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普京宣布开启战略对话 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滚动 军事

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峰会在日内瓦落幕,两人在三个多小时的会谈结束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开启双边战略对话。

拜登普京宣布开启战略对话 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峰会在日内瓦落幕,两人在三个多小时的会谈结束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开启双边战略对话。两位领导人形容此次会面“坦率、正面、又有建设性”。分析认为,拜登政府与中国竞争的外交布局,是此次会面的大背景;而普京则在“给中国留面子”的平衡外交路线中寻找出路。

美俄发表共同声明:开启双边战略对话

美国总统拜登在访问欧洲的最后一个行程,是在瑞士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次峰会。

拜登与普京的会面地点是在一栋俯瞰日内瓦湖的豪华别墅。当日下午,普京与拜登先后抵达会场。两位元首在握手后,先进行约90分钟的双边会谈;再进行第二阶段、约一个多小时、包含两国国安、外交幕僚的扩大会议。

普京在会后的记者会表示,这是一场“坦率、没有敌意、有建设性”的对话。拜登也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肯定会谈的“正面气氛”。

“普京总统与我有共同责任,管理两个强大又自豪的国家之间的关係。这个关係必须是稳定又可预测的。”拜登说,他当面向普京表达他的议程“不是针对俄罗斯”,而是美国将坚持为基本人权发声。“最重要的是,我告诉普京总统,我们需要制定一些可以共同遵守的基本规则。”

美俄两国领导人会后发表共同声明,宣布同意在“不久的将来”展开美俄 “双边战略稳定对话”(Bilateral Strategic Stability Dialogue),在军备控制及管控风险上展开讨论。

声明写道,“即使在(双边关係)紧张时期,也能确保在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测性,减少武装衝突的风险和核战争的威胁……我们重申核战争打不赢、绝不能打的原则。”

美国总统拜登(左二)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二)(路透社)

拜登外交政策重点:中国

前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负责俄罗斯和欧亚的副国家情报官、现任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高级研究员肯德尔·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观察,拜登政府把与普京的会面重点放在以外交手段管控可能来自俄罗斯的干扰。

“拜登政府不想与俄罗斯的关系发生问题,因为这会阻止他们执行其他外交政策的优先顺序,也就是他们常提到3C:中国(China)、气候(Climate)、以及新冠疫情(Covid)。” 肯德尔·泰勒说。

观察家们分析,即使拜登与普京有一长串的争论清单:裁军协议、乌克兰、叙利亚、阿富汗局势、伊朗核计画、俄罗斯境内的人权压迫、俄罗斯黑客攻击……,但拜登此次访问欧洲的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仍是中国。

出访第一站,拜登首先号召七国集团(G7)领导人共同呼吁中国尊重人权、关注台海局势;第二站北约峰会,在本周一发布的北约公报中,中国被罕见提及了十二次,公报把中国称为“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提出了系统性挑战”,并写道“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国际政策可能带来挑战,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来共同应对。”

拜登与普京的声明以及记者会没有特别提到中国。不过,当美国记者提问拜登如何向”老朋友“习近平施压关于新冠疫情溯源一事时,拜登快速地澄清道,“让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们(拜登与习近平)不是老朋友,一切只是公事。”

普京: 不认为中国对俄构成威胁 

北京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拜登欧洲行的一举一动,特别是美俄在中国议题上的表态。

在与拜登会面前,普京接受美国媒体NBC的访问时说,中俄战略伙伴关係正达到前所未有的信任与合作水平,且俄罗斯不认为中国对其构成威胁。

普京的公开说法迅速得到北京官方的高度赞赏,官媒大加渲染。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中俄合作上不封顶,下接地气。真金不怕火炼,我们奉劝那些千方百计离间分化中俄关系的人,任何企图破坏中俄关系的图谋都注定不会得逞。”

在特朗普政府的重要中国政策智囊余茂春看来,在亚洲奉行著平衡外交手段的普京,其说法只是“技巧性地给中国面子”。

 “俄罗斯跟中共周边这些、跟中共作对的国家关系更加热络,比如跟越南、印度,普京是在平衡俄罗斯在亚洲的利益,不可能把赌注都下在中国身上。”余茂春告诉本台,“中共现在面临着孤立,它的战略重心就是希望俄罗斯不要抛弃它。中共也希望给世界一种错觉,好像中俄是一种牢不可破的伙伴(关系)。俄罗斯事实上从来不吃这一套,他拒绝跟中共走得更近。两国的利益、安全冲突是非常巨大的。”

美中俄三国领导人(路透社组合图片)

中俄关系:“形式婚姻”?

前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与劳工事务的助卿克雷默(David J. Kramer)也认同这种评估,他说,中俄在近几年走近彼此是两国都在面临国际制裁与压力下的“权宜之计”,他把中俄两国这种不带真感情的关系形容成“形式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

“俄罗斯应该把中国看成她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美国,不是北约,更不是欧盟。”克雷默说,“如果是我一边坐在莫斯科,一边把武器系统卖给中国,我会很紧张。莫斯科一些人也对中俄关系的发展感到紧张。”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西方制裁导致俄罗斯的外国直接投资大降,莫斯科转向北京来弥补这一部分的损失。中俄双边贸易额持续上升,2020年超过一千亿美元,两国还期望这个数字在2024年翻倍。中俄两国还增加了联合军演以及军事技术合作。

肯德尔·泰勒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去年八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俄罗斯与中国“不太可能形成正式的军事联盟,他们目标的差异和关系的不对称性可能最终让两国分开。”

“在我看来,(拜登与普京会面)是说服俄罗斯追求更平衡的外交政策的渐进式机会…….美国必须在公开或私下向他们展示:中国正在吃着俄罗斯人的午餐。” 肯德尔·泰勒说。

余茂春也提到,俄罗斯对于中国要求军事技术转让、以及侵犯知识产权也有警觉;另一方面,俄罗斯在南中国海议题上与东盟国家立场一致,也与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想法相近。这些都是美国可以拉拢俄罗斯进行合作的领域。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