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远离俄罗斯和中国:德国寻找新的商业伙伴

滚动 国际

德国希望摆脱对于单一国家的经济依赖,为了让经济更加「多样化」,德国政府除了与志同道合的友好国家做生意,也开始计画和「非民主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亚洲不是只有中国,这是德国总理肖尔茨几个月来一直向德国商界传播的信息。他曾多次表示,希望看到「在投资、进口和出口方面将目光放在其他亚洲国家以及非洲和南美洲等地区」。

所谓「其他亚洲国家」包括越南和新加坡,肖尔茨预计在出席印尼G20峰会之前,带着一个德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这两个国家,并且出席在新加坡举办的德国企业亚太会议。

多样化意味着分散风险

根据德国总理府的说法,这次访问是一个信号。特别是参加亚太会议,这表明了希望让德国经济更多样化,更加独立于中国。

新加坡将以肖尔茨的名字为兰花命名,这是该国对国宾的欢迎之举

在新冠疫情期间,德国与新加坡的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许多德国公司从中国迁往新加坡,目前有超过2000家德国公司于该国注册。这个高科技国家还拥有两个数十亿美元规模的主权财富基金,它们偏好于投资可持续项目,德国政府希望它们能参与资助德国的能源转型。

关注东南亚

总理府指出,越南是「东南亚的一个主要中等国家」,新加坡则是「一个以稳定和规则为导向的外交政策行为体,在这方面我们与之有一系列的共同点」。

德国政府的印太策略是在默克尔时期制定的,如今肖尔茨想根据中国的发展现况扩大此策略。今年四月他访问了日本,五月与印度举行了第一次联合政府磋商。此外,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和外交部长贝尔博克今年也都拜访了亚洲。

施泰因迈尔与印尼总统维多多在6月会面

价值重要还是利益重要?

但是,总理府所强调的「共同点」能走多远?在如今的世界,贸易往来和供应链都具有政治性。绿党尤其支持以价值为导向的外交和对外贸易政策,他们重视伦理和道德层面,特别是对于人权的尊重。

绿党籍的贝尔博克在本月初肖尔茨访华前,曾敦促他要展现明确态度,表明人权问题、环境影响以及遵守国际法等是”展开国际合作的基础”,但肖尔茨和其所属的社民党却不以为然。反之,肖尔茨最近几个月反复强调,在一个日益多极化的世界里,不能只依靠那些具有相同政治观点的国家。他主张采取利益导向的外交政策,根据其潜在的经济或战略成功来衡量决策。

肖尔茨在柏林社民党辩论大会上的讲话:不要只与民主国家合作

只和朋友做生意「让你更穷」

德国学术和政治基金会(Stiftung Wissenschaft und Politik)的政治学家迪特(Heribert Dieter)对此表示同意。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如果有利于我们的经济利益,那么我们就应该与之保持经济关系,即使是与有问题的国家。」他指出,目前的趋势是只关注友好、民主的市场经济,「但却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迪特说,这使我们「更穷,因为我们一部分放弃了国际分工的优点」。此外,潜在的合作伙伴被剥夺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以致于不得不投向中国和俄罗斯的怀抱。他解释:「当谈到与许多亚洲、非洲及拉丁美洲国家的关系时,中国人把生意放在第一位。而如果我们过于强调价值观,那么谁来接手就显而易见了。」

得益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好生意

新加坡并非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国家,但这个国家是稳定的、以规则为导向的。例如,最近该国加强了同性恋者的权利。由于与欧盟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新加坡与德国已经有了密切的经济联系,双边贸易额在2021年达到114亿欧元。

德国与社会主义国家越南也有良好的经济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到两德时期,当时许多越南人生活在东德。在越南也有不少人学习德语,甚至有所越德大学。德国政府消息人士称越南是「一个强有力的经济伙伴,也是一个值得探索进一步合作形式的伙伴」。

与越南之间的分歧

但越南不是西方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国家或宪政国家,它与德国的关系也并非一切顺利。一名越南男子目前正在柏林受审,他被指控参与了越南特工部门2017年在柏林的一场绑架行动。德国政府随后驱逐了一名外交官和越南特工部门驻德国的官方代表。

另一方面,越南对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也与德国不同。越南至今一直在联合国大会上投弃权票,总理府称,希望越南能展现更加明确的立场,包括对于使用核武器的态度。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