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1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一刀切”和“层层加码”下的中国防疫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坚持严苛防疫政策,大量返回北京人员被无差别“弹窗”。中国卫健委明确批评“一刀切”和“层层加码”是严重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同时,防疫悲剧继续在中国各地上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2年中国新冠疫情几个引起广泛关注的重灾区除了上海,基本上让卿女士(化名)踩了个遍。先是今年8月份海南的封岛,然后费尽周折从海南回到贵阳老家,又经历了贵阳的大面积封城以及生活必需品短缺。如今终于等到中共二十大结束,卿女士告诉德国之声,原本希望可以返回常住地北京,却加入了被“弹窗”,有家不可归的民众之列。

“弹窗”是中国执行严苛新冠防疫政策时的管制手段。通过大数据平台,有针对性的让民众的手机健康码APP出现不可消除的警告信息。在出入公共场合需要扫描健康码的中国,出现弹窗就意味着寸步难行。

卿女士经历了中国恪守严格新冠防疫政策过程中的各种“乱象”,包括频繁但效用无几、反而引起民众聚集的核酸检测,以及封控期间政府保障措施无力,令人近乎弹尽粮绝的食品供给,还有封锁和解封措施标准及流程的不明确。

如今,北京防疫部门无差别“一刀切”地给大批返京民众“弹窗”,让今年70岁的卿女士迷茫于各种“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和手机APP的健康码和行程码之中。

由支持变抵触

这一系列的经历,也让这位在新冠疫情伊始坚决支持拥护「清零」政策的退休军人,对中国官方的防疫政策和措施产生了莫大的抵触情绪和疑问。渐渐地,她开始在微信群传阅有关“如今的新冠就是场感冒”,这个病毒“究竟还值不值得我们如此大力度防疫”的视频。

卿女士的经历,也反映了许多中国民众的心路历程。在微信里,她如今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身边朋友亲戚因被“弹窗”,无法返回北京的消息。这些亲朋好友中,大部分人都严格按照中国官方的规定完成了多次核酸阴性检测,但如今仍难逃被“弹窗”的命运。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在申请返回北京之前,被视为“密接人群”。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络上,偶尔能读到写着“我只能继续往前开……”这样反应当下进京者面临官方任意执法,一刀切地将返京人员堵截在北京之外的文章。也有包括“红二代”——中国市长协会副会长陶斯亮被中国当局审查屏蔽的文章。

根据社交媒体还原的内容,陶斯亮近日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与丈夫搭高铁去浙江湖州参加活动,尽管湖州没有疫情风险区,却仍遭北京健康宝“弹窗”禁止返京。陶斯亮在文中发问:“我查了进(返)北京的最新政策,发现来自高风险,中风险,低风险地区的政策竟然一个样,反正阻挡你七天没商量。如今,对我们这种在无疫情地区的人也一样对待,更是匪夷所思。这符合国家‘精准防疫’的策略吗?”

同样和陶斯亮一样无法返回北京的,包括几十名赴上海报道完进博会、打算返京的官方媒体记者。根据流传于中文社交媒体上的微信截屏,包括《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经济日报》和《中国妇女报》在内的中国官媒记者的健康宝APP均被“弹窗”,相关人员正在寻求中宣部出面帮助解决。

德国之声尚无法独立核实截屏内容真实性,上述情况目前也还无法得到官方的证实。

悲剧继续上演

中国官方称要防止防疫措施“层层加码、一刀切”,这样呼吁几乎和新冠疫情本身一样时间久远。11月5日,中国最高防疫机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卫建委)再次就此发出警告:防控简单化、一刀切、“层层加码”,严重违背了科学精准防控、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要求,是“严重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就在中国官方不断强调反对“层层加码”的同时,与疫情管控有关的悲剧连续在中国各地上演。最新引起众怒的包括11月4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北垣东街兴光A9小区,一位女士跳楼的消息。根据网传视频,该女士的女儿在业主群里哭求,让物业将已焊上的铁皮门打开。

当地媒体“顶端新闻”援引目击者报道称:女孩后来见到了躺在地上的母亲,但距离其母跳楼已有几十分钟,她跪在地上痛苦呐喊,形神悲痛。公众舆论对此事批评质疑的焦点包括,铁皮门的焊接是否符合防疫规定?如果没有焊死铁皮门,当事人或许还有机会对跳楼者进行抢救。此外,120急救人员到场用时过长,是否也是因为进入急救现场时受到了阻碍?

根据当地警情通报,死者王某芝患有焦虑障碍,警方已初步排查他杀可能,目前正展开进一步调查。针对此事,“顶端新闻”记者询问一位案件经办民警,“为何物业几十分钟内才将铁皮门打开”?他的回复是:“无可奉告”。而就在一天前,鄂尔多斯市委政法委员会还曾发布通告称,针对近期国内个别地区在防疫中暴露出的问题,鄂尔多斯市政法系统将汲取教训,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广州!广州!

同样面临疫情和大面积封控的还有如今的广州,根据当地卫建委最新公布的消息, 2022年11月6日全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22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813例,创历史新高。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是前一日66例的几乎一倍;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病例对比前一日也增幅超过44%。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张屹日前表示,“当前,广州市正面临抗疫三年以来最复杂、最严峻的疫情”。

同时据包括《自由时报》在内的媒体报道,官方在宣布广州海珠区从11月5日到7日封控3天之时,许多民众赶在4号深夜开车逃离,造成大规模交通堵塞。广州地铁也宣布少数部分站点停运。在此之前,该报报道称在广州海珠区、白云区、天河区等多处检测点,连日都出现万人挤在一起做核酸的画面。另有民众向《自由时报》指出,当地政府在完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不少社区就突然被封,甚至还有人半夜被强制带去隔离。

所有这些,对于卿女士来说都非常熟悉。在海南经历了“大逃亡”、在贵阳经历“大封城”,目睹了大规模强制隔离的她,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尽快返回居住地北京。在朋友女儿的帮助下,卿女士走完了所有官方规定的流程,打完了所有应该打的电话,上传了所有应该上传的检测结果。目前已经前往低风险区济南“养码”——等待北京健康宝弹窗的消失。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