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分析 – 东盟防长低调开会 美海军特遣舰队或将在太平洋上悄然成型

滚动 中国大陆

在7国峰会北约峰会和美欧峰会串场的美国总统拜登占据世界焦点之时,第15届东盟国防部长会议(ADMM)周二(6月15日)在小国文莱召开,东盟10国的国防部长和东盟秘书长林玉辉低调地通过视频方式参加会议。

The Pentagon in Washington, U.S.

会议通过的“斯里巴加湾港宣言”重申,要继续落实“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将南中国海打造成为和平、稳定与繁荣的海洋。

多年来,南中国海问题一直是东盟防长会议的一个重点议题。去年12月,东盟10国发表声明,强调“促进海上安全、航行和飞越自由,为和平解决南中国海争端创造有利环境”的重要性。

东盟出台了凝聚各方共识的有关南中国海的各种规则和倡议,如“海上意外相遇规则(CUES)”、“军机空中相遇规则(GAME)”、海上互动指南、东盟直接联络基础设施(ADI)和“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以及其它旨加强信息互换、增进互信、缓解紧张局势、减少空中和海上误判的倡议等。

但与北约组织不同的是,东盟是一个比较松散被动的安全议题的对话机制,缺乏集体强制性的条约。因此东盟宣言目的常常只是规范各方在南中国海出现海空遭遇时避免擦枪走火,不是具有法律约束性的行为的准则和约束。

多年来,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外交行动和经济合作都非常积极,一方面加深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依赖,同时让东南亚国家意识到它们在涉及南中国海领土争端上与中国对抗无利可图。

但中国在南海的各种心机和超前行动并未减少南中国海各种主权争议。今年3月,数几百艘中国渔船聚集在菲律宾近海的惠特森礁(中国称牛轭礁)附近长达数周。菲律宾派出军机,每天在该海域上空进行巡查。菲律宾外交部每天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抗议,要求这些船只离开。菲律宾说,这些船只上的渔民都是经过化妆的海上民兵。

越南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多个争议水域填海造岛、修建军事设施也感到非常不安。近年来,越南在南中国海多个区域的军事设施和防御能力在不断增强。

即便是跟中国没有直接主权争端的印度尼西亚最近也在加强海上边防力量,对付中国日趋频繁的海域入侵动作。

直到今年6月初,与中国关系一贯友好的马来西亚也强烈不满地指控:中国海洋调查船和石油探勘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域,之后中国出动十多架中国军机进入该国防空识别区。

全世界约60%的海上贸易运输,价值高达 5.3万亿美元的货物都要通过南中国海海域,更是日本、韩国、台湾、中国的海上生命线。最近两年,美国的各类战舰和军机也更加频繁地进入南中国海进行侦察和自由航行活动,对中国军队实施威慑。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和其它美国的盟友如澳大利亚、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和印度等都派出军舰或表示即将派出军舰到南中国海与美军一起进行自由航行和军事演习。这些活动无疑给实力弱小很多的南中国海周边国家和东盟成员国带来了信心。

拜登总统欧洲之行期间,来自美国网络媒体POLITICO的独家消息说:美国五角大楼正在考虑在太平洋地区设立一个常设的海军特遣舰队遏制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这项计划还准备设立一个命名的太平洋军事行动,从而为国防部长给中国项目增拨经费和资源提供条件。五角大楼已经承诺将从中东抽调资源,提高太平洋地区的需要。

围绕这个议题的讨论源自拜登总统在今年3月下令成立的五角大楼特别中国小组的工作。该小组的负责人是被提名的五角大楼印太政策最高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拉特纳最近完成了这个小组的工作,向国防部长奥斯汀提出了政策建议。

有分析认为:以上两项计划一旦最后敲定,将会给美国总统拜登处理中国问题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持,并向中国发出信号,新一届美国政府对压制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扩张和强势行为是非常严肃的。

美国之音指出: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在任内四年中把对抗中国变成了头等优先的对外政策。北约盟国这个星期宣布中国对北约安全构成系统性挑战。北约各国领导人也更加紧密地与华盛顿站在一起对抗北京。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