件

国际足联和卡塔尔世界杯委员会坚称,只有三起死亡事件同世界杯比赛场馆的建设工作直接相关。另有37例工人死亡事件则同建筑工作没有直接关系。

 

德国之声事实核查结果:具误导性的说法

也许上述统计数字是正确的。资料显示,两名工人工作时从高处坠落死亡,另一人在工地被运输车撞死。

之所以说世界杯主办方提供的数据具有误导性,一方面,比赛场馆之外的其他工地上的死亡事件未被计入,但没有世界杯也就不会有这些建设项目。世界杯本身在卡塔尔掀起了建设高潮,这些建筑项目包括新的地铁网络、高速公路、酒店、机场扩建、卢赛尔新城等,最多时共投入了大约三万多名工人。

另一方面,一些工人死在世界杯比赛场馆工地的集体宿舍中,但因为他们在其他工地做工,所以就没有被纳入统计。

卡塔尔当局并没有对数以千计的外籍劳工死亡事件做出详尽的解释。《卫报》的调查报道显示,卡塔尔医生为心脏和呼吸骤停导致的死亡案例的70%出具了”自然死亡”证明。而大赦国际的调查也显示,这一数据同孟加拉的官方记录相互吻合。德广联系列纪录片《耻辱世界杯》中,卡塔尔医生承认他们被要求出具这样的死亡证明。早在2014年,国际律师行DLA Piper受卡塔尔政府委托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中,就对这种做法提出过警告。

2016年,卡塔尔修路工程中一名尼泊尔籍劳工猝死身亡,图为其家属及神职人员在为他举行葬礼。

就流行病学的角度而言,心脏骤停或呼吸骤停均不被算作死亡原因,而是被视为死亡的后果。导致心脏或呼吸骤停的原因可以是心肌梗塞、恶性心率紊乱、过敏休克以及中毒等。但死亡证明上却没有列出上述原因。按照大赦国际的说法,”在正常的医疗体制内”,一百个死亡病例中通常只会出现大约一例死因不明的情况。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才需要对不明案例做解剖分析,大约85%的情况下,只需进行所谓的”口头解剖”,即对目击者或了解死者生前健康及生活状况者进行问询。

 

人权观察、大赦国际和Fairsquare等人权组织曾对大量的证人进行过问询。调查报告显示,中暑、疲劳过度或其他一些未及时诊治的轻微病状是造成大量不明猝死案例的主要原因。由于现有资料残缺不全,将很难对这些死亡事件做出全面彻底的评估。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不禁要问,卡塔尔当局为何会拒绝公布更有说服力的官方记录。

 

在事实核查过程中,我们得到了人权观察和Fairsquare的 Nicholas McGeehan、大赦国际的Ellen Wesemüller 以及《卫报》的Pete Pattisson的鼎力支持,在此一并鸣谢。遗憾的是,截止发稿时为止,德国之声向卡塔尔、孟加拉、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斯里兰卡有关当局发出的问询一直未能得到答复。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