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彻查疫源 “武汉实验室外泄病毒”是谣言还是真相?

滚动 推荐 国际

在美国总统拜登5月底下令美国情报机构要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以及国际上一些知名科学家转而支持对新冠病毒源头可能是武汉实验室泄露这一理论进行更全面的调查后,美国各界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对病毒溯源进行透明、公开和不受限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此外,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关于病毒如何成为对全球人类威胁的科学和政治辩论也从未间断。

在美国总统拜登5月底下令美国情报机构要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以及国际上一些知名科学家转而支持对新冠病毒源头可能是武汉实验室泄露这一理论进行更全面的调查后,美国各界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对病毒溯源进行透明、公开和不受限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此外,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关于病毒如何成为对全球人类威胁的科学和政治辩论也从未间断。

这种有着致命性威胁的病毒在17个月的时间里蔓延到全球各地,其起源仍然非常不确定。大部分时候,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是,它很可能出现于被感染的动物。病毒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但中国方面始终拒绝新冠病毒源于武汉病毒实验所泄露的说法。中国的科学家推测该病毒可能由动物传染给人类。虽然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收集到一些新证据,但科学家们普遍同意,这些额外的信息还不足以让他们对揣测已久的、疫情中心武汉实验室泄漏假说得出明确结论。但现在,更多的人表示这一假设不应在没有进行彻底调查的情况下被过于仓促地驳回,许多科学家希望对病毒起源的追寻,能够超越政治、国界和个人科学成就。

拜登要追责中国政府  中方回应:疫情溯源不应政治化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对这场导致近60万美国人死亡的疫情调查,他要求情报部门“加倍努力”调查COVID-19的起源,包括实验室泄漏理论,并在90天内向他提交一份报告。在近日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拜登亦敦促中国参与对新冠病毒起源的新调查,并称和其他领导人讨论了获取中国实验室的信息。拜登说:“美国也将继续与全球志同道合伙伴合作,施压中国参与完整、透明且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且提供所有相关资料及证据的取得途径。”

6月6日,美国务卿布林肯也曾在美国一档新闻节目中,对于“新冠病毒(SARS-CoV-2)是否从中国实验室外泄”相关问题表态,拜登政府决心对疫源彻查到底,并追究中国政府的责任。他说:“我们必须追根究底的重要原因是,这是我们能够提前防范下一次疾病大流行发生或至少更妥善控制疫情的唯一方法。” 他续指,中国既然声称是个“负责任的国家”,就应竭尽所能提供所有信息,以确保这样的疾病大流行不会再发生。

不过,布林肯指摘道,北京在疫情爆发初期至今也还没做的是“给予我们要的透明度”,以及准许国际调查员能够进入实验室进行调查、实时分享信息等,直言北京必须为此负责,他更呼吁北京公开所有和疫情相关的数据。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重申,疫情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应由全球科学家合作开展,不应政治化,强调中方在溯源问题一直秉持开放透明的态度。

6月11日,布林肯再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通话,他要求中国在新冠病毒溯源的问题上加强合作和透明度,由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再赴华进行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调查。杨洁篪对此强硬驳斥,他指责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泄漏是美方一些人编造的“荒谬故事”,他敦促美方不要将溯源问题政治化,要把精力放在国际合作抗疫上。

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说法,长期以来被科学家们广泛认为是不太可能的。但拜登政府的新审查以及一些科学家对增加透明度的呼吁,使这一理论重新受到关注。

美国《华尔街日报》此前披露的一份情报报告显示,在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多名研究人员曾出现严重病情,这比报告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时间提前了1个月。

尽管没有新的有力证据,但一些科学家近来宣称,有必要对病毒偶然从实验室泄出的可能性保持开放态度,也许这是病毒在自然界被收集之后发生的,这与病毒由科学家创造的实验室起源论不同。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对参议员们表示,“它很可能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但我们不能排除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

身处武汉病毒所的中国顶尖病毒学家石正丽,也再次成为叙事冲突的中心。有科学家说,石正丽在不够安全的实验室中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高风险的实验。外界猜测归结为一个核心问题,即:灾难性的新冠大流行背后的病毒是否源于中国实验室泄漏,在大流行暴发之前,石正丽的实验室是否有任何新冠病毒的来源?

“蝙蝠女侠”石正丽驳斥实验室泄露说

石正丽否认了这些指控,她在一条简讯中写道:“我不知道世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向一个无辜的科学家持续泼脏水。”在一次罕见的电子邮件采访中,石正丽谴责这些怀疑是毫无根据的,还否认了最近的报道,即在报告首批新冠病例之前、她所在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因类似流感的症状入院接受治疗。石正丽说将问题政治化耗尽了她对病毒起源调查的所有热情,让她转而专注于新冠疫苗和新病毒的特征研究,她称,“我们坚信没有做错事,所以无所畏惧。”

根据中国官媒报道,现年57岁的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建起了自己的科研事业,从1990年开始担任研究助理,此后步步高升,但她并没有入党,这一情况对于她这种地位的公职人员来说不太寻常。石正丽于2000年在法国蒙彼利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造成全球700多人死亡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暴发后的2004年开始研究蝙蝠。2011年,她在中国西南部的一个洞穴里发现了蝙蝠,它们携带的冠状病毒与导致SARS的病毒相似,这让石正丽实现了科研突破。

去年7月,对于中共政府和公众而言是国家成功遏制疫情“英雄”的石正丽,在接受《科学》期刊采访时曾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欠她一个道歉,因为对方声称病毒出自她的实验室。在社交媒体上,石正丽也喊话提出类似质疑的人应该“闭上你们的臭嘴”。

真相未知  “实验室泄漏论”渐成舆论工具  

尽管尚不清楚,拜登采取行动是由于一些科学家的公开意见转变,还是来自川普在国会山庄的共和党盟友的政治压力,后者曾多次指责总统和民主党人拒绝认真对待实验室起源理论。美国知名政治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16日披露近期获得的最新文件和采访,指出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有意散播2020年初的“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言论,并称此举为其外交攻势。Politico这一结论,让“实验室泄漏论”被指为媒体的肆意炒作。

新冠肺炎疫情于2020年席卷全球,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前国务卿蓬佩奥屡次将疫情剑指中国大陆,认为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不过当时主流看法多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用来对抗中国的阴谋论。

然而,拜登上任后,《华尔街日报》近期披露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曾于2019年11月就医,拜登也在5月底公开指示情报单位彻查病毒起源,显示风向已经开始转变,就连英国情报圈也认定,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的理论是“可行的”。

华尔街日报还引述熟悉机密文件的人士们的话说,位于加州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在去年5月完成了一份机密报告,对新冠大流行起源的两种可能性,即实验室泄露和人畜共患自然演进,通过基因分析得出结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一间实验室的假定是可信的,应进行进一步调查。据指,就是在这篇报道发表后不久,拜登宣布要求情报部门“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美国国会一些共和党人则对拜登政府在掌握有关机密文件长达一年后,才明确表示会对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可能性展开调查表示不满,并要求解密相关的机密文件,包括一份机密文件据称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曾在病毒大流行前夕的2019年11月患病。

本月5日,特朗普重返共和党政治舞台,在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大会上发表演讲,火力全开炮轰中共,称中国需为武汉实验室外泄意外造成的灾难损失负全责,应为疫情造成的死亡向美国及全球赔偿10万亿美元。特朗普再次以“中国病毒”称呼COVID-19,并称现在包括所谓敌人在内的每个人,都已认同他指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说法正确。

实际上,中国也在推动阴谋论,包括疾病是由美国军队传播的,并主张任何起源调查都应从欧洲开始,而不是中国。

美国在2020年1月19日公布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个案,至今超过3360万人受感染。6月15日,华府公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指当地可能在2019年12月已经出现感染情况,负责该研究的专家指这次发现有助于找出美国疫情的源头。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