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被中国制裁的欧洲议员:我们不吃这一套

滚动 军事

欧盟因为新疆问题制裁中国官员和实体后,中国对欧洲议会成员祭出反制裁,显然起到反效果。多位遭中国制裁的欧洲议会成员4月8日指出,中国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不吃这一套,也会持续关注新疆与香港。

被中国制裁的欧洲议员4月8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活动上异口同声地要让中国知道,他们不吃制裁这一套。

欧盟因为新疆问题制裁中国官员和实体后,中国对欧洲议会成员祭出反制裁,显然起到反效果。多位遭中国制裁的欧洲议会成员4月8日指出,中国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不吃这一套,也会持续关注新疆与香港。

欧洲议会对中关系代表团主席包瑞翰(Reinhard Butikofer)是德国人;首次当选欧洲议会议员的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来自斯洛伐克,还有立陶宛国会议员萨卡利耶涅(Dovilė Šakalienė),这三位来自不同国家的欧洲政治人物近来有了共同点,他们都因为关注新疆或是香港问题,成了中国制裁的对象。但三人8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讨活动上,异口同声地要让中国知道,他们不吃制裁这一套。

卡利耶涅:“我们立陶宛是小国,中国还说我们是‘华盛顿的小弟’,但立陶宛有深刻的历史经验,知道列宁独裁政权的招数,他们想‘以商逼政’,这就像设下捕鼠陷阱一样,我们如果眼中只看见经济诱饵,那就完蛋了。”

莱克斯曼指出:“中国误判世局对中国态度的转变,尤其当澳大利亚只不过呼吁调查新冠疫情起源,就被中国霸凌,他们还想试图故技重施来影响欧盟与民主体制的运作。”

包瑞翰说:“中国误判形势,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反而是一种政治上的失败信号,而不是展现中国的实力。在我看来,《中欧投资协定》(CAI)在欧洲议会是没戏了。”

对三个人来说,上了中国的制裁黑名单变成一种荣誉勋章,而中国没公布细节的制裁对他们个人造成的实质影响,也模糊有限。

包瑞翰说,他短期会尽量避免打电话给在香港的中国朋友,因为担忧他们会受牵连;过去就从事人权工作的莱克斯曼则指出,她不会停止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卡利耶涅则说,她的外交官先生不会派驻香港或中国。他们都说,作对的事情如果必须要付出这一点点的代价,那也是应该的。

美欧仇中联盟?白宫官员:捍卫价值与原则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最近启程访问欧盟与北约前,美国、欧盟、加拿大及英国三月底罕见地在同一天,就新疆人权议题制裁中国官员,尤其是欧盟祭出的制裁中国四名官员和一家建设公司,是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年后,欧盟再次制裁中国。

中国随即宣布反击,并扩大至对十​​名欧盟人士及四个欧洲实体祭出反制裁。

白宫国安会负责中国事务的资深主任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在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中说,美国对中国报复制裁欧洲政治人物与实体“深表关切”,但美欧同盟只会更深化,能合作的空间还很多。

“拜登政府已经很清楚表明,和盟邦与伙伴密切合作,是外交政策中应对中国的核心作法,像是在新疆人权问题上。我要强调的是,美欧跨太平洋同盟常被塑造成是对抗者的合体,但我们是在捍卫国际原则与人权这一普世价值观时,展现集体行动,团结力量大。”罗森伯格说。

中欧投资协定   习近平自毁成绩单

国际社会纷纷针对新疆人权问题予以批判与制裁后,中国的报复以及反制裁,却显得空洞无力,尤其是中国针对欧洲国家的种种做法,加速了欧美跨大西洋同盟国家修补关系。

美籍华裔学者裴敏欣8日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刊物《战略家》(The Strategist)撰文指出,中国将欧洲多国议员与学术研究机构的成员列入制裁黑名单,是破坏好不容易深化的中欧贸易伙伴关系,中国也误判自己市场的重要性。

裴敏欣指出,美中竞争的过程中,加拿大、欧洲和英国保持相对中立,才符合中国的利益;尽管代价昂贵,中国是承受得了与美国的经济脱钩,但与西方其他主要经济体同时脱钩,形同与全世界为敌,“中国承受不起”。

他说,这首先危害到的是习近平好不容易与欧盟缔结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这个协议需要得到欧洲议会的批准。但是,欧洲议会近来取消关于中欧投资协定的讨论会。还有议员主张,应要求中国先批准国际劳工组织有关强迫劳动的公约。

中国市场可割可弃 北京连错两次?

裴敏欣指出,尤其是在回应新疆棉的策略上,中国误判了自身市场的重要性,误以为跨国企业是单方面需要中国。

他在文中就以H&M为例指出,H&M前两大市场是美国和德国,中国虽是第三大市场,但去年营收仅占H&M的5%,H&M承担得起失去中国市场,但中国621家的H&M供应商无法承受失去H&M这个大买家的损失。

《澳洲人报》日前也报道,尽管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年减200亿澳元,但在中国祭出关税制裁后,澳大利亚的大麦、煤炭、铜、棉花、糖和木材生产商都已分散市场或找到新买家,抵销了一些出口损失,仅有澳大利亚葡萄酒受到制裁影响,去年出口中国市场约减少不到十亿澳元。

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拉贾(Roland Rajah)说,中国的制裁对澳大利亚产品的出口影响“相当有限”。

裴敏欣在文章最后指出,中国仍有时间扭转局面,例如允许独立专家到新疆棉花场进行实地调查。如果中国没有强迫劳动,这是最好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说法,也可以改善和西方世界的关系。

但他也悲观认为,这样的明智之举不太可能被采纳,因为中国领导人坚信自己的误判,以为中国市场大到西方不会放弃,但之前就误判美国不会与中国脱钩,这一次对欧洲,中国可能又错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