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缅甸局势恶化 中国怎能独善其身?

滚动 军事

缅甸军政府持续血腥镇压,除了大城市仰光之外,多地都沦为日夜枪响、街头溅血的战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员,却发挥影响力,使得联合国对军政府采取较温和的态度。

缅甸局势恶化 中国怎能独善其身?

缅甸军政府持续血腥镇压,除了大城市仰光之外,多地都沦为日夜枪响、街头溅血的战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员,却发挥影响力,使得联合国对军政府采取较温和的态度。中国在外交上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中国想独善其身,但是能做到全身而退吗?

夜幕下枪声如鞭炮作响,这是缅甸两个月来的常态。军政府政变后断了网络,但网上还是流传出来很多信息。缅甸掸邦鸟水(Nyaung Shwe)这个清幽小镇4月6日晚间又见大规模枪杀镇压,缅甸军方在黑夜里仍瞄准平民头部射杀。身处欧洲的人权组织罗兴亚自由联盟(Free Rohingya Coalition)创办人罗奈盛温(Ro Nay San Lwin)持续在推特上转发缅甸当地传出的消息,除了悲剧,还是悲剧。

染血的缅甸街头,现在还有抗议民众投掷红色油漆袋进行示威。和缅甸有两千一百多公里边境线的中国,仍仿佛作壁上观。中国外交部曾呼吁要防止发生新的流血冲突,尽快缓和局势降温。但是外交辞令下关注的还是自身利益。

然而,中国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只看见自身的狭隘利益,忽略内、外安全局势有连动性,可能让自己陷入困境。

不干预他国内政?中国自扫门前雪的狭隘思考

“中国最主要的关切,仍是如何控制好自己国境内的内部事务,虽然中国不在乎民主这类价值观,但是,一个和平与稳定的缅甸及东南亚地区,(对中国自己)也有巨大利益。”美国前驻缅甸大使米德伟(Derek Mitchell)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米德伟说,中国在缅甸的大幅投资,不只有包括“一带一路”、“中缅经济走廊”等地缘政治上的利益,而“缅甸内部的动荡不稳定,不会只留在缅甸国内,中国的这些投资,都会受到影响。”米德伟分析。

另一方面,缅甸人民对中国政府的不满也持续高涨,认为中国对军政府的态度暧昧,尽管中国外交部曾否认中国支持或默许缅甸发生军事政变的说法。但从不明人士砸毁中资工厂到焚烧中国国旗,中方在乎的却是要确保在缅中资企业和人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传出私下要求军政府务必要确保中缅油气管道的安全。

缅甸示威者焚烧中国国旗,对中国支持缅甸军政府表示不满。(路透社)

中缅边境不太平的安全隐患

台湾的财团法人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黄宗鼎则告诉本台,缅甸内部的排华情绪,不会是中国官方最关切或重视的,“对中国来说,只要能维持好和缅甸当政者的关系,民间的情绪他可以淡化不理。”

他分析,中国在缅甸的利益包括在经济上、边境安全上与地缘政治上。光是在边境安全上,如果多民族的缅甸局势持续恶化,对中国不是好消息。

中缅边境地区有多个少数民族武装阵营(简称:民地武),长期以来和缅甸军政府之间的关系亲疏有别,冲突也没停过,各派民地武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也一样,有亲疏远近的不同。

黄宗鼎说,这是缅甸建国以来长期一直未能完全解决的内政问题,但也牵涉中国的边境安全,“对中国来说,民地武的武装冲突是头痛问题,例如2015年3月缅甸果敢边区冲突,曾有大批难民涌向中国边境,类似朝鲜半岛的难民(涌入)问题,而边区作战的流弹甚至会波及到云南。”

遭军警驱赶的缅甸示威民众(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在联合国的行为是为自己打小算盘

缅甸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国,中国在“中缅经济走廊”有大量投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缅甸的局势甚至涉及整个印太大局。皎漂港上有柯柯群岛(Coco Islands),中国是要盖军事基地的,那是中国要用来监控印度安达曼港的战略点,战略价值是非常高的。”黄宗鼎说。

缅甸独立的非营利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AAPP)统计,截至5日,已有约570人在军方的暴力镇压中丧生。

军方势力太强大,缅甸民主太脆弱,这是关注缅甸局势各界分析人士的多数看法,这也是为什么大批走上街头的缅甸民众呼吁联合国尽快制裁军政府,甚至期望联合国派维和部队进驻。

担任美国国际民主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总裁的米德伟为缅甸局势担忧、祈祷,但在言谈之间,他没有一丝乐观,也已经预见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可能态度,“中国和俄罗斯是肯定会否决这样的提案的……。对中国来说,一旦联合国开了可以在危急时刻(主动)卷入各国内政的先例,那中国在新疆、西藏和其他事务上怎么办呢?这足以解释在缅甸问题上,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种种作为。”

中国的不干预其实也是一种选择性的无形干预,打的还是关乎自己利益的小算盘 。对缅甸人民来说,东南亚并没有富正义感又强大的邻居可依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