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1月 1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加码经济投入 扩大外交影响 美中两国在东南亚交锋

滚动 国际

在刚刚闭幕的东盟峰会上,美国和中国的领导人都表示将提供更多的经济投入,并提升东盟地区在外交战略中的重要性。在美中紧张关系加剧的背景下,世界上最大两个经济体正加码争夺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

东南亚国家联盟峰会在柬埔寨金边举行,与会各国的旗帜在会场外飘扬(2022年11月10日)。

在刚刚闭幕的东盟峰会上,美国和中国的领导人都表示将提供更多的经济投入,并提升东盟地区在外交战略中的重要性。在美中紧张关系加剧的背景下,世界上最大两个经济体正加码争夺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

美国总统拜登周六(11月12日)在柬埔寨金边出席了美国与东盟领导人峰会,期间将美国与东盟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称东盟地区是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期待建立“一个开放自由、稳定繁荣、有弹性和安全的印度洋太平洋”。

拜登指出,华盛顿“投入了真正的资源,而不仅仅是言辞”,美国在过去一年对东盟投放超过2.5亿美元,并将在2023年提供8.25亿美元援助。

在拜登对东盟做出更多经济承诺之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金边出席中国-东盟峰会。这位中国领导人在会上表示,中国视东盟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中国在去年11月已经与东盟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在美国和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加剧之际,东盟地区成为两国争夺的焦点。中国希望巩固与东南亚地区国家的关系,在复杂的国际局势下得到更多的支持;美国则希望重新确立自己的地位,打造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地区影响力。

中国追加经济砝码

据中国媒体报道,李克强在上周二(11月8日)就抵达金边参加东盟系列会议。他在此行的每一站都强调并推动提升中国作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和主要基础设施资助者的地位。

在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李克强表示,中方将设立中国东盟共同发展专项贷款,加大疫情后复苏合作;中国和东盟将以自贸区3.0版谈判正式启动为契机,提升贸易合作;中国还将继续支持东盟基础设施、能源资源等领域重大项目的投资合作。

中国已连续13年保持东盟最大贸易伙伴。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今年1到10月,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总值为5.26万亿元,增长15.8%,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5.2%。

在为期六天的行程中,李克强对在东南亚的长期盟友、峰会东道主柬埔寨进行了正式访问。美联社报道称,李克强宣布了对柬埔寨的大型发展援助计划,两国签订了18项合作协议。

与此同时,李克强还会见了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的越南总理范明政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尽管越南和新加坡与美国的防务和外交关系密切,但中国仍然是两国重要的经济伙伴,尤其越南是中国在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对美国之音表示:“与东南亚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该地区经济上占主导地位的现有印象。这是任何东南亚国家都不能忽视的事实。北京方面希望,这将有助于中国的地缘政治目标超越美国的政治影响力。”

中国在东盟推出了多个经贸合作机制,既包括综合性“一带一路”全球基建项目,也包括专门的规则性机制安排的贸易协定,这些合作加强了中国与该地区的经济联系并形成协同效应。

中国和东盟在2010年建立自由贸易区,并在2019年对条款更新升级,目前该自贸区零关税已覆盖双方90%以上的税目产品。双方在谈判的自贸区3.0版要求进一步降低关税壁垒,实现供应链更深层次的嵌合,并覆盖电子商务等数字经济领域。

中国还加入了由东盟十国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项今年生效的协议是全球经济规模最大、覆盖人口最广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美国不是RCEP的成员。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休教授塞耶 (Carlyle Thayer) 认为,除了巩固东盟国家对其的经济依赖,中国也在寻求通过提升与东盟的贸易关系来稳定自身的供应链和维持开放的市场。

塞耶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旨在克服新冠大流行病造成的干扰,并创造出口机会以振兴中国的经济。中国和东南亚国家正在巩固其经济关系,恢复被破坏的供应链。”

中国当前面临的国内外经济环境并不乐观。中国经济受到国内新冠清零策略的严重破坏,美国的关税和科技出口管制也令中国经济承压。此外,乌克兰危机进一步震荡了全球供应链。

威尔逊中心亚洲项目研究员帕拉梅斯瓦兰(Prashanth Parameswaran)表示,中国政府明白东盟地区的发展前景和作为美中竞争关键场所的作用。

帕拉梅斯瓦兰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东南亚国家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可能会让中国在其他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而在需要时,北京从不羞于以强制性的方式行使这种影响力。”

美国处于追赶状态

在经济合作方面,美国在东盟地区处于追赶状态。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对东盟地区缺乏有效投入,如今拜登政府力求展现美国是比中国更强大和更负责任的伙伴。

拜登在周末的会上强调,这是他参与的第三次峰会,第二次亲自出席,证明了“美国对与东盟关系的重视,以及对东盟中心地位的承诺”。

今年5月,拜登在首都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了特别峰会,当时宣布提供1.5亿美元来加强美国与东盟的伙伴关系。拜登还借峰会举行之机提名白宫国安会办公室主任约翰尼斯·亚伯拉罕(Yohannes Abraham)为美国驻东盟大使,此前这个位置空缺了5年。亚伯拉罕已经在9月宣誓就任。

同在5月,美国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有七个东盟成员国加入。不过,这个框架不是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不包括市场准入或关税削减条款,重点放在制定标准。

帕拉梅斯瓦兰说:“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美国认识到,它现在不太可能为一个完整的自由贸易协定获得足够的国内支持,所以它正在利用IPEF作为一个框架来解决数字经济、供应链、清洁能源和税收政策等特定问题。”

分析认为,除了直接经济援助,东盟国家希望看到美国在该地区扩大经济参与的深度,让他们避免在长期经济发展上过渡依赖中国。

据印尼当地媒体《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外交政策协会(FPCI)11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大多数东盟国家的民众对与中国合作带来的经济利益感到满意,但对北京的政治和安全政策仍然感到“焦虑”和“不信任”。

塞耶指出,东盟国家想要与美国展开更多贸易合作,希望华盛顿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CPTPP旨促进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特朗普政府退出了该协议,而中国已经申请加入。

塞耶说:“拜登政府对自由贸易协定没有表现出兴趣。东盟成员希望通过将东盟-美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激励美国更密切地关注RCEP和CPTPP等区域自贸协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